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不敢要的谢意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77章 不敢要的谢意

安小溪在门内眨了眨眼睛,水珠从睫毛上滴落,‘啪嗒’一下滴在脸上,安小溪顿时清醒了些,声音干涩虚弱的回应他:“我在,我在这里,阿笙……”“好的,我知道了,门被别住了你别害怕,我马上弄开。”门外慕笙说道。 “好。”安小溪虚弱的回答,低头看到自己敞开的衣衫,安小溪艰难的把那闷热的运动服拉链拉了上去。 慕笙弄开门,顿时一股热浪袭来,安小溪身体软绵绵的向着门外倒去,慕笙急忙将她抱起来。 “小溪,你怎么样?”安小溪的黑发濡湿在脸颊上,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艰难的眨了下眼睛,安小溪嘴唇翁动说了两个字。 “谢谢。”慕笙的心身体僵住了,为什么先开口的是这句话。 让他的罪恶感从内心深处侵袭而来,刺激着他的神经。为什么要道谢,道谢什么,明明就是我,就是我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啊。 安小溪此时已经热的满脸通红了,浑身被汗水浸透。明显一中暑,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子一软已经昀晕了过去。 慕笙抿着唇,急忙将安小溪抱起来向保健室去。 一路冲到保健室,慕笙进去之后,保健室的医生看到他还不等开口,慕笙已经开口道:“这个学生中暑了,麻烦你看一下。”“啊,哦,好好。”保健医生急忙去看被放下的安小溪。 她的衣服都湿透了,保健医生蹙眉,心里犯嘀咕。 这女孩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穿的是秋装? 帘子从外面拉上了,慕笙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她的衣服都湿透了,麻烦你帮她脱掉吧,我等下去帮她借身衣服。”“哦,好。”保健医生听后急忙把安小溪湿透了的衣服给脱掉了。 给她看了看挂了点滴,保健医生把空调温度调了下道:“陆老师不用担心,挂上点滴等下就没事了,也很快就会醒过来。”“嗯,麻烦你了。”慕笙点点头,回答的心不在焉,他的视线始终落在安小溪的身上。 保健医生本来是打算和这位全校都出名的美人老师说说话的,但见他面容冷酷不知道在想什么,未免尴尬只得推推眼镜道:“那个,我还有点儿事情,陆老师您在这里吧。”“好。”慕笙看也没看那个保健医生回答道。保健医生自讨没趣的走了,保健室里就剩下了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安小溪和慕笙。 走到安小溪身边,慕笙伸出手握住安小溪的手,轻喃:“真傻。”为什么会相信我,还向我道谢呢,你变成现在这样可都是我一手策划。 口袋里又再次响起了震动声,慕笙拿起来看到上面的名字,面色沉沉的关掉了手机。 慕琛……他去的时候,她也叫着慕琛。 “为什么是他?不是他不行吗?是我不可以吗?”轻声喃呢,如情人一般绵绵轻语着,慕笙凑近安小溪,他俯身凑在她唇边。 她逼着眼睛正在睡梦中,毫无防备,就算他现在贪恋她亲吻了她,她也绝对不会有所察觉。 唇在离她的唇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到底……到底还是做不到。 他没办法亲吻她,因为她的心才更重要。他想要她的心,想和她心意相通,想像那天他在慕家看到的她亲吻慕琛的样子被她亲吻,被她喜欢。 希望她看着自己时,也能羞涩又甜蜜的红了脸。 握住她的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擦着,慕笙依恋的看着安小溪。 那边慕家别墅,慕琛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最后安小溪还关机了。慕琛微微蹙眉,泯起了薄唇。 难道学校那里出事情了?可是不应该的,慕家人不敢在那边放肆,如果她真的出问题,郑楚楚也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来。 慕琛想着打通了郑楚楚的电话,郑楚楚接到电话心就颤,接起电话来有些艰涩的开口:“慕总裁,有什么指示?”“郑小姐你好。”慕琛简洁明了的问道:“我想问问小溪在学校吗?我打她的手机,她关机了。”郑楚楚道:“在啊,我这堂课之前还和她见面来着,她们那边现在正在大扫除,手机可能是没带,大概没电了她也不知道吧,慕总裁不放心的话,我去看看?”