第107章 珍惜她

属于慕琛的味道,是迷人又带着一点冷,唇齿间全是慕琛的味道让安小溪脑袋几乎要不正常了。 慕琛桃花眸眯的紧了起来,身体躁动不已,本想就这样享受着她笨拙的服务的,然而此刻他却再也隐忍不了,主动进攻了起来。 伸出手捧住她的发,慕琛霸道的加深了这个吻。将她吻的七荤八素之后才放开她。 安小溪脸颊绯红,也微微喘息着,安小溪不好意思的咬住了下唇,低下了头。 虽然害羞至极,但是安小溪却觉得这些天慕琛都是用手,作为妻子,她真的是罪过很大。是因为她受伤了,所以才害的他每次都是箭在弦上却没办法痛快的抒发。 咬着唇想了想,安小溪鼓起勇气小声的开口:“用、用口做吧。” 慕琛怔了下:“什么?” 她说…… 安小溪脸红,再说不出第二遍,也再没办法讨论这个话题,干脆伸出手想给他浴衣,她的手不经意间碰到了他的滚烫,慕琛发出一声又低又急促的闷哼,却一把按住了她作乱的手。 那张英俊沉稳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慕琛道:“小溪,不用。” 安小溪怔怔的看着他,结结巴巴的开口:“可是你、你忍的,好、好、好辛苦不是吗?” 为什么不要,慕琛为什么拒绝她,刚才她的手碰到他的时候,那声闷哼她熟悉的,是慕琛在舒服的时候会发出的声音。 安小溪心里慌乱,因为她以为只要她肯的话,慕琛一定要她的,现在这种状况她搞不清楚。 慕琛在心里苦笑。是啊,她说的没错,他是忍的很辛苦,刚才她的手碰到他的时候他也很舒服。但是她的身体根本就经不起她折腾,跪握在这里给他口,伤口根本受不了。 倒是也可以用手,只是她今天出去一天,身体已经承受了不少的负荷。再让她出力的话,万一让伤口长合的速度变慢,最后吃亏的人还是他。 该死的,慕琛在心里再一次愤恨那两个害安小溪受伤的混蛋。都是他们,美味当前还这么主动,他却要忍着不能品尝。 扬起温和的笑,慕琛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颊道:“会影响到伤口,今晚就不用了,等你可以做的时候,我会毫不客气向你要今天的热情。” 安小溪顿时恍然了,原来他还是担心她的伤口。嘟着唇,安小溪捧着他的手道:“慕琛,我的伤口已经好了很多了,你真的是担心过度了。” “对你的担心,怎样都是不过度。”慕琛随口却又认真的说。 如果是别的女人的话,别说他有了欲望不会忍着没久,就算是只剩下那个女人,对方受伤了,他有感觉想做的话,也可能不会顾忌对方的感受。 而现在他真的很在意安小溪,总是怕她疼。 安小溪被慕琛这样捧在手心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脸蛋红红的安小溪道:“那、那,我给你用手吧。” 平时她都不会说这些大胆的话,但是今天她觉得慕琛的珍重给了她许多的勇气。 慕琛笑了,却还是摇头:“你今天出去了那么久身体已经很累了,乖乖的躺下来等我,我去下浴室等下就回来。” 慕琛说完示意她去旁边躺下,安小溪眨了眨水眸,很想很不听话很任性的反驳他,可是她没有那么大的勇气也不够大胆。 脑海里虽然冒出来直接对他身体动手的想法,身体却很耸的乖乖的从慕琛面前爬到自己位置,躺下任由慕琛给她盖好被子,安小溪轻声道:“我、我等你哦。” 慕琛苦笑:“好。” 想到他竟然是去卧室里做那种事情,慕琛真是觉得人生无奇不有。大概在一年前他还绝对不会想到,他慕琛,堂堂慕氏集团总裁,有一天会沦落到要用手来解决欲望。 到了浴室进到淋浴的花洒下,慕琛打开水,闭上眼睛开始动手,脑海里冒出来的全是安小溪。她的各式各样的形态与姿势。 外面安小溪躺在被里,眨着眼睛想,现在慕琛在里面那个的时候,是不是在想她?大概不会的,他一定是在想什么大明星,身材火辣的美女吧。 她并不色,可是此刻他莫名的希望伤口快点儿好起来。好起来的话,慕琛会和她做,然后那双迷人的桃花眸会紧紧的盯着她,眼里只有她,除了她再没有其他的任何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琛从浴室里出来,安小溪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走到窗前轻手轻脚掀开被子上床。他伸出手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她就像是认识路的小猫一样,自觉的钻到了他的怀里,而且磨蹭了一下选了个舒服的位置。 