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没能安慰和保护的她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45章 没能安慰和保护的她

该死!为什么以前他从来没有发现,这个院子竟然这么大! 慕琛一路从外面走向慕循的院子,一路上脚步如飞,下人们哪个都跟不上。他走的非常快,因为内心里很焦躁,所以他一路上完全没有看四周。 慕笙远远的看着他的身影,也微微有些吃惊。他走的飞快,那张冷酷的脸上像是隐忍着什么。 安小溪前脚来了没多久,他后脚就到了也就算了,竟然露出了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 “真是有趣啊,两个人都很有趣。”揽了一把画着兰花的袖子,慕笙轻笑,他这一笑真的很绝美,但可惜了,他的身边除了花没有人欣赏他这样颠倒众生的笑容。 慕琛一路走到慕循的房间,连门也没敲就拉开了门,一眼忘到的就是坐在榻榻米上喝茶吃着和果子的慕循和安小溪,两个人的样子看起来真是其乐融融。 安小溪放下刚要入口的和果子,侧目看着慕琛笑:“呀,慕琛你怎么来了。” 慕琛开门之前还满肚子的焦躁不安,看到此刻这样平和到仿佛要将人净化的一幕,整个人僵在了门外。 这、这不是他预想的画面。 他预想的是,是他一进来就看到安小溪在哭,慕循面色沉重;或者是安小溪脸色惨白死死攥着手,慕循脸色严厉;要不然就是安小溪晕倒了,慕循脸色严酷。 总之就是安小溪各种被欺负的很惨,慕循脸色各种不好看,但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自己的爷爷不是会欺负安小溪的,顶多是说明厉害关系,多少有点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味道。但或许是关心则乱吧,他想到的都是安小溪受难的样子。 看到这样平静的安小溪,慕琛反倒是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慕循看着他那副愣住的样子,沉声道:“呆在那里做什么,进来坐下,小溪买的和果子味道不错,要是吃的下就来吃一个。” 慕琛被慕循这么一说才稍微回了下神,先是恭敬的叫了声“爷爷”之后才走了进去坐在安小溪的身边。 安小溪见他脸色已经恢复了,心下松了一口气。 刚才下人来说的时候,慕循脸色很不好的说事情是瞒着慕琛做的,他肯定是知道了然后很生气所以来势汹汹。 安小溪知道慕琛一旦生起气来会很恐怖,而且他大概最讨厌人家背着他有什么动作了,估计会很生气的先是撕掉协议,再发脾气。所以就出此下策,先让律师拿着协议逃掉,两个人摆出这样的平和样子先安抚了慕琛再说。 慕琛坐下,现在仍然有些状况外,微微蹙着眉头,慕琛抿着唇问:“你们就在这里喝了茶,吃了点儿和果子吗?” 安小溪身子僵了下,慕循视线紧锁住慕琛问:“你这话是在质问爷爷吗?” 慕琛桃花眸收敛道:“慕琛不敢,只是想知道。” 想知道此时此刻坐在他身边一脸平静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如她表现的那样平静,还是说其实她在心里已经哭了,不自觉的,慕琛伸出手握住了安小溪的手。 安小溪眨了下眼睛,看向他忽然握过来的手,心中一阵激荡。 慕琛…… 他在担心她吧,他不是一个很好猜的男人,可是她有时候却觉得能轻而易举的知道慕琛的想法。 他大概是在想之前报纸的事情已经让她伤心了,这时候又签什么协议,一定会更加叫她为难吧。 这个男人,总是在默默地,默默地为她着想着啊。 深叹了一口气,慕循知道这事情是瞒不住慕琛的,他现在也不像是刚才进来的时候那么冲动了,于是开口说:“的确不是只喝茶吃点心而已,小溪是我叫来的,刚才我们也说了协议的事情。” “爷爷,我说过这事情我可以解决!为什么爷爷要插手。”隐忍的攥紧手,慕琛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那么不敬的提高,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把字咬的很重。 他真的有些动怒了,他很在意自己的爷爷,从小爷爷对他最好,教会他很多东西,可是这一次,他真的太不尊重他了,不仅仅是不尊重。 爷爷他伤害的,可是他在意的女人啊。 “这事情必须这么做,你是慕氏集团的总裁,该知道这事情的轻重,爷爷只是帮着你做了决断而已。” “爷爷也说了慕氏集团的总裁是我,决定该由我来下,我不需要爷爷帮忙。”慕琛的声音开始冷硬了起来。 这次,慕循真的触到了他的底线了。