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月下相会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18章 月下相会

几乎是有些狼狈的,灰姑娘踩着水晶鞋从舞会现场的逃掉了,她害怕那些觥筹交错,害怕狼狈的自己被彻底看穿。 害怕等下紧接着就要去面对的慕琛。 好慌乱,她该怎么办,是坦白还是怎样。 隐瞒吗?对慕琛隐瞒一切这种事情,她真的做的到吗? 安小溪一直跑到了花园,握住自己的肩膀在凉亭里,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她,清冷的月色下,安小溪痛苦的咬住了下唇。 得赶紧思考才行,赶紧判断才行,在慕琛和慕循谈完事情来找她之前。她必须做出抉择。 告诉慕琛,向慕琛隐瞒。 安小溪,你都做了一些什么蠢事啊啊啊! 舞会里,其实慕笙远远的就看到了安小溪,她那恐惧的脸庞他尽收眼底,一定是吓坏了吧,现在大概在考虑怎样向慕琛解释吧。 “二少爷真是一表人才得啊。”“过奖了。”“二少爷平时都有什么爱好呢?”“品茶插花之类的,都是一些现下年轻人不喜欢的东西。”“二少爷说笑了,倒不如说真是符合二少爷气质的高雅兴趣。”和无聊的人说着无聊的事情,慕笙的全部思绪都飘到了安小溪那里,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去洗手间,慕笙直奔后花园。 他猜安小溪应该会在这里,果然没错,在亭子里,慕笙看到了无措的安小溪。 心脏被刺痛了一下,慕笙走过去轻声开口:“吓到你了?”安小溪听到他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的防备道:“你怎么在这里?”慕笙看到她防备的样子,靠在一旁的柱子上轻轻笑着没有靠近。 “抱歉,看来真的吓到你了,所以说隐瞒身份果然是正确的,如果不隐瞒身份的话,恐怕连靠近你都不太可能,更别说成为朋友了。”歪头,漆黑的刘海向下垂了下来,慕笙用仿佛情人低喃的声音温和道:“我说过有机会的话,要全部告诉你,这就是我的全部。我是私生子,我叫慕笙,是慕琛同父异母的弟弟,慕琛很讨厌我,这就是全部,对不起,一直以来骗了你,但是认识你真的很开心。要是让慕琛知道了我们认识的事情,你会很困扰吧,你放心,我不会说的,我会把那些当作一生的美好会议,好好的珍藏起来的,不告诉任何人。”安小溪的水眸眨了一下,低下了头。 冷静下来之后,安小溪觉得自己……有些差劲。 在见到慕笙前,她尚且还能正常的思考,思考着也许他有着他的无奈,私生子也不是他自己想做的,身世什么的也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然而在知道了陆笙就是慕笙的时候。 她竟然完全没有为他想过一分一毫,而是全然在想怎么和慕琛说,说还是不说。 她明明在不知道慕笙身份之前,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啊,而且他一直很寡淡,无欲无求,他还三番五次的救过她。 为什么,她没能为他考虑过呢。 “对不起阿笙,对不起,我一下子昏头了。”安小溪闷声道。 风吹了过来,吹起月下蔷薇花枝摇曳,香味肆意,慕笙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如同情人的低喃,又落寞到惹人心疼。 “小溪,现在的你,还不曾后悔和我认识吗?”现在的你,是怎样想的呢,我很想知道。 安小溪瞳孔收缩了一下,抬起头来看他,他也正在看着着自己,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悲伤,泪痣变得更加妖娆了。 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觉得他是个如妖精一般迷人的男子。后来她看到了他的清心寡欲,他的孤单与寂寞,也看到了他的强,甚至于还看到了他的害羞与可爱。 但是这样脆弱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真是让人心疼到放不下啊,像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一样。 后悔吗?并不是这样,或许是你的话,即使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私生子,也会和你搭话的吧。 这是不是就是同类相吸呢,我不懂? 也许只是上辈子亏欠了你一点吧。 “阿笙。我没有后悔,现在也没有后悔,还是觉得遇见你是净发生了一些好事。”很开心,跟感激,都是一些这样的日子呢,阿笙。只不过我是慕琛的妻子,这一点让我非常的煎熬。 听到了安小溪的话,慕笙顿时高兴的捂住了嘴巴,连连点头道:“这就够了,这就够了,我已经不奢求什么了。”