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婚礼进行中1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25章 婚礼进行中1

跟着桃子上了二楼,安小溪还是不解,开口问桃子:“到底是什么事?” “少奶奶跟我来啦,到了到了。”走到某个房间前停下,桃子推开了房间。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走了进去。 慕琛在楼下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楼上有了轻微的声响,慕琛站起来走到楼梯下,仰头向上看。 洁白如天使一般的身影从楼梯的尽头缓缓的出现。 婚纱是从颈部勾下来的,钻石领口一直包裹着安小溪,前面一直向下,背部的线条却全部展现。 鱼尾型婚纱将安小溪美好的身材完美的勾勒,漂亮的钻石镶嵌成花,在光线下闪烁着光,婚纱的尾部长长的拖曳在地,头纱批在头上,圣洁无比,而那顶慕琛亲自参与设计的皇冠,优雅高贵,任谁都没办法忽略。 一如慕琛所想,这皇冠上的红宝石,和安小溪白里透红的脸蛋非常相称。 呼吸渐渐的急促了起来,慕琛的心跳随着她一步一步的走来,越发的快了起来。 他看的有些迷醉了,好美,好美。此时此刻的她就连美神维纳斯也一定比不上。 她美好的如同坠入凡间的天使,此时此刻,慕琛觉得能拥有这个女人真好。 “怎、怎么样?”安小溪走到慕琛的面前,见他一句话不说,只是盯着她看,紧张的红了脸,小声的问道。 慕琛桃花眸闪动了一下,像是从某一种梦中醒来一样,他走到她面前,双手深伸出环住了她的腰身,近距离的俯瞰着安小溪。 安小溪也不自觉的抬起头来看着他,慕琛动人的桃花眸里,映射的都是她的身影,安小溪的心止不住的跳快了。 再次不确定的问:“好、好看吗?” 慕琛凑近她,性感的薄唇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不止是美,是美到惊艳,惊艳到我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了。” 安小溪脸更红了,小声道:“你是在哄我开心吗?” 慕琛挑眉:“我哄人的技巧可是很高端的,不会仅止于此。” 安小溪一下子被逗笑起来,唇角扬起脸颊绯红,说不出的动人。 慕琛忍不住又吻了她的唇,安小溪安静的任由他亲吻,这一刻说不出的甜蜜。 她在安家的时候,当时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做为交易的对象嫁出去,她从未想过,自己穿上白纱会有这样的幸福感。 好幸福,好幸福,慕琛,能遇见你,真的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皇冠,喜欢吗?”一个长长的深吻结束以后,慕琛问。 安小溪点头,羞涩的开口:“喜欢,谢谢你慕琛。” 慕琛挑眉:“谢礼,就以身相许吧。” 他的话一语双关,安小溪抱住他的脖子,嘟嘴:“你又戏弄我。” “戏弄说不上,不过我很有调戏你的意愿,要不要穿着婚纱来一次。” “才不要。” “真的不要?昨天晚上你也这么说,但是后来可是你主动的。” “唔,慕琛,不要,不要……好痒,不要啦。” 楼梯上桃子和小娟站在一起,桃子感叹:“的得此夫婿,人生何求。” 小娟耸肩:“得此良妻,人生何求。” 两个人对望一眼都笑了。 “果然少奶奶和少爷在一起,是真正的伉俪。” “是呀,谁说不是呢。” 这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总是不可思议的美好。她安静和美中和了少爷冷酷,而少爷又让这样气质有些阴郁的女子,总是露出那样动人的笑容。 问世间情为何物呢,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几乎是在这一天的同时,安家也收到了定制的礼服。 安毅在客厅里抽着烟看着面前的礼服,方依兰冷笑:“看看你的女婿多贴心,还不忘给你送礼服。不过人都不出现,可见你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安毅的脸色难看,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投资的事情弄的他心惊胆战,神经衰弱吧,他总是和方依兰吵架,看方依兰哪里都不好。 此刻方依兰说的话,又让他觉得烦的慌。 “你不用对着我说这些没有用的,你不要找不到小溪的麻烦就来找我的。”安毅烦躁的抱怨。 