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蜜月之行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30章 蜜月之行

“爷爷喝茶。” “乖。” 清晨,安小溪按照慕家祖宗的规矩,早早的跟着慕琛一起到了慕家老宅给慕循奉茶。 慕循欣慰的看着她,把一个盒子递到她面前道:“从今天起就是过了门的媳妇了,就是慕家人了。” “爷爷……”安小溪想推拒爷爷给的礼物,慕琛却在一旁道:“拿着,过茶礼没有推拒的。” “那谢谢爷爷。”安小溪甜甜一笑,接过了那个精致的锦盒。 奉茶之后一起吃了早餐,九点的时候慕循送两个人出门,负手望着慕琛和安小溪,慕循叮嘱慕琛道:“出去就好好玩儿,不要总想着公司的事情,公司离了你还有下面的人,好好陪小溪。” 慕琛揽着安小溪的腰身,薄唇微微勾起淡笑道:“爷爷你放心,我自然会好好的陪小溪。” 安小溪觉得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手在她的腰身上捏了一下,安小溪急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慌乱。 这个坏人简直太坏了。 慕循点头让两个人上车,安小溪礼貌的俯了下身道:“爷爷,那我们走了。” “走吧,走吧,在外面看好什么就买,别给慕琛省钱。” “知道了爷爷。”甜甜一笑,安小溪上了车,车子从慕氏老宅一离开,慕琛就已经将安小溪整个人揽在了怀里,抚摸着她的发,慕琛问:“身体还好吗?” 安小溪嘟嘴:“怎么会好,腰要断了。” 安小溪后悔了,后悔昨天一冲动,感情一激下就从了他的没有节制,开始几次她全力配合他,只想着尽欢,几次之后她才惊觉自己好像让大魔王的魔王之血沸腾了。 慕琛像是精力永远不会用尽一样,一次次的要她,毫无节制,就算她最后哀求他,他也只是变得更加兴奋。 所以一直到早晨四点她才被放过。慕琛抱着她在那被放置了一夜的花瓣浴中洗了澡,她就没有了知觉。 等到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腰酸背痛。刚才奉茶的时候,她都是强忍着酸楚奉的,到现在她的还是腿酸腰酸。 慕琛知道她身体不会太舒服了,将她好好的抱着,慕琛吻了吻她的额头:“睡吧,到了我叫你。” 安小溪是有些困了,慕琛的怀里又这样的温暖,安小溪有些打瞌睡迷迷糊糊的问:“那你呢?” 慕琛道:“我会陪着你。” 安小溪安心靠在慕琛的怀里,很快就睡了过去。她的身体实在太累了。慕琛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唇角勾起了温柔的笑。 睡吧,我美丽的小新娘。 慕琛和安小溪从慕氏的老宅里离开,慕循走回去的时候看到慕笙在弄花,走过去道:“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去做就好。” 慕笙摇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看着那些花:“不,这些芍药我想亲自照料,毕竟是我一手种的。爷爷,我刚才看到慕琛了,他身边的就是他的妻子吗?” “嗯,今天早晨来奉茶。”慕循道:“接着要去度蜜月了。” 慕笙薄唇勾起道:“唉?好幸福,慕琛的妻子看起来是个安静的美人。” “是个不错的丫头,人品也好,谦卑又很勇敢,爷爷希望你将来也能找到这样好的女人。” “咳咳,是,我也这么希望的。”慕笙说了一句,慕循望着他苍白的脸庞眼神里的黯然一闪而过:“身体不好,早点去休息吧。” 自己的这个孙子,身体一直太弱了,这样的他一天不好起来,就没办法走到慕氏的大舞台上来,如果他不走上来,又谈何能找到好女人。 慕循叹息着走了,慕笙渐渐走向自己的院子,嘴角的笑容不减。刚才他远远的看着慕琛环着安小溪的腰,安小溪几乎所有力量都靠在了慕琛的身上。 这倒是真的叫慕笙觉得叹为观止。慕笙对身体这方面的事情特别了解,所以一眼就看的出来,安小溪是因为昨天晚上做的太凶,腰也酸,腿也酸。 他一直知道慕琛是个比较克制的男人,毕竟他和慕琛是兄弟,实际上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没想到这样克制的男人,竟然做的安小溪几乎不能正常行走。啧,这是有魅力啊安小溪。 他对她越发的感兴趣了。 当安小溪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飞机上了,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安小溪有些怔怔的坐起来,慕琛在她旁边看书,见她醒来,偏头看她:“饿吗?” 安小溪摇头,有些丢脸道:“我睡了多久?” “几个小时而已,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要不要再睡会儿。”