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慕琛还是不回来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26章 慕琛还是不回来

慕琛完全没有来过房间这件事,让安小溪消沉无比,攥着手,她忽然有点无法忍受这个硕大的别墅。 这里很大很大,之前就觉得很大,但那时候有慕琛在,她每天都可以等着慕琛回来,只要慕琛在这个别墅里,这个别墅就不会那么空旷。 但是现在慕琛也不回来了,即使回来也完全不看她,这里本来就是慕琛的别墅,慕琛不在只把她自己留下来,让安小溪觉得难受到不行。 抱紧自己的肩膀,安小溪咬着唇委屈的喃呢:“骗子,大骗子。”说这里是她的家,说从此以后他就是她的家人,可是为什么她却感觉到如此孤单和寂寞,甚至于恐惧。 如果真的是家人的话,就原谅我啊,就算生我的气,在我受伤的时候也稍微看我一眼啊。 骗子,慕琛你这个大骗子。 私人医生在中午的时候来检查了一下,安小溪看了一眼私人医生,低头小声道:“那个医生,我明天要去工作,请问我的身体……”“夫人您最好还是不要去了吧,这个痛楚可不是胃疼之类的,会很难受的,不要勉强自己。”私人医生急忙开口道。 安小溪拧着被子想了想还是道:“医生,我明天非去不可,请你多给我开点止痛的药之类的吧。”她已经不想这样呆在慕琛不回来的别墅里了,这种孤单的感觉好讨厌,就像回到了母亲去世的时候一样,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还是让自己工作吧,忙碌起来吧。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一定可以暂时不为慕琛难受了。 至少不要在这里坐着,如果继续这么每天每天的在床上呆着,她可能会因为伤心难过而死。虽然这么说很没出息,但是安小溪知道慕琛不理会自己后,自己到底有多消极。 她喜欢慕琛,真的好喜欢慕琛,一开始就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样,现在又变成了唯一的家人,所以她或许有些太超过了,但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慕琛。 医生又劝了安小溪一会儿,最后拧不过她还是给她开了药,安小溪握着药,给自己打气要好好休息,明天去熟悉下公司,私心里,安小溪想,也许到了慕氏就能远远的看到慕琛了。 偷偷的看他应该不会被注意到吧,嗯,应该不会的。 几乎是同一时,慕笙为明天的工作也在做准备,其实他并不在意工作的事情,只是想着明天就能见到安小溪,心情不错。 整理了一下东西,慕笙去找慕循。 慕循看到他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叹了口气:“看来这张脸没有出太大问题,要不然第一天上任就顶了一张被揍了的脸,会给下属留下不好的印象。”慕笙微笑道:“爷爷说的是,多亏了哥他手下留情。”慕循沉吟了一下,倒了茶给他:“慕琛……你别怪他,他心里放不下。”“嗯,我知道的爷爷,我没有怪他什么,慕琛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七情六欲,有脾气,我知道的,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怪他什么。”慕笙温和又极其有气量的说道。 慕循对自己这个孙子一直有愧疚,深叹了一口气道:“慕琛也就有这样一个通情达理的弟弟,换了其他任何谁,又能这样忍让,他确实是有些过了。”“爷爷,这事情就过去吧,今天我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慕笙默默的把话题叉开了,有些事情真的只要点到为止就好了。 不用说的那么彻底,点到为止更叫人在意。 只要爷爷对他哟愧疚,对慕琛有了慕琛针对他的想法,那么以后他要做某些事情就会顺利很多。 未来的路还长,他要步步为营。 “是有什么事吗?”慕循听到他说别的事情问道。 慕笙点头:“是的,是为了搬出去的事情,爷爷,我打算搬出去,我已经自己雾色了地方,在慕琛住的地方附近有一栋别墅还不错,我打算住到哪里去,那边空气好对我的身体有好处,离上班的地方也比老宅近的多。”慕循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他忽然说要搬出去。 “怎么忽然……”慕笙抬起头,露出了温柔动人的笑意:“因为我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自己独自出去住了。