慕琛想了下还是觉得得确认下就道:“麻烦郑小姐了,如果你看到她了,就告诉她今天晚上是司机去接她,如果找不到她,请马上和我联系。”“好的没问题。”郑楚楚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呼出一口气,郑楚楚在心里叹。小溪那丫头还真是被当成宝贝养着呢。要是普通人只是电话打不通而已,哪里至于紧张到托别人到处找人。 果然是慕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宝贝一样的人物啊。 嘟嘴,郑楚楚想好了。就为了这忙里忙外的跑,她也得让安小溪请她吃大餐。真实的,好朋友都要成跑堂的了。 心里这么想着,郑楚楚倒是痛快的收拾了东西去找安小溪。 那边安小溪正躺在保健室里,点滴眼看着就打完了了,安小溪的脸总算没那么红了。她稍微动了一下,白皙的肩膀就露了出来。 圆润的肩膀似是透着白皙的光,这样的裸露让人无限遐想。 慕笙知道她现在被子下面就只穿着内衣,呼吸有些继续,慕笙急忙站起来为她拉好被子。 手指移动的时候触到她脖子上的项链,慕笙勾起那项链就见项链上挂着戒指,戒环很漂亮,镶嵌着蓝宝石。 慕笙的瞳孔收缩了下。 这是婚戒,是安小溪和慕琛的婚戒,因为安小溪一直没有被曝光过,所以她现在还是普通学生的身份,从来没带婚戒,却原来在她的脖子上始终戴着这个东西。 这东西……让慕笙觉得不舒服。 这就像是一个标志一个项圈,时刻提醒着她有所属,她属于慕琛。 真碍眼。 慕笙的抿着薄唇,鬼使神差的就想把项链从安小溪的脖子上拽下来。 “唔——”一声细微的呻吟响起,慕笙急忙放开项链坐回自己的位置。 安小溪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一时间安小溪有些回不过神来,不知道在哪里。 身边有人的开口说话,声音温柔如春风:“你现在在保健室,你被人关起来了中暑了。”安小溪看过去看到慕笙事情就想了起来,眨眨眼睛,安小溪叹气:“是呢,我想起来了,我真是没用,给你添麻烦了,又被你救了呢阿笙。”慕笙摇头苦笑道:“也只是巧合的救下你。这课是我的课,我知道你绝对不会缺席,所以心想你大概是出了问题,就来找你。”安小溪点点头,窗外夕阳的光撒进来,安小溪想要起身,慕笙急忙按住她:“别动,你外套都脱了,不过你放心是校医给你脱的,这是找人借来的衣服,你先穿着吧。”“谢、谢谢。”安小溪的手在身上摸索了一下也知道了自己的状况,尴尬的红了脸。 慕笙站起来道:“不再休息下了吗?”安小溪摇头:“不了,时间不早了,而且我也没大问题啦,你别担心。我现在觉得好多了。”慕笙点头:“我出去给你看着,你穿衣服吧。”慕笙转身要走,身后安小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阿笙。”慕笙回身看着她,就见她笑的温柔美好,轻声道:“能认识阿笙真好,阿笙你是我的贵人。”喉咙上仿佛刺入了一把利剑,切割着他这个伪善者,低头,不太敢看她那样清澈的双眸,慕笙道:“别这么说,被你这么说我都要无地自容了,你快穿衣服吧。”慕笙说完匆匆的走出了保健室。 空气似乎凝固住了,慕笙觉得呼吸不太顺畅。 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做一个坏人是这么煎熬的事情,也从来不知道对一个人做坏事是这么有罪恶感的事情。 靠在墙上,慕笙望着窗外的夕阳。他有了想逃跑的冲动,被那个女人用那样信赖的眼神看着,他几乎觉得自己会灰飞烟灭。 比起她的清澈纯净,他真脏。 “呼呼,陆老师,果然在这里,小溪、小溪是出什么事情了吗?我听说……”郑楚楚在这个时候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慕笙看到她如同看到了一颗救命稻草。急忙道:“你来的正好,我那边有事情要处理,这个手机你拿给小溪,她在里面,具体的事情你问问她吧,我要去处理事情了,替我和她说一声。”“啊,嗯。”郑楚楚有点懵,还不等弄清楚事情慕笙已经转身大步离开了。 郑楚楚望着他的背影,心道还真是很忙。 看了眼保健室,郑楚楚松了口气,先发短信给慕琛说了声人在,这才拉开保健室的门道:“安小溪,你怎么了啊?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听说你晕了,是被陆老师把抱到这儿来的。”郑楚楚的声音吓了安小溪一跳,把裙子的拉链拉上,安小溪走出来道:“你怎么跑来了,陆老师还在外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