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感谢的亲吻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70章 感谢的亲吻

慕珊脸上的笑容极其不自然,望着慕笙说不出的紧张。 其实今天来这里她也犹豫了很久,因为哥哥并没有让她来,她知道这样做肯定是忤逆了他。但是,想见他的心情最终还是压过了那恪尽职守的心情。 她很听话的一直很听话的,她并不是想故意的违背他的意愿,只是一想到哥哥已经从慕家出来在她可以触碰到的地方,自己却还要隐忍着不见他,内心里就一阵阵的难受啊。 所以她鬼使神差的来了,开始本来是打算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好,即使不去说话但是能看到哥哥就已经很开心了。 然而看到他的时候她高兴的心情就完全失控了,而且哥哥戴着猫耳的样子好棒,既亲切又温暖的样子让她得意忘形了的跑了过来。 只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别人面前,在那个安小溪面前哥哥就温柔无比,那么亲切,而在自己面前,虽然是笑着,但却让她觉得心有余悸。 “回去吧,你在这里我很困扰,而且安小溪搞不好会认出你来。”慕笙淡淡的说道,对于慕珊特意来见他的事情他并不觉得高兴。 她是他在慕家一个重要的棋子,被发现了会很麻烦。 慕珊的心一下子有些受伤,有些难过的看着慕笙:“可是哥哥,我、我只是想来见见你而已,就一点儿时间,等你忙完了,陪我一小会儿不行吗?只是一起坐坐也好。”慕笙的视线此刻已经追向打电话的安小溪了,声音温和却不容拒绝:“回去,我会再联系你,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慕珊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苦涩的低下头:“好,我知道了。虽然哥哥你可能不在意,但是能见到哥哥我真的好开心,我走了哥哥。”慕珊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她觉得哥哥似乎比以前更加的严厉了,以前他总是用那种类似情人的声音和她说话,虽然她知道那也不代表什么,但是那种温柔是他愿意给她的。而刚才,她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严酷。 一直以来,她还以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哥哥的情绪都不会有太大波动,但是看来她错了。哥哥要生气的话。原来还是会表现出来。亦或者这是从最近才开始的,天神一般的哥哥也有了七情六欲。 站在人来人往的长街回眸,慕珊看着一直注视着安小溪的样子,心脏又痛了起来。 哥哥,是因为她吗?不可以啊,绝对不行,她可是敌人的女人,她的话,她的话会害死你的。所以哥哥,绝对不行的。 那边安小溪接完了慕琛的电话,慕琛说会直接出现在舞会现场,到时候要让她找他,还说要是能找对就给他奖励,弄得安小溪心脏跳乱了半拍。 真是的,慕琛太会拿捏别人的情绪了,吊人胃口挂断电话回来的时候安小溪还有点儿脸红。 慕笙等着她回来拉着她的手道:“小溪,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跟我来。”“啊,去哪儿?”“走吧,跟我来就是了。”拉着安小溪一路离开,在安静的教师楼那里,安小溪被带到了慕笙的办公室。 安小溪无奈的笑:“原来你是累了要回来休息啊,早说嘛。”“不是。”慕笙摇头,将安小溪拉到窗前,伸出手勾住她的肩膀,安小溪吓了一跳,漆黑的眸子瞪的有些大,慕笙笑着掏出了手机:“好像我们没有一张合影,所以想拍张照片。”“啊,这样。”安小溪听后呼了口气。除了慕琛安小溪没被几个人搭过肩,刚才一瞬间有些不自在和紧张。 慕笙打开前置摄像头,道:“看着镜头,1,2,3。”“茄子~”安小溪冲镜头笑,夏季的微风调皮的吹起了她的长发,身后白色的窗帘也在随风摇曳,她的白T恤很干净,扎着马尾,一点也不像已经嫁人了,根本就还是十八岁的少女的样子。 十八岁,要是十八岁的年纪遇见你,一定可以谈一场最纯情的恋爱。要是十八岁的时候遇见你,也许我的人生,早就开始色彩斑斓了吧。 慕笙低头看着她,忽而俯身在亲在她脸颊,安小溪僵住,瞳孔放大。 这是……阿笙亲了她的脸颊? ‘咔嚓’一声,慕笙亲吻安小溪脸颊的照片被留存在了慕笙的的手机里。 