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想着敌人的女人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60章 想着敌人的女人

原来是他让这个女人误会了,她是以为自己睡眠不足所以才在那里休息,于是想把时间空出来让他休息,早点睡觉不那么累吗的? 搞什么啊,这个女人——“……”安小溪似乎听到慕琛说了什么,又听的不那么真切,于是好奇的眨着眼睛看着慕琛:“慕琛你说了什么吗?”眨了眨眼睛,安小溪茫然。 “嗯,我说了,我说小溪你为什么这么可爱。”慕琛忽然的俯身捏着她的下巴轻抚,那双迷人的桃花眸紧紧的望着她。 安小溪的脸一下子红了,结巴道:“我、我才不是什么可爱。”慕琛纠正道:“怎么会不是可爱呢?明明就是很可爱,这样担心我自然很可爱,不过小溪你并不需要担心,我那并不是累的或者是睡眠不足,而是放松,因为在你面前,所以才会放松。所以现在,不需要再拒绝我。”因为是她啊,因为在她的面前,所以稍微的放松享受了下睡在她膝上的感觉,谁曾想这女人竟然误会了,以为他累坏了需要休息。最让他苦笑不得的是,她竟是以为他是做的多了所以累坏了。 哪里会有男人因为这个而累坏啊? 真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然而这一点也是,这一点也是可爱到不行。 柔软而又动人的吻,吻在唇上,属于这个男人的霸道又性感,直击她的内心。 安小溪承受着他的一切,意识又开始变得模糊了。她几乎不敢相信他说了那样的话。 说了吗?说了吧。 说了因为在她面前,所以才会放松。 好、好开心,他会露出那样轻松的表情,是因为在她身边的吗?怎么办,好开心,太开心了。 手被握住,从脖子开始一路被攻下,安小溪的身子在慕琛的吻中微微颤抖,再也不能抗拒他的任何。 身体交缠在一起,纵情之后,慕琛搂着有些累的安小溪,认真的对她道:“不准再有这种奇怪的胡思乱想了知道吗?与其说我做过了会很累,倒不如说我会很有精力,因为做过了,第二天神清气爽,知道了吗?”安小溪不好意思的埋首他胸前,只觉得丢脸,极小声应道:“我、我知道啦,对不起,下次我不再胡乱揣测了。”好丢脸哦,竟然以为慕琛纵欲过度,真是丢脸死了。也是,慕琛这样怎么看也不像是纵欲过度。 宽广的胸膛这样的温暖人心,安小溪咬唇轻轻仰起头来看着慕琛,一双水眸晶莹剔透。 “不过慕琛你,以后也、也还是可以在我面前放松的,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都会让慕琛休息放松的。”靠着这个温暖的胸膛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要是自己也能为慕琛派上点用场就好了。无论多少次,想做你休憩的港湾,想让你在我这里总是放松的。 所以以后也请你在我面前露出最放松的表情吧。 那那样的认真的看着他,让慕琛一怔,扬起唇角,慕琛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樱唇,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我不会客气的。”真是温暖又美好啊,他的小妻子,有最善良的心肠,最动人的笑容,还有这最是出人意料的勇敢发言,每一次每一次都像是有预谋一样,攻击着他的心防,融化着他那颗曾经冰封住的心。 只有你小溪,只有你我准许你入到我心里来。 像你这样温暖的女人,一定什么样子的男人都能够被你感动吧。 抱紧安小溪,慕琛心思沉沉的。真是的,得小心才行,这么好的你,万一被人夺走就麻烦了。 “慕琛,下周末你真的有时间吗?夏祭晚会在周六的晚上。”安小溪在他怀里道。 慕琛抚摸着她的发道:“当然有时间,我已经答应过你回去的,自然是有时间。这件事我还正要和你说,礼服之类的你忙设计稿子就不需要自己准备了,我来安排吧。”“嗯,谢谢你慕琛。”安小溪实在是有些困了,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竟然就睡着了。 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女人呼吸均匀了起来,慕琛勾起唇浅浅的笑了,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慕琛轻喃:“晚安。”说起来,实际上自己的这位小妻子才该是注意休息才对吧,竟然这么容易就睡了过去。 抱着安小溪慕琛也闭上了眼睛,而在慕家老宅里,慕笙此刻还没有睡意。 白天安小溪的身影总浮现在他的脑海。 