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煌影的归国计划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29章 煌影的归国计划

“对不起,现在我的想法也依然没有改变,我依然认为,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安小溪非常歉意的说道。 她很感激在千里之外煌影还这样挂念着她,可是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和煌影有所发展。她倒是希望外面的世界会更吸引他,让他改变心意。 “这样的回答我已经猜到了,虽然很落寞,不过我还是决定再努力一下,为了不让未来的自己对此刻的自己感到后悔,我马上会回A市。为期一个月的国内宣传,这一次我想带你一起走,先不要拒绝我,小溪,我想告诉你的是,再回来之后我工作的重点在巴黎,而我的广告也是和巴黎顶级的时装品牌签约的,如果你要来,我可以向那边的人引荐你。作为服装设计师,你可以好好的发挥你的才能。”“可是煌影,我现在已经在进入慕氏了,我认为……”“服装设计师的终极梦想还是巴黎吧。”煌影打断她道:“小溪,我没有让你马上做决定,也不想逼迫你,只是想让你考虑下。豪门并不适合你,你更适合更自由的世界,那么,我回国之后我们再见。”电话说完挂断了,安小溪握着手机,看着屏幕黑下去微微叹了口气。 煌影说的没错,每个是设计师最终的梦想都是巴黎,豪门也真的不适合她,可是有一点他却是忽略了。 她的确是有为艺术献身的念头,却没有真的打算和艺术结婚生活一辈子。 也许在这里真的没有在巴黎发展好,她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是她却是最想呆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 豪门也好,其他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她爱的人在一起。那样,即使身份的风景没有那么精彩也没关系,因为她爱的人才是她眼里最美好的风景。 在心里安小溪不禁有些自嘲。她有满心的爱恋,偏偏对那个人却开口说不来一句。她可以这样坚定的面对煌影的邀请,却……没办法好好的去和慕琛谈一谈慕笙的事情。 难道我们就真的要因为这个误会而从此以后变成这样子吗?她真的不想。 那边煌影挂断电话之后,回身看着身后的女子道:“我差不多三天后回国,珍妮你是明天早晨的飞机吗?”叫珍妮的女人勾起了美丽的红唇道:“我说过了,叫我陈珊妮,不要叫我珍妮。”“珍妮和珊妮差不多,你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我可是因为你的话才提前改变了计划的。”煌影线长的深邃的眸子看着女子的,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陈珊妮说着,娇俏的眨了下妩媚的大眼睛道:“阿琛那样的好男人,我可是到现在都惦念着呢。本来他结婚了我好懊悔,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抢夺回来机会,如果只是这样水准的女人。”桌子上放着安小溪的照片,照片上的安小溪安静纯美,但是在陈珊妮这样的混血美女看来,她的容姿的确算不上天仙。 煌影有些不高兴的走过去把照片收起来,淡淡道:“女人的魅力不全靠相貌来决定,如果你能行的话就快点回去把慕琛抢走,我也好带小溪走。”陈珊妮额站起来,傲人的胸部随着起身的动作抖动了一下,媚眼如丝:“真是性急的男人,你放心吧,我对阿琛势在必得,说到底我们当时会分开,完全是因为我的任性倔强,不是他甩掉我的,现在应该也还对我念念不忘吧。”煌影对她和慕琛的感情恋史完全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有安小溪的事情。 这个陈珊妮,是美国大珠宝商人乔治。宾克的女儿,因为之前跟着母亲所以是随着母亲姓陈,叫陈珊妮。 他是偶然在一次舞会上认识她的,她听说自己是A市人的时候就和他攀谈,然后大谈慕琛,就是那时候煌影察觉了这个女人的不同,接触了几次之后的,煌影就发现了她和慕琛的不同寻常。 于是就在不久之前知道了她实际上是慕琛的初恋男友,知道这件事后,他就有些按奈不住了,而陈珊妮更是主动说想再和慕琛在一起,所以虽然有点卑鄙,但这事情真的就一拍即合了起来。也因此于是有了今天的会面。 煌影知道这样做是卑鄙的,也会伤害到安小溪,但是有些事情并不可避免,受一点点的伤害在未来得到更多幸福。 这样对小溪是好的,并没有什么坏处。 小溪,我这也是为了让你看清楚一切,如果慕琛真是的在意你,对你好,那么即使陈珊妮出手他也会不为所动。 