安小溪一下子捂住脸颊,无措的看着慕笙。慕笙扬起唇角,轻笑道:“啊,被吓到了吧。这是感谢之吻,别害怕别害怕。不是经常会看到吗?外国影片了,觉得感恩的时候要亲吻对方的脸颊。小溪,谢谢你一直以来给我的支持和鼓励,谢谢你和我做朋友。”安小溪蹙眉,无奈道:“真是的,你别吓我啊,还有不要学外国的那套,脸颊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这么帅,会被女孩子误会的,所以不要因为感谢就亲别人脸颊。啊对了,接吻也是,只可以和喜欢的女生做知道吗?唔,也不能被人随便亲吻知道吗?”“我好像被当成小孩子了。”“不,你当然不是小孩子,只是纯情而已。”两个人靠在窗上聊了一会儿,慕笙坚持要给她画一幅素描送她当礼物,安小溪欣然接受了。 从房间里走出去的时候,安小溪在房间里看到了礼服,勾起唇角笑一笑,安小溪冲他眨眼:“今晚,要好好玩哦,不要担心,就算是慕琛来了也认不出来的,大家都伪装过了。”“嗯,不用担心我,你好好玩吧。”慕笙弯起眸子笑了,冲她挥手。 门关上后,慕笙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垂落,最终变成了苦笑。 认不出吗?不可能的吧,他和慕琛可是对方就算化成灰也可能认出来的仇人,怎么会认不出来。 所以今晚的化妆舞会,他不会去。 站起来走到礼服前,慕笙轻轻抚摸那件安小溪为他挑选的衣服,把头上的猫耳摘下来同样挂在衣架上。 “不去也没什么,反正就算穿上这一身去了,也没人欣赏。”他并没有兴趣去邀请陌生的女人跳舞,唯一想跳舞的人又不肯和他跳。 失败者,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个失败者呢。 夜晚,华灯初上,校园里已经完全变成了和白天不同的两种气氛了,所有摊位都收了起来,变成了夜色游行。 在最大的操场上摆着篝火台,每个系也聚集在彼此的礼堂前。 一整夜都是祭奠,最初的两个小时是系内的舞会,两个小时后就可以随便去别的地方了,然而最后在操场上点燃的篝火,就是夏祭最后的高潮。那时候漫天烟花,是最好的节日了。 很多人凑钱买了仙女棒,一大群人点着玩最有趣不过了。 夏祭每一年都会准备,然而只有这一年安小溪是期待的,之前的她没什么朋友,也不会有人来邀请她跳舞,在这样欢乐的日子里,她所能感受到的是比平时更加强烈的孤独感。 然而今年是不一样的。因为慕琛会来。 换上了衣服,戴上了面具,安小溪无奈,啊,是《美少女战士》月亮公主。 白色几乎拖曳到地上的长裙,华贵又漂亮,额头上贴着漂亮的月牙,脖子上戴着月牙项链。黑发被盘成了月亮公主那样的发型,连发饰都很细心的做了一样的,耳环也是一模一样的月牙,安小溪无奈了。 果然不愧是陆祁,真是大胆。 扮演公主什么的,她还真是第一次尝试呢,那么慕琛是月礼服假面吗? “噗——”忍不住笑了出来,安小溪想到慕琛可能被强行披上斗篷戴上礼帽的样子就想笑。 要真是这样,那她真得再次佩服陆祁了,真是不怕死。 正想着手中的手袋里的手机响了,安小溪看到郑楚楚的电话,笑着问道:“喂,你扮的什么啊。”“哼不告诉你,你扮什么啊。”安小溪以牙还牙:“也不告诉你。”“啧,那两个小时后见吧,两个小时后我去找你。”“好,到时候见。”从专门换衣服的房间里出来,安小溪吸一口气走了出去,其实舞会应该是已经开始了的,但是犹豫她最后做了义卖的收尾工作,所以有些晚。 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安小溪提起裙角向系内的礼堂走去,在那边的教师楼,慕笙正准备离开,俯身看到安小溪,瞳孔收缩来一下。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慕笙第一眼就认得了她是安小溪。 心脏骤然跳快。 真漂亮……月色下,象牙白的肩膀似乎闪着光一样,提起裙角跑起来的样子真像是一个落跑的公主。 你要去哪儿呢?公主,前面荆棘密布,危险重重,有关于你要去的那个王子的身边。吶,听我说,他实际上是撒旦是恶魔。 美丽的公主停下来吧,别那么着急,停下来,就着这月色,稍微稍微看向我怎么样? 我……是国王的小儿子,我没有继承王位的资格,可是我同样出色与优秀,所以美丽的公主,也看看我如何?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去他身边吗?都不肯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