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婚礼进行中2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26章 婚礼进行中2

庄严肃穆的教堂里,香槟玫瑰已经百合将整个教堂装点的华丽又漂亮。长长的红毯一直扑到最外面,上面覆盖着红色的玫瑰花。 牧师已经正襟危立站在了主婚台上,慕琛紧张的等待着安小溪的到来,伴随着钟声,乐队奏起了婚礼进行曲。 教堂的大门由陆祁和章铭一起打开,两个英俊清俊的那人分站在两侧,紧接着安小溪的身影,出现在了盛光之中。 圣洁的婚纱穿上身上,头顶皇冠,安小溪挽着安毅的手,一步步踏上红毯。 她如同美神维纳斯的身影,让教堂里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白纱上钻石闪烁着动人的光,尾部脱过玫瑰花铺垫的地面,红色的花瓣为之平添了几分妖娆。 真的好美,这样动人的样子,就像是直接从云端走下来的一样,身披白纱,女神步入凡间,要嫁给自己心爱的男子。 慕琛侧身回望着她,他一身白色的燕尾服,镶嵌着华贵的金线,像是真正的贵族王子一样,线条分明的面容说不出的矜贵,桃花眸飞扬,薄唇性感。 安小溪透过头纱隐约看见,心跳不自觉的加速了起来。 就连安毅,此刻听着婚礼进行曲,也有种激动的感觉。 这时候那寡淡的亲情变得十分的浓烈,他清楚的感觉到了,这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她正要出嫁。 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好好待她,想来真的满心的愧疚。他这样不称职的父亲,能给她的也就是最后一句话了,希望她以后的日子过的好。 走到慕琛的面前,把安小溪的手交给慕琛,安毅退到了一边。 慕琛牵着安小溪的手将她挽在自己的手臂上,两个人一起望向了牧师。 “慕琛先生,请问你愿意娶你面前的这位安小溪小姐为妻,成为她的丈夫吗?在亲友面前宣誓你将永远爱她,尊重她保护她,无论疾病还是痛苦都不能将你们分开,你愿意吗?” “我愿意。”慕琛磁性的声音响起,让安小溪的心微微一跳。 明明知道这其实只是走一个形式而已,没有哪个誓言是可以拴住某个人一生一世的。而她们本来就是契约婚姻,可是此刻安小溪的心跳却很快,仿佛这个誓言就是真的,真切他向她许下的。 “安小溪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位慕琛先生做他的妻子吗?在亲友面前宣誓你将永远爱他,尊重他保护他,无论疾病还是痛苦都不能将你们分开,你愿意吗?” “我愿意。”安小溪开口,声音甜蜜又坚定。 我愿意,不管慕琛的那个愿意,到底包含了些什么,她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这句我愿意,是包含了她的爱的。 “愿上帝的祝福永远伴随着你们。”牧师在胸前划着十字架接着开口:“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郑楚楚把戒指端上来,慕琛拿起来安小溪套在手上,安小溪拿慕琛的戒指给他戴的时候,忽然很紧张,几乎要套不上了。 “别紧张。”慕琛忽然开口,隔着她的头纱,冲她的微微一笑:“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你给我戴上为止。” 他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让安小溪的紧张渐渐褪去,只剩下了难以言说的感动。 顺利的给他戴上戒指以后,慕琛掀开她的头纱,望着她美丽的容颜俯身吻了上去。 蜻蜓点水的轻吻,擦过她柔软的樱唇,像是吻着至宝一样,并没有再进一步。 四周的掌声顿时响了起来,慕琛拉着安小溪的手,望着自己羞红了脸的新娘子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琛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从、从今天开始,真的要请多指教了。”安小溪羞涩的点头。 “嗯,我会好好指教你的。”慕琛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臂,携着她向教堂外走。 陆祁已经在外面走在最前面,冲他们两个招手:“新郎,新娘快点,狂欢已经开始了,我们这就去慕氏庄园。” 两个人上了车,车子便一路的开向了慕氏庄园。 在那里婚礼的派对正隆重举行,煌影也已经到了。