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似梦似幻的夏祭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71章 似梦似幻的夏祭

或许是因为穿了高跟鞋的原因,安小溪觉得礼堂比她想的还要远,好不容易到了礼堂,安小溪喘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在金色的灯光指引下跨上台阶走进去。 里面热闹非凡,穿着各种装扮的人们在跳舞,安小溪提着裙角出现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她无疑是美丽的,再如何的遮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是改变不了的。而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纯净与高贵,就仿佛真正的公主降临一般。 许多男性都蠢蠢欲动了,纷纷上前来邀请她。 “抱歉。”“抱歉。”安小溪一边拒绝一边环顾会场,扫视了一周后,安小溪在角落里看到了被女人们围住的月礼服假面先生。 唇角勾起,安小溪迈开步子走向那里。 虽然在那位夜礼服假面先生的身边围绕着许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儿,但是她丝毫不胆怯退让。 一步步走过去,走到近前的时候某人已经发现了她。 不再像面对其他呱噪的女人那样什么也不说,也不动。夜礼服假面先生动了起来,身子笔挺的径直的走了安小溪身边,俯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他开口:“月亮上的公主,能请你跳支舞吗?”安小溪的脸刷的羞红了,他就知道是慕琛。在人群中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认定了他。 这个人真是的,怎么能这么普通的说出这么羞人的话。咬住下唇,安小溪有些无措的搭上他的手,轻声道:“非、非常荣幸。”“唉唉?这就被邀请走了?”“好不甘心,明明面对我们都没有反应。”“说起来,我们系有气质这么好的男人吗?身型也太好了,简直就是模特啊。”议论声纷起,慕琛却已经拉着安小溪进了舞池,两个人翩然而舞,那样的美妙的身姿在浪漫的灯光下,叫其他人都有点儿自惭形愧。 真的太美了,两个人好似闪着光一样。 “我的舞有没有跳的比之前更好?”握住慕琛的手,安小溪问。“如果我说勉勉强强会生气吗?”“不是吧,真的要这么说?”“骗你的,当然是跳的很好,就像真的在和月亮上的公主一起跳舞一样。”摇摆,旋转,飞扬的裙角甜美的相拥,每一次和慕琛跳舞,安小溪都有种要飞起来了的感觉。 似梦似幻,到现在也不敢像她可以占据他舞伴的这个位置。 四周渐渐的给两个人让出了一点位置,就在所有人都醉心在舞蹈上时,曲风忽然又变得轻快了起来,慕琛和安小溪停下,不等两个人发愣,一身白色礼服戴着面具装扮成基德的男子出现,抓住安小溪的手臂扯了过去。 安小溪一惊,就见男子俯身对慕琛道:“喂喂,我没有舞伴,今晚的话不会介意我和小溪跳支舞吧。”安小溪松了口气,有些无奈。原来是陆祁啊。这么说来今天不只慕琛来了,陆祁也来了,那么也就是说郑和雨和小乔也来了,不知道那两个人在哪里。 慕琛挑眉,薄唇一抿道:“只此一次。”得了许可的陆祁很高兴,对安小溪道:“小溪你可不能因为我不是慕琛就不和我好好跳,我可是会生气的。”“知道啦知道啦。”陆祁说完牵着安小溪跳了起来,没跳多久,另外一对舞者挤了过来,安小溪一看就知道是郑和雨和小乔。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小乔那身打扮她是《黑执事》里夏尔少爷女装的打扮,而郑和雨是塞巴斯酱的打扮,意外的维和又意外的般配。 整个会场所有的人都在看他们,这样即使遮住了面容依然光彩照人的人,怎样能不吸引目光。 谁也没有注意到,会场外有人拿着望远镜看着里面的场景,夜风吹起他的长发,寂寞的心情席卷而来。 真像啊,彼得潘和他的乐园,永远永远只有快乐。 那些人在一起好快乐,那种快乐是他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吧。为什么整个世界都站在了慕琛的身边,而他一无所有。 转身离开,慕笙觉得这一夜的寂寞,比之前很多年很多年加在一起的寂寞还要多。这一定是他已经体会到了温暖,已经知道了有人陪伴的感觉,这之后孤独与寂寞才会显得更加真实,也更能轻而易举的叫他难受。 有些东西不该品尝道,毒与温暖都是如此。 这想毁掉啊,毁掉那个彼得潘的乐园,毁掉那个人所拥有的一切,要他也尝尝孤单和寂寞的滋味。 