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今宵只有你我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16章 今宵只有你我

禁欲可是不好的,尤其对于血气方刚正直壮年的男人来说,禁欲就是一种另类的慢性自杀,更别说是对于慕琛这种从未禁欲过的人来说。 然而在这之前,似乎还是有些事情需要解决。 这个女人竟然自己承受了那种事情,如果当时不是她自己想明白事情可能是个阴谋,真的把里面的那两个人当成了他和赵雅,这女人会怎么做? 打算忍气吞声什么都不说吗?她的这种性格,慕琛觉得很有可能。 必须要调教她才行,必须要让她知道自己的错误才行。 在回到别墅之前,这事情必须要好好的解决掉才行。 他很期待夜晚和她一起的时光,不想被破坏,所以在这里教育了她之后,晚上他不想被任何事情纠缠住。 夜风徐徐,两个人上了车,在车子上,慕琛开口对安小溪道:“今夜的事情,为什么擅自做主解决?为什么不直接向我求证。” 安小溪心下一跳,没想到他还会提舞会时候的那些事情,微微低着头道:“我、我已经发现有问题了,所以想既然我能解决,就不要去告诉你了。” 实际上安小溪知道自己是害怕,以及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向慕琛求证这种事情也得需要她有这样的身份地位。 这个妻子的位置,说白了还是挂名的,契约结婚,在这个圈子里,大部分都对这事情心知肚明,只是大家嘴上不说而已。 慕琛既不属于她,那么她就是不能说什么问什么的,她有自知之明的。 她不想和慕琛说这些问题,总觉得这些是不能说的事情,否则说了只会让两个人尴尬,连现在有的这种关系也将会消失。 慕琛微微蹙了下眉道:“既然我在你身边,遇见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我来保护你。你只要被我保护就好,下次不准再私自行动了知道吗?这次赵雅只是耍了一点儿小手段,又轻看了你,所以你才能轻易识破,我身边还有无数比赵雅还要歹毒的人,他们都可能瞄准你,小溪,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别让我担心。” 慕琛不懂安小溪内心的挣扎与矛盾,甚至于不知道她在看到那个像自己的身影在和赵雅说着情话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极其成功的男人,在情感这方面并没有那么注重也并不细腻。所以他不懂,卑微的爱着一个人的女人,永远没办法向那么男人求证什么,因为他承诺的妻子的身份,和她想要的那个妻子的身份完全不同。 或许这就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吧。 我们虽然朝夕相处,但在某些地方,并不能互相了解。 慕琛的手握住了安小溪的受,他的手厚重温暖,安小溪转头看着他英俊又认真的面容,点头乖巧的笑:“嗯,我知道了,下一次我不会再这么擅作主张了,我一定都听你的,都依靠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安小溪却知道,这种事情不管发生多少次,她都没办法和慕琛开口。 如果真的只是阴谋诡计倒也好,如果是真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慕琛,什么时候我才能变得优秀呢,优秀到你会喜欢上我,爱上我,对我说我们的婚姻不再是交易,而是因为我爱你。 这一天,我真不知道,是否会到来。 心里还是沉甸甸的装着这份心事,但是安小溪什么也没有再表现出来。他此刻握着她的手,已经足够坚定了。 至少慕琛坦荡值得她信任。这一次之后,安小溪终于明白了,不能不提防任何一个认识慕琛的女人。她的不提防就是给那些女人可乘之机。 以后在慕琛的身边她还会遇见许多许多人,安琪、柯娜、赵雅,是过去但未来还会有更厉害的安琪、柯娜、赵雅在等着她。 那些更加厉害的手段,更加可怕的挑拨都在等着她这位慕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所以她要更加的成熟,变得更加厉害,然后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不再像今天这样,只是一个把戏就把她骗的几乎崩溃。 她懂了身为慕琛妻子的艰难,他是天神一般的男人,想赢得这样的男人就要经历艰难险阻。 慕琛,为了你,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我要练就一身的金钟罩铁布衫,不让任何其他的女人打倒我。她们,都要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的,而我想陪着你到生命长河的尽头。 “慕琛,明天我想去看看爷爷,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爷爷之前送来了那么多东西,多亏了那些东西我才好的很快,我想去道谢。”安小溪声音柔柔的开口。 慕琛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道:“明天我有个会议,晚上去接你,白天让司机送你好吗?” “好,那给爷爷的礼物我自己去挑吗?”安小溪不确定的问。 慕琛点头:“是的,虽然很想和你一起,但是明天的会议很重要。” 那是取缔掉和他做对的势力的会议,他马虎不得,所以也分身乏术。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第一次听到慕琛谈及自己工作的忙碌,迟疑了下道:“那要不今夜就早点睡……” 慕琛忽而凑近了他,一双桃花眸紧紧的盯着她:“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了,你在和我开玩笑吗?我怎么能舍得了今夜早睡。” 他的声音低沉又迷人,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性感,羞涩的辨别道:“我、我是说正事的,会议更重要的。” “我的性欲才更重要。”慕琛说道,捧起她的脸道:“更何况今夜的你这么美,我相信等下的时光会很美妙,我会毫不客气的要你的,把我这些天的欲望全部发泄出来,这样明天一定是个神清气爽的早晨。” 车子里空气热的不行,在这样燃烧着暧昧的时间,车子很配合的停在了慕氏别墅的门前。 慕琛挑眉,迫不及待的下车,拉开她的车门。 安小溪下车还不等走人就已经被抱了起来。 “啊!”安小溪惊呼一声,慕琛已经抱着她走到了屋子内,走之前慕琛已经交代过了,今夜主屋谁都不用在,所以现在的主屋里空无一人,只有安小溪和慕琛。 大门关上,慕琛放下了安小溪,将她轻压在大门上。 安小溪微微有些慌乱,她感觉到了慕琛的急迫,但是在门前真的好丢脸。于是急忙道:“慕琛,卧室——” “已经来不及了。”慕琛说着捧着她的脸吻上了她娇艳的唇。 他从来都不知道冷静如他,会有如此的快感。 他本就是比较克制的人,对快感的感知也很克制,然而面对安小溪,他的的克制与理性早就已经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最原始的对快感的追求。 这么多天,这么多天,终于可以和她做了。 “小溪,我要好好的疼你。”沙哑又迷人的低沉声音,在安小溪的耳边响起,她红艳的唇微微的张和,像是应许一样,轻声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嗯~慕琛。” 甜腻的声音是最强的催化剂,慕琛再也忍不住,再门前做了起来。 夜晚,此刻才刚刚开始。 而在这个夜晚,城市的另外一端,安家内方依兰再次打了自己丈夫的电话,还是不通,微微簇起了眉头。 他少有这么晚还不回来的时候,到底是做什么了?方依兰不会知道,她的丈夫,此刻正在做的贷款。 “这样真的行吗?”安毅不太确定的看着肯借给他钱这位合伙人的政府朋友。 那人叼着雪茄,耸肩:“当然可以,我因为工作,所以不能参与,但是没有人知道我们认识的朋友,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借钱给你。朋友这是你发财的钱,以后你将成为拥有十个亿人民币的大富翁,而我只要回我的本钱和五千万利息而已啊。”

上一篇   第115章 识破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