在这里住了很久,一直呆在爷爷身边很好,但是从我打算公开身份以来我就做了决定,要像慕琛那样彻底成为独挡一面的男人。”他的话让慕循所有想要说的挽留都停止了。 面对他这样让人欣慰的发言,慕循虽然不舍得他也要出去住了,却也觉得不能拂了他的信心。 这个无欲无求的孙子总算是开始有所目标,有所欲求,身体也越发的好了起来。以后就是他一个人的精彩人生了,他作为爷爷,没有什么能做的,只有支持了而已。 “好,就出去住吧,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想做什么都去做吧。出去住的话,也能早点找到女朋友,碰到好的女孩子就带回来给爷爷看看,只要你满意一,爷爷不在意家世如何。”慕循道。 从慕琛和慕笙的父亲的事情中,慕循早已经想通了,所谓门当户对,永远都比不过两心相倾来。 生活,只有自己过的舒心才叫生活,所以他只希望自己的孙子们都能找到喜欢的女孩子,然后好好的过完一生。 “谢谢爷爷,下午的时候我会叫人来搬东西。”“嗯,去吧。”慕笙从慕循的院子里出来,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就是他自己的世界了,以后的生活他要自己掌握。 慕笙昂首迈步走向自己的院子,明天开始慕琛大概就知道自己住到了他和安小溪所在的别墅区了吧,不知道他到时候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真的……有点期待呢。 当天晚上慕琛还是没有回慕家的别墅,安小溪想给慕琛打电话,可是想起昨天晚上他冰冷的口气,一阵怯懦之后安小溪最终还是放弃了。在药物的作用下,今晚安小溪好歹是在后半夜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安小溪洗涮完毕穿上黑白条纹的小西服套装走出房间,下身走动起来还是有点疼,但是安小溪已经完全能忍受只是走的有些慢而已。 小楼的时候就见下人拿着一些慕琛的西装下楼。 安小溪怔了下,追问道:“这些是要做什么?”下人见到她有些慌张道:“少奶奶,这是少爷早餐打电话来说让准备的,等一下江秘书过来拿。”安小溪的心顿时变得更凉了。 慕琛连衣服都拿了,也就是说不是这几天不回来,而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心脏一阵阵的痛楚,安小溪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她到底该怎么做,做些什么才能叫慕琛回来?才能叫他不生气?到底该怎么办才好额? “少奶奶,您怎么下来的了,身体还没好,医生不是让您等一个星期吗?”桃子一大早刚喂完夏夏出来,见到安小溪吓了一跳,夏夏见到安小溪高兴的跑到安小溪身边蹭啊蹭。 安小溪看着桃子,强颜欢笑道:“我呆不住,要去上班,今天是正式上班的第一天,不去怎么行。”桃子急了:“可是您身上有伤啊,这样到处乱走是不行的,您还是回去休息吧,就算是再重要的工作,您也得把身体放在第一位。”安小溪叹口气,低声喃呢:“可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想呆在这里。”桃子张口想说我们都在,但是她马上明白了安小溪话中的意思,沉默了下来。 昨天晚上少爷又是没有回来,少奶奶晚上一定很伤心。 少爷少奶奶们的事情不是她们这些下人插得上手或者嘴的,可是桃子真的觉得少爷不该这么对待少奶奶。 女人最怕的不就是在病痛的时候,自己最需要的人不陪在身边吗? 少爷现在也不回来,少奶奶自然是会伤心,也不想呆在这里。 最终安小溪还是走了,桃子和小娟看着安小溪的背影,都忧伤的叹气。 “少爷真是的,都是少爷不回来,所以少奶奶才要去工作。”桃子替安小溪委屈道。 小娟叹气道:“唉,我总觉得少奶奶嘴上说是去工作,但却是想去见少爷,少奶奶对少爷真的好痴情。”“我真的好想少爷和少奶奶再恢复以前的甜甜蜜蜜,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嘛。”这两个人不知道,而安小溪神经也很大条,只想着去了慕氏自己就不用胡思乱想了,还可能见到慕琛。 她脑海里完全就只有慕琛,其他的什么都没想,在车上一路怀着忐忑的心情去了慕氏集团,安小溪完全忘记了今天不止她来上班,慕笙也是第一天上班。 慕笙早就在等着安小溪了,等安小溪一下车。司机的车开走之后,慕笙就从停车场的方向那边叫她的名字:“小溪,早上好。”安小溪怔怔的回头,看到慕笙向她兴奋的走来,安小溪心脏一跳有些尴尬。 她完全忘记了慕笙给她发的短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