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仔细想想我生气的原因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33章 仔细想想我生气的原因

安小溪卑微的低着头,黑色的长发垂下来,微微遮住了她那张小巧到不行的瓜子脸,然而虽然这样,慕琛还是看的到,看的到她一脸为难与隐忍。 两亿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天价。她竟然为了那样对她根本不算是家人的人开口向她借。 这个惹人生气的女人,到底有没有想过,他要是真的借给她两亿,这一生她就毁了。 “你以为自己的善良很伟大吗?两亿,替那种人借两亿,你是嫌自己还不够悲惨吗?当初你是不顾一切为了逃离安家,才和我协议结婚的吧,现在却又是在做什么。”慕琛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一字的戳着安小溪的内心。 “我……”安小溪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慕琛说的没错,她到底在做什么呢?这些年安家怎么对她,她是在怎样绝望的境地中,不顾一切的想逃离安家的,她没有忘记,一点儿也没忘。 她不甘心,她也不甘心去做那种被人骂蠢死了的白莲花。可是如果不给他们钱,有可能真的会逼死他们,而慕琛也可能被牵连上。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办法,她夹在中间就像是夹心馅饼一样难受,可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啊,也只有先借钱平息事情,之后再努力的还。 当然,她也会找安毅要的,只是……她知道到时候又是一番苦战,又是一轮新的煎熬,但总好过给慕琛添麻烦。 “算了,”慕琛忽然站起来,声音沉沉道:“从现在开始,这件事你不需要插手,一切交给我来办,明天我们就回国,你睡吧。” 慕琛不想对安小溪发火,他知道对她发脾气既没用,又只会伤了她的心。反正他是知道的,她又一定是在顾虑一些没有用的事情。到现在为止,依然倔强不肯依赖他的她,令他非常的生气。 他的声音虽然极力压抑,但安小溪仍能听出怒意,咬着下唇,安小溪的眼神暗淡了起来。 “慕琛,你……生气了吗?”黑夜里,她声音轻颤着问他。 绵软又轻柔的她的声音,使人爱怜,慕琛有一丝的犹豫但最终没有转身抱她,抿着唇道:“是,我现在非常生气。至于我生气的理由,你自己好好的想想。” 慕琛说完就走出了卧室,这是自从她搬到了慕氏别墅里之后,除她受伤那段日子,唯一一次慕琛没有和她睡在一起。 两个人就在总统套房的两个房间里,安小溪却觉得彼此之间隔着一条银河那么远。 裹紧被子,安小溪在房间里没出息的哭了。 她让慕琛讨厌了吧,为什么要出这种事情,为什么她这么蠢要被安毅和方依兰威胁到,要被拖累到。为什么她不能做点儿让慕琛另眼相看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处理掉自己的麻烦,为什么……为什么……要惹他生气。 好好的一个蜜月,这才没有几天就被她给搞砸了,她真是没用。 很多很多的自责与懊悔充斥在安小溪的脑海,然而关于慕琛为什么生气的理由,她始终都没有猜对。 只是、只是这个夜晚,没有了慕琛的怀抱,忽然之间变得那么煎熬,安小溪忽然发现,她已经习惯了慕琛的怀抱,慕琛的味道,没有他的味道,没有他的坏吧,她根本——无法入眠。 第二天的清晨,慕琛见到她脸色很差,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最终又狠心别开了。 沉默的吃了早餐,两个人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整个机舱只有他们两个人,安小溪忐忑到不行。 关于到底要怎样处理欠债的事情,慕琛也没有告诉她。安小溪咬着唇,不敢看黑着脸的慕琛,只能低着头咬着下唇。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琛的声音在机舱里响了起来:“关于我为什么生气,你想到原因了吗?” 磁性又迷人的声音,是安小溪极其渴望听到的慕琛的声音。她很渴望慕琛和她说话,可是当慕琛真的说了,安小溪却又心惊胆战的发现,他的问话她无从回答。 她怕答不好又会惹慕琛生气。 吞咽了下口水,安小溪有些艰涩的开口:“慕、慕琛你、你生气是因为我不好,对不起,我很没用。” 慕琛的眉头簇了起来,声音变得严厉了几分:“我要你说具体的理由,你想明白了吗?” 安小溪的手习惯性的搅在了一起,她紧张与煎熬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的做这个动作,慕琛在一旁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心里了然了。 