舞会里一曲接着一曲,这样的快乐仿佛永远不会结束一样。 安小溪不知疲倦的和的慕琛跳了一支又一支舞,快乐到不行。 郑楚楚来的时候是和章铭一起的,安小溪看了一下郑楚楚和章铭,有些狐疑。 唔,今天似乎都是CP,但是这对有些奇怪啊。 将郑楚楚拉到身边,安小溪问:“喂,你怎么和章秘书是一对,福尔摩斯与华生,这样就好像,啊,你喜欢的该不会是——”“大嘴巴不要说啦!”郑楚楚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她嘴巴,尴尬的笑:“呵呵,这事情等之后我再和你说。”七个人站在一起,仿佛是一幅绝美的画,要不是都戴着面具,估计就要被围观了。 陆祁四下看了看,汇报道:“各位,我觉得我们超级惹眼,所以我们不如换个地方吧。”“唔,可是这里到处都是人。”安小溪道。 陆祁哼了声道:“放心,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这里唯一没有被占领的地方已经被我发现了,走吧。”陆祁说完带着一群人离开了,这些人离开后,会场里依然在议论纷纷。 “那些认的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虽然看不到脸但好像是哪里来的王子和公主啊。”“说不定真的是王子和公主微服私访,知道这里有夏祭所以偷偷混进来了呢。”“啊,和漫画好像,哈哈。”一群人议论着,却殊不知她们的猜测和实际情况其实也差不了太多。 几个人被陆起带到的就是教师楼后的草坪,的确是一个现在不会有人来的地方。 在那里,演奏的人已经准备好了,野餐布也被几个穿着女仆装的人铺好了,上面放着茶点,而在草地上的树上挂着的昏黄的灯光非常的美丽。 陆祁非常得意道:“好了,现在是只属于我们的欢乐的时间了。美丽的小姐如果跳舞跳的累了,请务必品尝下差点。”“陆祁你准备的好周全。”安小溪禁不住感叹,陆祁挑眉不无得意道:“那是自然,我做事向来都是力求完美。”“陆祁你是不是有一谦虚就会死的病啊,都不知道谦虚下吗?”郑和雨抱怨他。 陆祁不服气的撇嘴:“我做的好就是做的好,夸奖是我应得的,为什么不可以。”慕琛见这两个人又吵起来了,轻拉了一下安小溪的手,俯在耳边道:“让他们继续吵吧,我们再跳一支舞怎么样?”安小溪笑眯眯的点头:“好啊。”那边章铭的视线落在郑楚楚身上,唇角微微勾起来,轻轻笑道:“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华生,如果我真是福尔摩斯的话估计会很惨。”郑楚楚脸红,不好意思的低声道:“哈,怎么会很惨啊。”“在办案现场大概根本没办法集中,视线都落在华生的身上了。”郑楚楚咬住下唇脸红心跳,真是狡猾,这个人竟然用那张那么清俊到仿佛禁欲一般的面容说着这种犯规的话。 “能再跳一支舞吗?”章铭伸出了手。 “好啊……”郑楚楚说完跟着章铭也跳起了舞。 圆月高悬,这一夜到处都充斥着欢声笑雨,夜里十一点的时候,篝火点燃,仙女棒闪着光,漫天烟花齐放,这里就如同一个梦幻的世界一般。 安小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轻声喃呢:“真不想结束啊。”“是吗?小溪很不想结束吗?”慕琛侧目过来看着她,漆黑的眸子在夜色和火光中如同妖异的墨绿色的宝石:“那就向我许愿吧,许愿你不想结束庆典,我来实现小溪的愿望。”安小溪心中一跳,他那双眼睛真的好美,似乎有魔力一样,让她忍不住去相信,只要她开口的话,他真的就会视线她的愿望。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万一他是动用慕氏的力量的话……“我——”“要说实话才行。”慕琛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鼓励的笑了。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道:“我、我想这庆典不要结束。”啊,说了超任性的话呢,不知道慕琛要做什么,真的要实现她的愿望吗? 慕琛扬起了唇角意味深长的笑了下,点头道:“你的愿望我已经充分了解过了,那么我就来视线你的愿望吧。跟我走吧,开始真正的庆典。”“唉?唉?真、真正的庆典?”安小溪心脏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反问。 慕琛对她伸出手,漆黑的桃花眸申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是的,庆典从现在才刚刚开始,myla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