这一次我回去,如果他真的不为陈珊妮所动,那我也可以承认你在他身边是幸福的,也就能干脆的放手了。 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安小溪并不知道在慕笙的事情没有解决的时候,又将会出现新的麻烦,回到别墅以后安小溪郁郁寡欢,小娟她们看到走了没多久的少奶奶在上午就回来。 都面面相窥,桃子小心翼翼的问:“少奶奶,您怎么回来了,身体不舒服吗?”安小溪深深叹了口气,勉力的笑:“没事的,我没事,只是身体还没好,慕琛让我最近先不用去公司。”“我就说嘛,少爷还是疼少奶奶,这么心疼您,都不让您去工作。”桃子松了一口气道,说完就被小娟撞了一下。 少奶奶脸色这样不好,哪里像是被关心回来的,这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娟急忙道:“少奶奶快去休息吧,我这就让下面的人炖点燕窝送上去。”“麻烦你了,哦对了,午饭不用给我准备了,我有点累,想睡觉不想吃东西。”安小溪说完就向楼上走。 以前很短的楼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的长。她想到上次在巴黎被刺伤的事情,那时候不管她走到哪里慕琛都要抱着她走才行。这个楼梯他就那样抱着她上来抱着她下去。 她好想好想那个时候的慕琛。 可是那个她已经不知道两个人能不能回到那个时候了。 摇头,安小溪努力不让自己想慕琛的事情。 傍晚的时候,天下起了雨,慕笙和慕琛在停车场狭路相逢,慕笙看了一眼慕琛的身边没有安小溪在,不禁道:“即使是在公司假装不认识,也不能让妻子在这样的雨天里独自回家吧。”慕琛冷声道:“她已经回去了,这一个星期不会出现,你不用惦念了。”慕笙笑弯了那双动人的眸子一副无害的样子道:“哥对我还真是防备呢,放心吧,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毕竟我可不想小溪再因为我遭遇什么家庭暴力。”“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慕琛怒里,漆黑的额桃花眸冷凝的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问。 慕笙收起了笑脸,平静道:“我并没有窥探什么,小溪也绝对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我,这只是我猜的。因为在舞会上的时候她明明好好的,可是今天早晨我看到她,她不仅面容憔悴,走路很慢,一副不舒服的样子。哥,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为难一个女人。”慕琛强忍着冲上去揍他的冲动,攥紧了拳头。 他这样一副维护的样子倒是显得他像个外人,而安小溪为他申辩的样子也浮现在了眼前,都让他心烦。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把他当成什么?要不要他退出来让这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在一起啊? “要怎么对她要怎么对你,你以为是你们可以决定的吗?就算你再怎么献殷勤也没用,她是没办法从我这里离开。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妻子,至于你,她也慕氏也好,什么也得不到。”慕琛冷声说完打开车门,最后站在车门前道:“最后需要告诉你的是,她之所以身体不舒服不是因为什么家庭暴力,只是过激的性爱造成的不适而已。”慕琛说完上了车,在最后一句话之前慕琛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刺激到慕笙,然而最后一句话真的刺激到了慕笙,瞳孔收缩,慕笙紧握了拳头看着慕琛呼啸而去的车,咬牙切齿的一拳砸在了自己的车上。 “该死的混蛋!”浑身瑟瑟发抖,慕笙大口大口的喘息。 脑海里盘旋的都是那不良的四个字,他越是不想去探究那些画面,越是又写想象不可控制的窜了出来。 安小溪的身体的和慕琛交缠在一起,他们赤身亲吻,拥抱,甚至于……“不要想不要去想!”慕笙抓着头,努力的阻止自己。 那些该死的东西他根本不想要知道! 慕笙知道这很正常,因为安小溪本身就是慕琛的妻子,可是听到那些话,心里还是会痛会难受,会恨为什么不是自己。 为什么不是我遇见了你,为什么那些事情不是我对你做。 小溪,比起他我才更好,我会对你温柔的—— 颓然的打开车门,慕笙坐上车去久久的不想回去,他忽然觉得住到离慕琛和安小溪近的地方也不是那么好,每一晚,大概都将成为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