慕琛挑眉,真是越发的熟练了呢,这只小猫。 “晚安。”亲了亲她的发丝,慕琛道。 安小溪闭着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幸福的浅笑。 第二天清晨,安小溪起来的时候,慕琛照例是不在的,安小溪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悄无声息,一个人起来洗漱完毕之后去吃了早餐。 用完早餐,安小溪就迫不及待的跑去了设计室。 小娟本来还想问她今天太阳很好,下午要不要去晒太阳,见人不在了就问收拾桌子的桃子道:“桃子,咱们少奶奶呢?” 桃子俏皮的笑:“少奶奶去了蓝胡子房间。” 小娟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你又乱说话。”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小娟已经知道了少奶奶人哪里去了。 自然就是设计室。后来她们都知道了这个方面的真面目,知道了少奶奶是学服装设计的,而少爷为了讨少奶奶欢心,竟然就弄了这么一间设计室。 所以人都是羡慕无比,少爷对少奶奶实在是太好了。 现实版的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就是这样的吧。 安小溪在设计室内,正兴奋不已的把自己的设计稿子都拿出来准备开工。首先为自己倒杯红茶。 走到桌子前安小溪看到小乔给她做的茶杯,心里无比的感叹。 这个红茶茶杯做的非常漂亮尤其是茶杯内的图案,山水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丛林一样,不知道是怎样的手法,冲上茶之后里面的花纹竟然好像随着水波动了一样,而且茶泡上升起雾的时候,给人一种那雾不是茶升起来的,而是茶内那幅山水画的武屡屡升起来的一样。 安小溪真的对小乔这个手艺叹为观止,看到这个安小溪就忽然觉得,实际上郑和雨爱小乔爱的并无道理。 像小乔这样的奇女人,必定是独一无二的,就如同她做出的这些神秘绝美的陶瓷一样,小乔的人一定比这些陶瓷更精彩。 果然真正的厉害的男人是喜欢有内涵有能力的女人吧。 如果真的一无是处的话,凭什么叫那些站在顶点的男人多看你一眼,多爱你一分呢。 如果不是特别的,特殊的,他们是不会看上眼的。 郑和雨第一眼就爱上了小乔呵,就是的因为小乔够与众不同。 安小溪其实是有些羡慕小乔的,她知道她经历了痛苦,但因为爱,因为相爱,总有苦尽甘来的时候。 而她和慕琛,现在再好,中间没有爱,遇见事情的话也会不堪一击。 她很不想承认这点,但是她不傻心里明镜一样。 所以她要努力,努力让自己变得不同。她要成为设计师,成为世界级的优秀的服装设计师,这一次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是为了一份绝不愿意放弃的感情。 如果现在的她还不是特别的,最好的,与众不同的,那么现在开始她想要发光发亮,让自己变成特别的,最好的,与众不同的。 第一步就先从为慕琛设计服装开始。 她做了决定,为慕琛设计一套西装,毕竟现在马上就是夏天了,风衣的话有些遥远,虽然她可以肯定的是慕琛穿风衣一定非常非常的有味道。 拿出自己的工具,安小溪开始设计,画了扔,扔了画,而慕琛那边,被某人邀请的舞会虽然他极其不情愿,却也是不得不去。 因为去参加的话,生意就会顺利的谈完了。 “总裁,她会不会为难夫人。”章铭有些担忧的问。 特意说了让总裁携夫人去,怎么想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慕琛冷笑道:“我想以她的放肆是一定会刁难小溪的,现在小溪伤才刚刚要好,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她一分一毫,所以章铭,这次的舞会,你去通知下郑和雨,陆祁,他们也要务必到场,只要有他们在,即使我不在小溪的身边,他们也会守着她,不会有任何的差池。” “好,总裁,我这就去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