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重要的不是戒指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182章 重要的不是戒指

安小溪看着慕琛的电话手足无措,雨滴打在身上的感觉都似乎变得更加冷了。 不能被发现,不能让慕琛知道。 咬着唇,安小溪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 她得冷静,慕琛一定只是因为她外宿才打电话的,不该是她撒谎暴露,但是要在这大雨里接电话,怎么也没办法让人相信她是在家里。 急忙站起来,安小溪跑到一旁的凉亭,雨水不再落在她身上,声音变小了,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心想在这里打电话应该没问题了。 按住自己的手臂止住颤抖的寒冷安小溪接起电话,慕琛迷人磁性的声音有些低沉从话筒那边传来:“喂,小溪是我,睡了吗?”安小溪努力维系自己的声音道“慕琛。我还没睡,楚楚在洗澡呢,我现在在阳台,外面下雨了呢。”“是,下的很大。”低沉又迷人,属于慕琛的声音似乎带着温度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耳朵。 “是,是呢,下的很大。”安小溪应和着,不知道该怎么把话接下去。 “这么大的雨在外面一定很冷。”慕琛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 安小溪点头,轻声道:“嗯,肯定非常冷,慕琛你回家了吗?”“嗯,我在家里,夏夏就在我身边。”慕琛对她道。 雨水不断的坠落,慕笙的西装掉在草地上,安小溪的身上很冷,淋透了的衬衣紧紧贴在身上,四周寒气逼人,雨夜的安静让她更加害怕了起来。 在这个糟糕的情况下,听着慕琛的声音她几乎要哭出来了。好想呆在慕琛怀里,好想感受他的温度,她几乎能想象到他有些慵懒的逗弄着夏夏的样子。 慕琛,好想在你身边。 “是么,真好,那个慕琛我要去睡了,已经很晚了。”生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暴露出什么,安小溪急忙道。 “小溪,晚安。”慕琛听后顿了一下道。 安小溪狼狈的回应:“嗯,慕琛晚安。”挂断电话一股无助和酸楚在这个雨夜侵蚀着她的内心,差一点安小溪就要向慕琛求助了。 他总是很体贴很温柔,包容着她,如果她向他说了这事情的话,他一定会说丢了也没关系。 他会说的,因为他是慕琛,因为他总是包容着她。 安小溪知道慕琛会这么说,可是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说。那是他们的婚戒,丢了那样的东西她甚至觉得没有脸面去见慕琛了。 要找到才行,即使此刻大雨倾盆她也要找到戒指。 擦了下眼泪,安小溪向暴雨倾盆的草地跑去,跑了几步她忽然停下了脚步,路灯昏黄中,有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雨中。 身姿笔挺的男人轮廓那样的熟悉,熟悉到让人心颤。 安小溪怔怔的看着那个身影,他停了下大步走到她身前,一手举着伞举过她头顶,一手将她拦入了怀里。 伴随着雨水的寒意而来的是动人的冷香,安小溪不敢相信。 慕琛,为什么,为什么慕琛会在这里。 “为什么撒谎?”慕琛将她抱紧不等她发问,已经先开始质问她了。 然而明明是在质问她,可是却更像是情人的低语。 为什么要这么温柔,慕琛你明知道我撒谎了,骗了你还对我这么温柔,不行的啊。 安小溪身体颤抖了一下,伸出手用力回抱住慕琛,哽咽着反问“慕琛才是,为什么会来呢?”“因为我不听话的妻子对我说了谎,她明明说是去朋友家住,结果却在这里淋雨。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如果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回去之后我要惩罚你的不爱惜自己。”安小溪眼泪从眼框里夺目而出。慕琛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冷香四溢,全部都是慕琛的温度与味道,让她安心。在他的怀里终于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戒指,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对不起,对不起慕琛。”那明明是你参与设计的,明明是我们的婚戒,我却这么不小心,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安小溪心脏很难受,她觉得她真的很糟糕,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这样的她怎么能对慕琛有什么帮助,又凭什么要他喜欢。 “所以为了这个就淋着雨在这里找吗?”慕琛问。 “我,我会找到的,一定要找到才行啊。”安小溪仰头看着他,晶莹的泪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慕琛蹙眉,低头一下子吻住了她的泪,微咸的泪水让慕琛有些心疼。 “不要哭,小溪,你只是个戒指而已,不重要,再找人做就是。”慕琛宽慰她。 安小溪摇头:“不行,那是婚戒啊,不是重新做的事,慕琛,我、我要去找,必须去找才行。”不会再有那样的机会了,不会再有穿着白纱,在万众瞩目中作为你的妻子戴上那个戒指的机会了。 不管我们的未来走向哪里,我都想要珍惜的,珍惜你给我的一切。 安小溪说着挣开慕琛的怀抱就跑向了草地,慕琛一看之下簇起了眉头。 自己的这个小妻子倔强起来不是一般的倔强他早就知道了。开什么玩笑,在这样的暴雨天里,她那样孱弱的身子一定会生病的,不如说现在身体已经很冷了,大概已经病了。 把手里的伞扔掉,慕琛三两步跨上去,将她抱住。 慕琛低沉成熟的声音在她耳边道:“不要找了,不要冒着雨去找那些身外之物让我担心。”放开安小溪,慕琛从手上把自己的戒指摘下来。拉住安小溪的手把他的戒指放在了安小溪的手心。 安小溪茫然的看着他:“慕琛,这、这是做什么?”慕琛严肃的看着她道:“这只是个戒指,是身外之物,既然你的丢了,那我的也扔掉就好了。然后我会再找人定做,再一次套在你手上,到时候我们还是有一对对戒,什么也不会改变,无论多少次,戒指这种东西,再套上就好。”是的,这种东西算什么,只要再买一对就好,只要我认定你多少次都会再给你套上婚戒,不管你的戒指丢多少次。 安小溪瞳孔放大,握紧戒指手足无措:“不,怎么能,不……”“没关系,如果你非常在意的话扔掉就好,然后别再介意这事情,跟我回家,在这样淋下去会发烧的。”慕琛的桃花眸子在雨帘中像是星辰一样闪亮。 安小溪摊开手里的戒指,迟疑了一下给慕琛套在了手上,小声道:“我、我不找了,明天再广播一下失物招领吧,我、我们回去吧。”慕琛已经为了她淋湿了,她的任性害得他这么晚了还出来寻找她,安小溪的内心说不出的愧疚。 她还是想找回戒指,但是现在已经理智多了。慕琛说的对,比起那些身外之物,慕琛才是最重要的。 她不想要慕琛担心她,也不想他因为自己在雨里淋到生病。戒指她还是要尽力去找的,但是此刻她已经没有那么焦虑恐慌和害怕了,因为慕琛在她的身边。 慕琛听到安小溪说这话,心里微松了一口气,好在她没有执拗倔强的坚持到底,否则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才好。 他甚至想到要叫下面的人来替她找了,好在她依然很听他的话。 将安小溪揽入怀里,慕琛有些宠溺的责备:“身子这么冷冰冰的抱起来很不舒服,赶赶紧去车上暖和过来。”“恩。”安小溪乖巧的点头。 慕琛捡起雨伞撑着带着她去了车,安小溪跟着熬汤一颗心全部扑在了他身上,完全忘记了这校园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慕笙在远处的雨幕中看着安小溪跟着慕琛离去的背影,手里死死的攥着戒指和项链。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把戒指拿走了,却是制造了这样的局面。看着安小溪被慕琛拥在怀里,慕笙心中的妒与疼已经到了最顶点。 慕琛,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得到一切,什么都是他的都是他的,而他就要一无所有。 “哈哈,哈哈哈哈,你凭什么啊,你凭什么就是天子骄子。”黑发上水珠不断的滚落,慕笙很狼狈。 他的世界暗无天日,从以前开始就是的暗无天日的,好不容易出现了一点点光,那个女子对她笑,让他去看看这世界的美好,心疼他。她是唯一的光啊,可却照耀着另外一个人。 慕琛,和你不同,我和拥有一切的你你不同。 我的世界总是黑暗,不过即使那样也没关系,我已经有了代替太阳的东西,为此我就能在黑暗中行走,却如同走在光芒中一样。 我的光就是安小溪。 摊开手里的戒指,慕笙做了决定。反正他的人生已经废了,从母亲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废了,也不在乎再一次放手一搏了。 “我要不顾一切得到她,慕琛,我不要慕氏了,我要她。什么都有的你肯定不会愿意让出慕氏吧,那么她你就放弃吧。如果我得到她,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慕笙喃呢自语的说完转身迎着大雨离开,手里仍旧死死的握着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