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种失去一切的心情,他也失去过家人,虽然他说着救安小溪出了苦海,可实际上他还是有些霸道的害得她失去了家人,这份在心里的愧疚已经很折磨他了。 他对她心疼又不知道能为她做什么,这种无力感叫他不舒服,偏偏现在爷爷又擅说了协议的事情。 为什么她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伤害,她的话,协议肯定会签的,所以即使不是现在,即使…… “我签了字。”温柔又干净的声音平静的响起,打破了慕琛与慕循之间的一触即发。握着的那只纤细的手反握住了慕琛的手。安小溪紧握住慕琛的手,认真的笑着对他道:“慕琛,我签了字,爷爷没有逼我,我也不是被爷爷的话说动才签的,而是我和慕琛约定过的,约定了结婚要签这个协议,只要是和你的约定我都想遵循,而且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糟糕的,相反能帮上你,我觉得太好了。” 慕琛的心为颤抖了起来,热,心脏又热跳的又快,还有一种酸楚的痛,他偏头看着安小溪那张笑着的脸,一时间有些难受了起来。 那仿佛藏着整个银河一般璀璨美丽的桃花眸映射着安小溪的身影,慕琛薄唇僵直的拧着,干涩的开口道:“你这女人……” 他说出四个字,后面的话要说什么他竟然已经不知道了。 你这女人,谁准你在这种事情还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你这女人,谁让你说这种动听的话的。 你这女人,再多依赖我一下啊。 你这女人,谁叫你……这么好的。 安小溪冲他眨了眨眼睛,转身歉意的对慕循道:“爷爷,你就原谅慕琛刚才那样和您说话吧,他不是有意的。还有我知道的,爷爷你是为了慕琛才找我来说协议的事情的。” 慕循望着她,深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丫头,七巧玲珑心,比我这蠢孙子强多了,快把他带走,今天不想看到他。” 慕循摆手,安小溪小声的对慕琛道:“慕琛,我们先走吧,改天再来啦。” 慕琛深望了她一眼,再看着自己的爷爷,慕琛把头低了低道:“对不起爷爷,我改天再过来。” 说完和安小溪两个人走了出去。 慕循看着这两个人的背影,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他把安小溪叫来是抱着被慕琛怨着的决心的。 他看出了慕琛的犹豫怕他不会让安小溪签下协议,然后留下后患,所以出此下策,本来已经抱着决心的。 没想到竟然、竟然被那个小丫头轻而易举的化解了矛盾。 真是有颗七巧玲珑心的丫头,他现在总算是真切的懂得了自己的孙子为什么会对她这么执着,她的确是值得好任何好男人为她执着的。 “丫头,以后会变得很厉害吧,在各种意义上。”慕循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语,吃了口和果子,也觉得味道真的很不错。 外面,安小溪和慕琛并排走着,慕琛紧紧拉着安小溪的手,安小溪偷偷看了他几眼鼓起勇气问:“慕、慕琛,你生我气了吗?” 慕琛抿着性感的薄唇,身姿笔挺,声音沉甸甸的:“我有资格生气吗?” 安小溪心脏一紧,急忙道:“对不起,我、我错了,你骂我吧,慕琛只要你能消气,我什么都会做的。” 慕琛的脚步停了下来,安小溪也跟着停了下来。 侧身正面对着安小溪,慕琛严肃的看着她道:“我没有在生你的气,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安小溪傻傻的仰头看着他轻声问:“为、为什么呀,慕琛你为什么生自己的气?” 慕琛看着她透着单纯的双眸,伸出手抚摸着她娇俏的脸颊道:“我怎么能不生我自己的气,你被叫来我这么后知后觉才到,总是在事情发生后才追悔莫及,想安慰你却偏偏被你安慰了。一个堂堂慕氏集团的总裁,面对自己的妻子这么没用,我怎么能不生我自己的气。” 安小溪的心脏跳漏了半拍,原来,原来慕琛是因为担心自己,又在意自己所以才在生自己的闷气吗? 这样的他,这样的他,真的…… 让人根本没办法把持住啊。 “慕琛,你凑过来一点好吗?”仰起头,安小溪道。 慕琛蹙眉,凑近她一些问:“做什么?” 安小溪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下,羞涩的咬着唇道:“其实我,我只要、只要这样就会被治愈的,一个吻一个拥抱,慕琛你,只要给我这些,还有陪在我身边,我就已经被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