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他是为了保护我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37章 他是为了保护我

安小溪从饭桌上离开了,她已经太久没去学校了,今天报纸上的事情,要是被郑楚楚知道了,又该急哄哄的打电话问她了,倒不如她去了把事情都说清楚。 换上了衣服下楼,安小溪发现慕琛还没走,似乎是在等她的样子。 安小溪的脚步顿了顿。 慕琛是在愧疚吗?他大概是觉得他对自己做了很不好的事情,所以心里有愧疚吧。 深叹口气,安小溪抓了抓自己的裙子。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慕琛解释,她真的没有怪慕琛的意思,她觉得慕琛做这一切是既有理由,又正确的。 她更是希望慕琛在和那个暗中总是耍阴招的家伙的对决中胜出,希望他稳坐慕氏集团总裁的位子。希望他过的好,希望他不要被坏人害到,希望他……永远都是这样有魅力沉稳冷静的慕琛。 这些都是她的期望,安小溪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慕琛好。但是、但是人是感情动物,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是因为人是有感情的。 她对安毅,对方依兰一直都是有意见的,但那不能叫做恨,顶多算是憎,不喜欢和他们来往,不喜欢和他们扯上关系,但是她遗传了母亲的好品质,没能去恨他们。 所以今天的报纸上登出了那样的消息,安家一周内将搬离A,安琪已经走了,安毅,方依兰也要走了,他们再也和她没有关系了。安家一直想飞黄腾达,一直想成为A市真正的贵族。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她成了A市最尊贵的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之后,安家却迅速的迅速的败了。 她如何能不唏嘘,不感慨,不愕然与难受。 唉,这种情绪,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慕琛解释。 “我送你去学校。”慕琛见她站在楼梯那里,开口道。 “好。”安小溪没有拒绝,走下来走到了慕琛的身边,她想伸出手挽着慕琛的手,想要不然就用行动证明她真的没问题,手伸了伸最终因为太害羞,没好意思勾上慕琛的手臂。 两个人上了车,慕琛一路送安小溪到了大学校门前,在车上,慕琛对安小溪道:“下午五点的时候我来接你。” “嗯,好,那你上班辛苦了。”安小溪点头说道。 慕琛桃花眸定在她身上,在她解安全带的时候,俯身凑到她面前吻了下她的唇,炙热滚烫的唇瓣叠在一起,安小溪心跳骤然加快了些,愣愣的看着慕琛。 慕琛近在咫尺的望着她,薄唇轻启:“不能因为今天早晨的事情,给其他男人可趁之机,就算你现在心里对我有不满,也不准让其他男人靠近你,知道吗?” 他英俊的面容靠的那么近,墨色的双眸几乎要将她吸入那迷人的旋窝,而那薄唇真的很性感。 心脏狂跳不止,安小溪在心里抱怨。 真狡猾,太狡猾了,她一路上还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让这个男人不再在意早晨的事情的,他却竟然对她说了这种话。 樱唇向前,安小溪快速的在慕琛的唇上也亲了一下,脸红的躲开他的视线:“我、我没有不满,就这样。” 解开安全带,安小溪一下子从车上逃了下来。 慕琛保持着之前的动作愣了几秒之后重新靠回驾驶座,微微抚住了额头。 真是比不过她,果然还是比过她,这个女人…… “啧,早知道就该动作快点,不让她下车才对。”慕琛自言自语了一句,嘴角划开了一抹舒心的浅笑。 真的意外,很意外。他以为她在压抑自己,以为她一定委屈与难受。却没想到,她竟然打从心里的理解他,谅解了她。 不行啊,安小溪你这样的话,不单单是会被我吃的死死的,还会被我欺负的。 开车,慕琛离开了学校。 校内,郑楚楚大清早听了别人的八卦才知道新闻的事情,急忙打给了安小溪。 谁知道电话铃声响,她只觉得铃声近在咫尺,一回头郑楚楚呆了一呆。 “你竟然来学校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啊!”郑楚楚看到握着手机冲她歪头的安小溪,几步上前抓着她问。 “哎,哎你轻点儿,掐着我肉了。”安小溪哀嚎了几声郑楚楚才放开她。 将安小溪上下打量了下,郑楚楚小心翼翼的问:“我看了新闻,那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你还好吧。” 