慕温声道。 安小溪摇:“不用了啦,我睡的够多了。” 安小溪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又睡的这么沉,上次去巴黎的时候也是吧大概,上了飞机她也没有感觉,真不知道她神经大条到什么程度。 慕琛倒是无所谓,把橙汁递给了她,安小溪接过来喝了一口,慕琛才问:“身体好点了吗?” 安小溪羞耻的点点头,慕琛戏谑的勾唇:“那么今晚可以继续吗?” “啊?”安小溪惊愕,愣了下才急忙摇头:“不行,不行的,我、我不行。” 慕琛可是一夜七次郎,她真的不行。 “新婚之夜,蜜月旅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为什么不行。”慕琛挑眉霸道的问。 安小溪被问的窘迫,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袖,小声哀求道:“慕琛,你不要欺负我啦。” 这个坏人,怎么就知道欺负她。 “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舍得欺负你。”慕琛眯起那双迷人的桃花眸凑近她耳边道:“除非你答应我,后天你在上面。” 安小溪水眸瞪大,不自觉的侧脸,却一下子擦到了慕琛的脸颊。 慕琛先是一怔,接着意味深长道:“这是不是表示慕太太很喜欢在上面?竟然都主动示好了。” “我、我才没有,慕琛你欺、欺负人。”安小溪急忙为自己辩解,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好丢脸,好丢脸啊!怎么一下子不小心就亲上了,亲上就亲上吧,偷个香什么的她也是开心的,但是时机,这个时机真的不对,真的好奇怪啊。 好丢脸!她想变成土拨鼠钻到地缝里去。 慕琛知道再欺负她下去,自己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小妻子就要钻到椅子下面去了,于是薄唇轻勾了下道:“你欺负你了,后天你在上面,好不好?” “嗯……”安小溪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头。 一是因为她的身体今天真的承受不住慕琛了,二也是因为安小溪实在没办法拒绝慕琛。 只要是他的要求,她都通通没有办法拒绝的。 两个人到了新西兰,第一天晚上安然的睡觉,第二天在美丽的异国他乡,安小溪和慕琛开始游玩。 一边游玩,安小溪一边像在巴黎的时候那样拍照,也拍两个人的合照,气氛融洽,风景很美。可是安小溪还是打从心里担心。 担心着巴黎的种种事件重演,她很想问问慕琛这里有没有认识的女人什么的,但是她不敢问,怕慕琛一下子就能看出她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做一个不识趣的女人,这一向是安小溪的信条。尤其是面对慕琛,她绝对不要做他讨厌的事情。所以安小溪什么也没问。 一直到晚上在餐厅吃饭,也没有发生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安小溪多少放了心。 晚上在酒店里喝了一点儿红酒之后,安小溪变得稍微大胆了起来,在慕琛的身上,月光照耀着她白皙如雨的酮体,慕琛揽着她的腰身深深的进入了她,给她巨大的快感。 晚间,安小溪因为白天的游玩还有晚上的运动已经累的睡了过去,慕琛打了电话回慕氏问了下公司的情况之后回到房间,就听到安小溪的手机在响,走过去自然而然的先按了静音,慕琛看了下来电显示。 来电显示是父亲,慕琛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安小溪的父亲安毅,他打电话来干什么。 抿着薄唇,慕琛想也没想就挂断了电话,而且把这个来电删除了关掉了手机。 这是他和安小溪的蜜月,不管那个男人有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让他打扰安小溪的。而且那个男人明明知道安小溪在蜜月,还找过来,一定是没什么好事。 慕琛讨厌安毅,因为自己的小妻子,从前在他那里过的非常不好,所以他不愿意安小溪再和这种带给他痛苦的人来往。 希望他识趣点儿,不要再打来,否则别怪他不客气。 上床,揽住自己的女人,慕琛温柔的将她抱在里怀里。安小溪像只小猫一样,似乎到了他的味道,蹭过来找了个舒适的怀抱,她已经越发的熟悉他了。 慕琛俯身在她发间上吻了一下,轻喃:“晚安,我的妻子。” 两个人在这里相拥而眠,而在安家别墅那里,再打过来听到安小溪已经关机这件事,安毅几乎崩溃了。 抓着头发,看着面前的一对烟头,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完了,他被骗子了,欠了两亿的债,现在除了死,他还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