因为等下新郎和新娘进来的时候,他要唱歌。今天他穿了黑色的西装,胸前别着一朵漂亮的香槟玫瑰,显得贵气又优雅,不少的千金小姐都被迷倒上来搭话,可是煌影心不在焉。 他看着这热闹非凡的派对,心中有的只是痛楚。 看着自己爱的女人出嫁,还要作为上宾演唱歌曲,真的不是什么值得他高兴的事情。然而这又是他爱的女人的拜托,所以他要出色的完成。 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煌影坐上了草地上那特意的准备的白色钢琴前坐下,宾客们见他坐下来,都屏住了呼吸。 钟声响了起来,在慕氏庄园外的巨大艺术铁门前,劳斯莱斯幻影停在那里,车门打开,一身白色西装的新郎下来,向车内伸出手,纤细无骨的手握住了新郎的手,一身白纱的女子走了出来。 钢琴声在这个时候缓缓响起,迷人的情歌响了起来。 慕琛和安小溪在这个的歌声中踏上红毯,宾客们手边都有花篮,纷纷捧起花瓣抛向这一对新人。 对这样的一对璧人,人们是嫉妒的羡慕的,可此刻即使不那么真心,人们也抛起了祝福的花瓣。 安小溪挽着慕琛的手臂,幸福而又羞涩的笑着,煌影远远的看着安小溪,她的身影好美,好美,这样的美丽让他心动不已,只可惜她挽着的人不是自己。 恨不能取代了慕琛的心情不自制的冒出来,歌声越发的深情。 看向我吧,小溪,看向我。 我比慕琛更加的渴切的喜欢着你。 然而安小溪没有回应他的请求,因为目慕琛在和她说话。 “等下可是要跳舞的,你今天是新娘子,跳不好可是很丢脸的。”慕琛低声对她说。 安小溪的嘟了一下嘴道:“我有练习的,才不会出什么叉子。” 慕琛挑眉:“是吗?那等下,我可是要检收成果的。” 安小溪骄傲的点头:“尽管放马过来,我才不怕。” 她可是都有偷偷的练习的,毕竟舞伴慕琛的话,想跟上他的舞技太有难度。 两个人走了宴会大厅,从始至终安小溪没来记得去看煌影。 切蛋糕的,倒酒,之后安小溪去换礼服,小乔和郑楚楚都去了,剩下慕琛她们站在那里。 章铭看着郑楚楚的背影一阵阵的发呆。他是伴郎,郑楚楚是伴娘,两个人却没有说上一句话。她在躲避他,还是讨厌他了? 猜不透郑楚楚的心情,让章铭心情有些低落,却偏偏还要面对那些难缠的千金小姐。 陆祁在一旁感叹:“不愧是慕总裁的人,真是受欢迎。” 慕琛捧着酒杯,寡淡的挑眉:“羡慕吗?要不要进慕氏,保安团队应该还缺人。” 面对他的毒舌,陆祁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露齿一笑道:“谢谢慕总裁抬举我,不必了。” 郑和雨在他身边撞了陆祁一下道:“你看着婚礼不着急吗?赶快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你也结吧。” 陆祁无奈的摊手:“你以为我没有搜索过吗?放眼望去这里不是千金小姐,就是千金小姐,都无趣的厉害。唉,到底你们是从哪里找到小乔和小溪的,一个个心灵手巧,蕙质兰心,我该去哪里找。” 慕琛和郑和雨望了一眼,都无话可说了。 人生的际遇是的很奇妙的。如果不是郑和雨的爷爷喜欢陶瓷,所以把相亲被安排在了小乔的展览上,他也不会遇见小乔一见钟情。 如果慕琛不是那天恰巧就在酒吧里喝酒,被安小溪缠上,那么也不会有今天。 到底是他们找到了她们,还是她们找到了她们呢。 这种复杂的命题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正在聊天着,慕琛忽然看到了煌影,眼神微微一沉走向了煌影。 “煌影。”慕琛开口叫他,煌影身边那些女人见慕琛出现,急忙优雅的打招呼,然后退开了。 慕总裁找煌影应该是有话要谈,她们可不敢打扰。 煌影举着酒杯,微微颔首:“慕总裁。” 这种时候客人大多是要祝福主人的,但是煌影没有,慕琛勾了下薄唇:“怎么了,不祝福我吗?” 煌影棕望着他,反问:“我祝福慕总裁的话,慕总裁能相信吗?” 慕琛举了下酒杯道:“所以我说我欣赏你的坦率。” “慕总裁是来吩咐我什么的?”煌影开口,知道慕琛肯定是来指使他什么的,比如等下让他弹他和安小溪跳舞的曲子。 果然,煌影没猜错,慕琛开口道:“等下,我和我妻子跳舞的曲子就拜托你了,华尔兹。” 煌影握着杯子的手有些紧,他是故意的,戴着专属的戒指,在他面前故意叫安小溪为妻子。这个人说着不屑把他当对手,但却很享受刺激他吧。 面无表情的,煌影道:“我会弹的,不过是为了她。慕总裁现在也不算是全面的胜利,我说过我没有放弃,我现在只是因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才什么都不说。但以后,事情会改变的。” 是的,不总是你赢的,等我变得强大了之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