安小眨了眨水眸,叹了口气道:“事情说来话长,至于我好不好,说实话我自己也说不上来,总之找地方说说吧。” 两个人找个校内的小茶馆坐下来,安小溪把事情大体的说了下,郑楚楚听的一愣一愣的目瞪口呆,听完之后许久也反不过神来,更不知道该的与她同仇敌忾,还是该安慰她劝慰她。 郑楚楚一向是替安小溪恨透了安毅的,可是她也知道那是安小溪的父亲,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所以她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最后的最后,郑楚楚问:“小溪,你对慕琛这样做,有什么想法吗?你、你不会对慕琛伤心失望了吧。” 安小溪喝了口茶,水眸扑闪了一下。 “我有那么不识好歹吗?慕琛做这些。说到底都是为了保护我,从安家,甚至于那个惦记着要找我麻烦的慕琛的敌人手里。” 郑楚楚一听这才松了口气,握住她的手道:“你能这么想就好,我觉得慕琛不会害你的。” 郑楚楚也不是因为收过慕琛的好处就替慕琛说话。他肯花费那些叫她在学校里清理追求安小溪的男生,那就说明他在意安小溪。 既然在意,又怎么会害她。 “我知道,慕琛对我怎么样我知道。”安小溪笑笑道:“没事儿,你别为我担心,说白了这样对我真的好,以后的日子说不定就海阔天空了。只是我比较担心慕琛,你说这样的消息传出来,算是正面新闻吗?” 郑楚楚眼珠子转了转道:“报道看起来挺正面的,但我觉得吧,真的不算正面,架不住看的人私下揣测。” 安小溪叹气:“唉,我也不觉得这算什么好报道,再看起来正面,也不是好报道。” 安小溪觉得,这事情比起她所承受的,也许慕琛承受的更多。 实际上也是被安小溪猜中了,在回去的路上,慕琛接到了慕循的电话。 第一句就是慕循的呵斥:“慕琛!你给我回来讲清楚那报道是怎么回事!你天天都在搞什么!这乱七八糟的报道你给我回来解释清楚!” “爷爷,请您消气,我这就回去解释。”慕琛沉稳的说了一句,开车向慕家老宅。 他就知道电话一定会打过来,爷爷看起来气的不轻,他要是不能好好解释的话,一定hi被骂死。然而不能什么都如实说,毕竟爷爷这个年纪已经不能让他操心了。 在心里,慕琛盘算着该怎么编造理由了,结果想来想去,还是要到安家身上。 嗯,反正他们已经要离开A市也没做了什么好事,就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他们身上吧先。 而此刻,慕笙看到报纸喝了口查,迷人的凤目勾起。 还真是…… 出其不意。 竟然直接让安小溪和他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慕琛的手腕可真是厉害。 “这样一来,这位父亲和这安家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在缩小我撩拨的范围,而且下手就是这么痕,不愧是慕琛,好厉害。”伸出手撩拨了下自己的黑发,慕笙看着报纸,微微眯起了眸子。 还有件事情叫他吃惊不已,那就是断绝父女关系这种事情,怎么看也不像是那天那个双眸澄澈干净,气质温和的女人做出来的事情。 难道说她也很不好对付,还是她是个过于听慕琛话的乖宝宝呢,他还需要再试探才行。 打定主意,慕笙觉得有新的事情做了。 慕琛正在赶往这里挨训。 安小溪不知道这些正在发生的事情,她久违的来学校接触到自己最喜欢的服装设计师,在设计师室画图纸,心情好了许多。所以她也不知道刚刚拍完片子的煌影看到报道时,多么气愤。 气愤的瑟瑟发抖。 “下午的时候,还有一个广告要拍,午饭的话不如我们去附近的……” “午饭我不吃了,我有事情要出去。”煌影站起来就向外走,经纪人一惊,急忙伸出手拦他:“唉?怎么不吃了,你要去哪里啊?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煌影这样突然离开已经好几次了,经纪人防备的有些严。 煌影微蹙着眉头,脸色不太好道:“我有要紧事情,别拦着我,我尽量早点回来,但是不确定能不能回来。” 煌影说完就走了,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安小溪接到电话的时候有些愣神:“喂,煌影,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有事情吗?” “你在哪里,我们见一面吧,中午我请你吃一点儿好的。”煌影对她说,尽量让声音温柔一些。 可是或许由于过分担心的原因,他的声音怎么听都带着一股霸道和强势,安小溪不自觉的回答:“我、我现在正在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