她一定是没有想对。 果然安小溪接下来回答的是:“是因为我、我发生了这种事情让这个蜜月变得糟糕透顶,所以慕琛你、你生气了。” 侧目看着安小溪愧疚的面容,慕琛终于忍无可忍了。 “你这个笨蛋!真的以为我会为这样的事情生气吗?”慕琛的声音陡然带了怒,吓了安小溪一跳。 她仰起头来,楚楚可怜的看着慕琛:“慕、慕琛,你别生气。” 又惹他生气了,安小溪的内心一阵痛苦的紧缩。她想给他的是最好的她,却总是让他看到了最狼狈的她。慕琛现在一定很讨厌她吧。 又是这双眼睛,又是这样澄澈的眼神,就是因为她的眼睛如此的干净,透着一股单纯,所以那些人才一次一次的试探着她的底线,一次一次的害她。而他呢,而他也正因为她这样的眼神而要她。 福也是她,祸也是她,于她,慕琛终于知道,自己还是狠不下心来。 生气也好,愤怒也好,对她发脾气这种事情,他到底是做不来,至少现在,他做不来。 “看着我,仔细看着我,听我说。”慕琛的薄唇微微抿着,沉声对安小溪开口。 安小溪懵懂的点头,慕琛看着她认真道:“我很生气,非常生气,因为你又一次想要瞒着我自己解决事情。你答应过我,有事情会告诉我,但是这次你又违背了约定。而且还想要独自承担难题,不想要依赖我。你现在不是什么安家的人,你已经是慕家的人了,所以有什么事情,都要依赖我这个丈夫,明白吗?” 安小溪怔怔的看着慕琛。 生气的原因…… 生气的原因…… “是、是因为这样吗?是这样慕琛你才生气的吗?”安小溪望着他,惊疑不定的问。 慕琛深望着她,声音还带着一丝的怒意:“否则呢?你以为是因为那两亿吗?我一个堂堂的慕氏集团总裁,难不成连两亿都拿不出来吗?” 这个笨女人,他就知道她想事情想不到点子上,总是把事情搞复杂。她怎么也不想想,除了她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实际上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更别说,在这事情的背后,他查到了更多的蛛丝马迹。安毅欠下两亿债务,不是什么巧合,可能是被人设计的。 对方找了一个完善的高级诈骗团伙,一点儿证据没留下来。 会在A市对他慕琛名义上的这个丈人出手的,也就只有他的敌人了。也就是说,他们把安毅当成了他慕琛的伙伴,加以挑衅了。 这么说来这事情和他还算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话——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慕琛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愧疚,更别说他们不自量力的来威胁安小溪。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捧着慕琛的手紧紧的握住,安小溪颤抖的低喃:“慕琛,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 一滴泪落了下来,安小溪激动的哭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很没出息,可是她现在已经喜欢这个人喜欢到无法自拔了,在还没有一点儿被喜欢上的征兆之前,就要被对方讨厌,对她来说真的是个很大的刺激。也是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她昨天晚上整整的煎熬了一夜,没有什么比听到否定答案更让她安心的了,一激动就哭了出来。 昨天晚上面对安小溪的眼泪,慕琛强忍着没有动情,此时却哪里再能狠心装作没看见。 听到她这样担心自己讨厌她,慕琛的心里一阵柔软,修长的手指擦过她纤长的睫毛。慕琛将她搂到了怀里:“我是讨厌,但不是讨厌你,而是讨厌你的事事隐瞒,我有说过,你可以再任性一点儿,多依赖我一点儿,你不听话,我自然是生气。” 安小溪咬着唇,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冷香,柔柔的喃呢:“那、那我现在可不可以任性一下。” 慕琛抚摸着她的黑发,给予了肯定的答案:“好,只要你不哭了,你想怎样任性都行。” “慕琛,再多抱我一会儿,抱的紧一点……”抱住慕琛,安小溪道。 这世间只有他的怀抱才能她安心。 慕琛没想到她的任性竟然是这个,心中一热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一下一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 不一会儿怀里的人变得柔软了起来,慕琛一怔微微放开她,竟然发现她又睡着了。 愣了下,慕琛无奈的将她放到了特质的床上。 “昨夜一定没睡好吧,看在你为我纠结了一晚上的份上,现在就让你好好的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