安小溪看着他叹了口气问:“阿笙,我想问你,你能实话告诉我吗?你辞职进到慕氏,是打算和慕琛争慕氏吗?”慕笙听后笑了,无奈的看着她:“你在想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去争夺慕氏,那又不是属于我得东西,我只是被爷爷要求了好多次,因为我身体弱,以前又烦被公开身份之后不断又人来教唆挑衅我去斗慕琛,所以我才一直都在拒绝,而爷爷一直都对我有种愧疚的感觉。我才想时候不让爷爷操心了。”安小溪相信慕笙的话,没有怀疑。在她心里,慕笙依然是那个在学校里和她一起度过美好时光的阿笙。 “我相信阿笙你所说的,所以虽然马上就还是做好朋友很困难,但是我决定一点点的来,和慕笙成为朋友。”安小溪向来就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所以这一次也马上就做出了决定。 虽然她知道大概会惹慕琛生气,但是她依然打算坦白。 “真的吗?真的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慕笙激动不已,几步走到安小溪面前问。 安小溪点头:“是真的,我觉得不能因为现在这样就立刻抽身而去,毕竟慕笙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这样我没有理由拒绝和你做朋友。”慕笙听了之后心花怒放,一下子伸出手抱住了安小溪,低声道:“小溪,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我之前一直不敢告诉你,就是怕我们连朋友都会做不成,没想到你竟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我还因为你一定会支持慕琛彻底和我划开界限的。”安小溪被他抱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在这种地方被人拍照的话,真是洗也洗不清楚了,急忙推开他,安小溪瞪他:“你还没尝够被偷拍的麻烦啊,快回去吧,今晚你是主角。”“好,那我们改天再说。”陆笙的收获颇丰,安小溪被她想的还要在意和他的情义让慕笙觉得无比幸福。 真好,这样真好。 她一点也没有退缩,真好啊,这样的话,努力果然是管用的。 无声的照片被照下来,花园里安小溪依然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发现偷拍的人。 这一次,安小溪和慕笙依然是不走运的,又被拍了下来,不过这次拍照的人很有分寸,把照片锁起来,慕珊面无表情的把手机踹回了口袋里。 总觉得保留着这种照片,对哥哥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今天哥哥好不容易公布了身份,穿的也好帅,只是自己为了不暴露身份,是没办法靠近他和他亲昵的,慕珊觉得有些寂寞,所以来花园里散步,没想到拍下这么巧的一幕。 这种照片以后完全可以来对付自信满满的慕琛。 那边安小溪坐了一会儿也回了舞会,舞会上已经有人跳舞了,慕琛还没出来,陆祁过来邀请她跳舞,安小溪拒绝了以后两个人就并排着站在一起。 “真是长得非常妖孽啊。就算我是男人也变得不承认他很有魅力。”陆祁开口和安小溪闲聊。 慕琛不知道什么适时候能出来,陆祁也不会讨打邀请她跳舞,慕琛并不喜欢她和别人跳舞,她也不想所以干脆就陪着的陆祁胡扯。 “你不会是喜欢上男人吧。”安小溪失笑。 陆祁撇嘴:“我才没有,只是你不这么觉得吗?虽然是敌人,却是个漂亮的敌人。”安小溪点头,承认道:“泪痣很好看。”慕笙的泪痣她一向都觉得最能将他的一切动人显露1出来。 比女人更加的迷人呢这个人。 的确是妖孽啊,那种禁欲的感觉,一点点关于身世的背德感,都叫其他人欲罢不能吧。 舞池里,慕笙已经换了三个共舞者,他的舞步很流畅动人,非常的漂亮。 不过那些女孩子,真的个个也都很会跳舞呢,哪里像她这么笨。 安小溪在心里想。 阿笙喜欢这样的舞会吗?热闹非凡,有着漂亮的美人在场,万众瞩目,他看起来寡淡的样子,是不是也喜欢这舞会。 “我要向慕琛告状说你觉得这位二少爷的泪痣很漂亮。”陆祁很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安小溪。 安小溪脸上腾的一红,瞪着陆祁:“说的话,我就在你下次我我家的时候给你下毒。”“啊,唯独那个不要,我不会说的,这是我们的秘密,所以下次我去再给我做好吃的吧。”陆祁戏谑的笑着。 心里还是在担忧着见到了慕琛,该在什么时机去坦白一切。 这样胡思乱想着,慕琛的身影总算是出现在了宴会厅,开始热络的人群不知道怎么的稍微安静了一。 安小溪看到慕琛对她招手,不自觉的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