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想见面却又起争执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27章 想见面却又起争执

“丫头,你身体不舒服就不要来上班嘛,设计部在慕氏可是贵族部门,你只要能设计出令上面满意的衣服,就是在家里休息一个季度都没人管你,要知道我们可是贩卖思想的,档次不太一样。”休息室内,把安小溪按在沙发上的主管邓麒给她倒了杯红茶道。 安小溪眨了眨眼,有些傻:“那个,邓主管,我身体还好的。”在心里安小溪犯嘀咕,这位邓主管怎么知道她身体不舒服的事情,难道说很明显吗? 安小溪有些窘迫的红了脸,总监可是个男人啊,这、这要是真的看的出来,她也太丢脸了吧。 “章秘书都亲自来说了,可见你的身体有多糟。”邓麒说道,有些八卦的凑上来问:“喂,丫头,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章秘书在谈恋爱,章秘书一副禁欲的样子,原来是金屋藏娇了啊。”安小溪心下一沉。章秘书来说的,那么难道说慕琛已经知道她来公司了? 干笑着,安小溪急忙摆手道:“不不,我和章秘书没有任何关系的。”他的确是金屋藏娇了,但是藏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好朋友呢。 邓麒见她这么说也没再问,只是笑的意味深长:“好好,放心我会替你们保密的。”“真、真的不是这样的!”安小溪急了,连忙为自己申辩,然而邓麒完全不听她说的。 优秀设计师的坚持与任性,安小溪真是在第一天的这个时候就见识到了。 总监,你倒是听人说话啊。 在房间里呆着,安小溪捧着红茶思绪有些乱,她的身体的确是稍微勉强了一点儿,现在稍微坐一下还好了一点儿。 慕琛已经知道她来了,所以特意让她来休息的吗?这是不是也就是说,他……是不是虽然在生气,但实际上还在意着她,还担心着她的身体,到底是怎样。 这样坐在那里呆了十分钟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的安小溪被敲门声从思绪中惊醒,门打开之后章铭站在那里。 安小溪急忙站起来,有些尴尬的冲他俯身:“章秘书。”章铭点点头,对她道:“安小姐。之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可以不用来也没关系,没想到你竟然还是来了,稍微跟我来一下可以吗?”章铭故意开着门说染缸其他人也听到,安小溪知道他无形中在给她解围,急忙点头迈开脚步走到他身边道:“好。”章铭就这样把人带走了,一路上两个人谁都不说说话,坐上电车,安小溪完全任凭章铭指挥,章铭就痛快的按了向下键,一下子两个人到了停车场,安小溪再也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章秘书,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是要开车出去吗?”在心里安小溪稍微有些不安,章铭不是要把她送回别墅吧。不要,她并不想回去。 到了这里章铭总算是停下来了,开口道:“夫人,总裁在车笙等您,您上车和总裁说吧。”“啊,什么?”不等安小溪惊讶完,车门已经打开了,慕琛脸色有些不太好,正看着她:“上车。”安小溪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坐上了车。 内心里忐忑,安小溪紧紧攥着手,两个人有几天没见,其实她很想见慕琛,可是看到对方却又不敢抬头看他。 慕琛似乎还是在生气,安小溪想要安抚他,张张口没等她说话,慕琛已经开口说道:“回去,这周你不用上班。”慕琛的语气不太好,安小溪的手颤动了一下,心中一疼。面对这样的委屈,或许是心里委屈,又或许是冲动,安小溪脱口而出道:“我想现在开始工作。”不,不是这样的,和工作没有关系,慕琛,我只是想见你而已。 这句话在心里,安小溪却是苦于开口,怎么也说不出。 慕琛本就气她身体没好还跑来工作,又听到她竟然坚持上班,想到今天也是慕笙第一天来上班,慕琛寒着脸质问:“怎么了?和你的朋友慕笙约定了什么吗?所以非要拖着这副糟糕的身体也要来上班。”安小溪瞪大了水眸,略微有些激动了起来:“怎、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来工作只是我的关系,和慕笙又、又有什么关系。”慕琛见她一副激动着辩解的样子,误会她是被戳到了痛楚,冷凝的说道:“露出这副焦急紧张的样子,是被我戳到了痛处吗?真是可惜,早知道这样该把你们安排在一个部门才对。”