方依兰气,想开口说什么,想想又恨恨的拿起礼服站起来道:“我不和你吵,总之你别想着攀附慕琛家什么,安小溪嫁过去从此以后就是慕家的人了,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个做父亲的也从来没给她什么好,所以也别指望着靠血缘关系捞什么,老实一点好,还有婚礼当天你别喝酒,也别乱说话,惹了慕琛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这几日天天吵架,方依兰也有些累了。毕竟没有人愿意天天吵架,而且她也是个聪明女人,知道吵架不会吵出什么好。她对安小溪是有怨气,但是日子却还是要过。这几天安毅很反常,方依兰决定给他喘息的空间让他冷静一下。 别让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方依兰上楼以后,安毅又坐了一会儿进了书房,仔细的关好门,方毅急忙打电话给自己的合伙人,电话很快通了,合伙人愉悦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嗨,我亲爱的朋友,怎么了?” “我想问问事情办的怎么样?”安毅紧张道。 对方轻松又愉悦道:“这次没有任何问题了,我们马上明天去那边交涉,放心我的朋友,差不多下个周周二的时候,事情就会全部搞定,你将会身家涨上十亿。” 安毅的手心里冒了汗,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你可一定要把事情办好,这是我全部身家啊。” “放心,我不会骗你的,你的女儿可是慕氏集团慕琛的妻子,我要是骗了你,哪能逃的了呢?”对方坦然的说道。 “那倒是,如果你骗我,慕琛绝对不会放过你。”安毅拿着慕琛虚张声势的道。 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如果他出事情慕琛绝对不会管的,可是外面的人不知道,所以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高的保障。 保障他可以做这样大的交易。挂断了电话,安毅靠在沙发上,想着下周二是婚礼结束后的几天,那时候慕琛和安小溪是在蜜月。 等他们回来一定会大吃一惊,他这样厉害的赚钱手法,慕琛也得惊叹,到时候也许就能交好了。然后钱滚钱,钱滚钱,他会变得越发有钱,再也不会看任何人的脸色,成为这A市,真正意义上的贵族。 安毅闭上眼睛,做着自己的美梦。到现在为止,那虚幻的梦在安毅眼里还全部都是事实。他并不知道下个周二的那天,他将要背负上一辈子都还不起的债。 周六当天,是婚礼的日子,安小溪先到了教堂,在教堂里和方依兰、安毅会面,因为关系本就不好,安小溪和他们没话可说。 倒是安毅看到安小溪吃了一惊,她还没有换婚纱,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米色长裙,很简单,然而身上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 她皮肤白皙,面容本就姣好秀美,这样打扮起来,完全就像是真正的千金小姐一样。 安毅很吃惊,非常的吃惊,因为他忽然发现安小溪就像不是自己的女儿一样。曾经那个穿着很素的衣服,总是低着头的女孩儿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等下就麻烦父亲带我入场了。”安小溪很生疏的说道。 安毅有些不自在,沉闷的点头:“好。” 安小溪说完对方依兰没有话可说去化妆了,郑楚楚一直跟在她身边,今天她是伴娘也很漂亮,握住安小溪的手,郑楚楚道:“哼,就忍他们一会儿。” 安小溪淡笑:“嗯,放心吧,婚礼上不会有任何问题。” 是的,方依兰不会那么没有分寸,而安毅,他没有出乱子的胆,今天他们一定都会小心翼翼的。 比起这边的冷冷,慕家别墅里倒是说不出的热闹。 “慕琛,你好了没有,你快点,不要让新娘子久等你,我听说新娘子等久了之后就会……” “郑和雨,你让他给我闭嘴。”在房间里换礼服的慕琛,有些人不可忍的开口。 外面的郑和雨从容不迫的一下子冲到了陆祁面前捂他嘴巴:“闭嘴吧你,再说下去,慕琛要开杀戒了。” “郑和雨你给我滚,我的礼服都皱了!我可是首席伴郎!” “呸,要不是我结婚了,慕琛会叫你这么呱噪的家伙当首席伴郎,别闹了。” “小乔,小乔救我,你快看这家伙,像猴子一样太难看了。” “陆祁!你别在小乔面前毁我形象。” 慕琛在房间里脸已经黑了。 这两个该死的家伙,早知道就不让她们来了,除了制造混乱一点儿用处都派补上。 完全穿戴好了之后,慕琛开门走了出去,黑着脸道:“三秒之内你们两个给我停止,要不然别怪我今天穿着红色的礼服去。” 陆祁和郑和雨顿时停了下来,面上带笑:“还是穿白色的好看,标准的白马王子,好了,好了,我们赶紧出发吧,去教堂吧!” 慕琛也并不是真的生气了,毕竟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大家都开心而已。 勾了下唇,慕琛点头:“走吧,事不宜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