她似乎是个过分善良的女人,轻而易举就被自己玩弄在股掌中,对她露出了善意,还为他担心。 什么啊那个女人,把玩着面前的花茶,慕笙面无表情。 说起来。安小溪真的是第一个品味他花茶的人,也是除了慕循唯一一个到他院子来喝过茶的人。 如果他没有生病就好了吗? “明明就什么都不懂啊,还真是敢说,把自己当成圣母吗?以为露出那样的表情替我担心几句,我就能够放过你,放过你丈夫吗?你会不会太自以为是。朋友吗?那种东西我并不需要,女人倒是很需要,慕琛的女人尤其需要。怎么,你那么善良,我开口的话也打算奉献自己吗?”面无表情的低声自言自语,慕笙觉得不太对劲。 自己这种焦躁的情绪,和故意说人坏话的糟糕样子,实在有些难看。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不这样说着,脑海里安小溪的身影,就仿佛置身花海一样。 闭上眼睛,慕笙叫自己冷静。 冷静,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实在太久没见女人了,在里一直以病弱的身体隐居着,哪有见过什么女人,所以他才会对安小溪有那么大的反应。 慕笙这样努力安慰了下自己,吃了几片安定片才上床。他必须调整好状态才行。 必须要明白自己接近安小溪的目的,也必须要明确自己的立场。 那可是敌人的女人,是他最不能原谅的男人的妻子,他不可以有任何动摇。 然而的上了床,慕笙还是忍不住想,那花茶她会喝吗?拿回去后真的会喝吗?会觉得好喝吗?喜欢吗? 这一晚,慕笙失眠了,虽然吃了安定片但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失眠了,因为敌人的妻子的温柔。 这该死的温柔,令人痛恨的温柔。 一直到周一的早晨,骚动才彻底的被慕笙压下。 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走出去,因为是一大早,没什么人看到,然而慕循却是早早的起了,站在院子外看他出来西装革履的样子,点点头道:“看起来很像样子。”“爷爷早上好,那么我去上班了。”慕笙俯身道。 慕循把车钥匙递给他道:“不知道上班的地方远不远,你这身子还是开车去吧。”慕笙看了一眼,微微一笑难得没有拒绝慕循的好意:“谢谢爷爷。”“好好工作。”慕循点头,转身走了,背过身去的时候慕循欣慰的笑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看到自己的孙子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足够令人欣慰的了。这样一点点的身体也能好,心灵的话也会好起来的吧。然后变得幸福吧,变得和慕琛一样幸福吧。 慕笙握着钥匙深望着慕循一眼,吸气转身离开。 从今天开始,一切都要变得不一样。从现在开始那个废物一样的慕笙要消失了,今天才是他人生的开始。 安小溪的周一的的早晨,是从学校外某个安静巷子里的吻开始的。 “慕、慕琛,不行了,我要、要去学校了。”激烈的吻与喘息,慕琛依依不舍的放开娇喘连连的她,舔了下唇道:“真甜,甜到不想放你走。”安小溪小脸通红,有些慌乱的解开了安全带道:“不、不能留下,慕琛你慢走,我去上学了。”“晚上我来接你。”慕琛依照惯例说道,安小溪本想一口答应,却忽然想到了那个缠人的陆少然。 要是被他看到自己和慕琛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遗憾的看着慕琛,安小溪道:“慕琛,下午要和楚楚出去的,你不用来接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这样,那你注意安全,要是有事情给我打电话,要回家的时候打电话叫司机来接你好吗?”“好。”安小溪乖巧的点头,依依不舍的和他道别,这才转身去学校。 郑楚楚那天偷跑,早早的就在这里等她,见到她的时候,郑楚楚一把拉住她道:“喂喂,那天我走后,情况怎么样,我听你昨天说的话,似乎很是修罗场啊。”安小溪无奈了,郑楚楚真是有八卦魂,一大早等着她就为了问八卦。 “早安,好巧小溪,我们一大早就遇上了。”不太让人心情好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安小溪和郑楚楚。 安小溪心中苦闷,这个陆少然,真是神出鬼没。 侧目,蓝色妖姬出现在眼前,安小溪蹙起了眉头,深叹了一口气:“抱歉,我不想收这花。”陆少然笑眯眯的从花旁边探出头来道:“啊,果然失败了,蓝色妖姬你也不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