安小溪急了,生气的叫道:“我说了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为什么非要把我的事情和慕笙的事情扯在一起呢,已经三天没见面了,你都不回来,难道就不能和我好好的说一句话吗? 难道就一丁点也不肯原谅我吗? 她激动颤抖的身体让慕琛噎了一下,面部表情有些僵硬,慕琛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的把事情搞砸了。 低头,颓然从眼里一瞬间划过,慕琛沉声说:“总之你回去,这个周不准来公司。”说完慕琛下了车,紧接着司机就上了车。安小溪没有从车上下来,她无力从车上下来,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该和慕琛说些什么了。 他只是在不断的误会她误会她,即使她这么拼命的想着要来见他,结果见了面又是吵架,又惹他生气了。 车子开走之后慕琛双手插在口袋里在原地停了一会儿才离开。 糟糕透顶了,自从慕笙出现以后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如果是以前的他,明明应该更加温柔更加从容的对待现在的状态的。 动不动就发怒,恶语相向这种事情,不该是他会做的事情才对。 对于慕笙,他似乎太过在意了。 上了电梯慕琛叹气,在心里想着本来这几天打算回别墅的,今天晚上还是不回去的好。 上到四楼的时候,慕笙偏巧走了进来,慕琛看到他就没好好脸色,有些阴翳的扫了他一眼,慕琛开口:“工作还满意吗?”“很满意。”慕笙微笑。 “那就好,既然满意现在的工作,就不要有不必要的非分之想。”“自然是不会有,对了,今天早晨我看小溪的脸色有点不太好,哥你有去看看她吗?”慕笙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嘴角的笑意对女人来说也许很迷人,在慕琛的眼里看到的却满满都是狡黠与阴险。 “我和小溪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小溪的身体状况你也不需要操心,她有我。”慕琛强忍着再给他一点拳头尝尝的想法开口道。 图谋不轨的家伙,一直都是扮猪吃老虎,以为他完全不知道吗? 电梯到了站,慕笙走下去,对着慕琛道:“哥你放心,我对小溪的关心,也只是朋友的关心。”慕笙又说着这种话,这种话慕琛还是不信,这些话只会让他的心情变得更糟,更加去揣测这两个人。 对于自己的心里冒出来的这种想法。慕琛有些懊恼。 这……不就像是什么都被慕笙牵着鼻子走吗? 不,不行,他不想陷入这样的局面。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打破这个局面。 等她身体稍微好点的话,再约出来和她谈吗? 就在这边慕琛思绪也开始烦乱的时候,安小溪在车里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跨洋电话打过来,安小溪迟疑了一下接起来,就听到那边久违的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喂,小溪吗?你还……好吗?”安小溪瞪大了眼睛,有些呆滞了看了一眼屏幕才小心翼翼的问:“是煌、煌影吗?”真的是久违的声音,久违到她甚至于要忘记他了。心中不免有些惭愧,对于这个一个曾经认真向她告白过的人,真诚的人,轻易的遗忘是令人发指的,然而那之后也发生了血多的事情,安小溪真的无暇顾忌以及去注意煌影的事情。 对面的男声笑了起来,声音或许是因为染上了国外的感觉,有种明媚的异国外味道。 “小溪真的好久没通电话了你过的还好吗?”安小溪心中一跳,想到从这里去美国之前他实际上向她告白过,攥着衣角回答:“我、我过的不错,煌影你呢?”煌影的声音停了一下道:“我拍的两部电影,已经快要上映了,这边又有人和我签了新的合约,在这里有更广阔的视角,更觉好的制作团队,更加知名的导演以及演技更好的演员。”安小溪听着真心为他感到高兴,开口道:“真好,你在那里应该发展的更好,真的不错,你本就是巨星,希望你能站的更高看的更远。”煌影的声音幽幽的从那边传了过来道:“这里真的有很多好的东西,很多很多,可是我的心里仍然觉得空缺了一块。小溪,这里什么都好,可是没有你。”安小溪的心跳跳乱了半拍,咬住了下唇。 没想到他到现在依然没有改变这份心意,即使爬的这么高,眼界更加开阔了,也依然还喜欢着自己的。 “煌影……”安小溪深吸了一口气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