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你是唯一的星辰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37章 你是唯一的星辰

“烟花吗?好啊,只要你想看,我们就看烟花。”温柔的把安小溪放在副驾驶,慕琛低头给他系安全带,安小溪盯着他的发丝,眨了眨醉眼朦胧,忽然凑上去吻了慕琛的脸颊。 柔软又美好的触感让慕琛怔住,瞳孔收缩了一下。 她主动吻了他……吗? 偏头看着她,慕琛呼吸有些急促,声音沙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个笨蛋女人,喝醉酒了就变得大胆这一点,真是完全没有变。 喝醉了酒就会断片的事情,也应该一点都没变吧。慕琛心跳有些快,脑海里冒出这样的想法的同时。安小溪的唇忽然凑上来吻住了他的唇。 嗯,她记得以前每次他系安全带的时候他都会吻她。唔,所以这样做是对的,系安全带的时候必须要接吻才行。 她的唇好甜,好甜,甜到让人只想渴求更多。 慕琛激烈的吻着她,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然而不够还是不够,还想要更多。因为品尝过,知道她的滋味有多好,又忽然一段时间无法靠近,在这之后再碰触,就如同久违的品尝到了禁果一样,这种滋味让人发狂。 再给我更多,更多,小溪,你是属于我的,只属于我。 “嗯,不要……”直到安小溪呼吸不顺畅,好容易避开他的激吻发出有点痛苦的哀求时,慕琛才幡然醒悟,理智渐渐的回笼。 安小溪衣衫不整,裙子的扣子已经被解到了腰间了,面颊绯红,红唇被吻的了已经肿了,那模样实在惑人到让人把持不住,然而这是在地下停车场,他不能在这里继续做下去了。 急忙放开安小溪为她把衣服扯起来,慕琛深深呼了一口气,平复自己。 从这里回家路程并不远,回到别墅再做吧。 慕琛开了车,路上安小溪醉的迷迷糊糊的,窗开了条缝,晚夏的风吹的很舒服,安小溪昏昏欲睡,倒是很舒服乖巧的没有吵闹。 慕琛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回了别墅,车子直接开到了门前,慕琛下车从那边抱着安小溪出来大步向别墅走去。 桃子开门见慕琛抱着安小溪吓了一跳:“少爷,少奶奶这是……”“喝醉了而已,没关系,所有人都不准上二楼,还有打电话给章铭,让她准备烟花去放到后院草坪上,多一些。”慕琛说完头也不回的抱着安小溪上楼。 安小溪因为酒精的原因很兴奋,双臂唤着慕琛的肩膀从他的肩膀探回头来看桃子,还冲她眨了下眼睛,娇俏的笑。 桃子的脸刷的红。捂住自己的脸,桃子震惊了。 天哪天哪不是吧,她竟然被少奶奶的眨眼电到,她可是个女人啊!现在她完全相信少奶奶是醉了,要是一般的情况下,少奶奶怎么可能会那么笑。 笑的也太电人了。 桃子一会想起来脸更红了,急忙跑开了去做慕琛吩咐的事情了。 慕琛抱着安小溪一路回了房间将人整个压在了身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清纯不知何事的表情,慕琛抚摸上她的脸庞:“明明在诱惑我,却又露出这样的无邪的笑脸,但到底是想怎样动摇我的心呢?”安小溪水润的眸子眨了眨,天真的望着他笑:“慕琛,慕琛……”真好,是慕琛啊,好帅哦,好喜欢。心里这么想着,安小溪按住了那只捧着她脸的手。 手掌也好温暖,啊,味道好香,这个香味没染上其他的任人的味道,好安心。 安小溪喜欢这里到处都是慕琛的味道,让她安心不害怕。 慕琛的心中一颤,苦笑:“如果你酒醒了以后,也这样可爱的向我撒娇,也这样靠近我,就好了。”手指从她漂亮的锁骨向下,慕琛低头吻住了安小溪的唇。 慕琛恨不能将她整个揉入自己的怀里,揉碎了,这样任何人都不能把她抢走了。 小溪,醉酒之后的你呼喊的依然是我的名字,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你心里那个叫慕笙的男人根本不算什么,你的心里想的完全就是我? 这样的理解,会太狂妄了吗? 真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作为A市最有魅力的男人,我竟然会有害怕输给别人的一天,尤其是在女人这个问题上。 我啊,一定是害怕着的,害怕着你被那个男人抢走,所以才说着那些可恶的话,才伤害了你,才做出那种残忍的事情。 衣服一件件从床上掉落下去,一直到两个人都全部脱光,身体缠绵在一起的时候,慕琛在最后的时候,忽然想起前阵子对她做过的事情,她惧怕自己的事情,以及,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醉酒的时候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但是身体会有感觉吧,做过了的话,一定会有感觉,到时候该如何解释呢? 在两个人那么尴尬的情况下却做了这种事情,只会让两个人变得更加尴尬吧。 “唔,慕琛——”在他身下,安小溪红唇微张,慕琛隐忍着欲望对上她迷离的水润眸子,深吸一口气捧住了她的脸。 不能那么做,他不想因为追求快感再对她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所以只能稍微忍耐着缓解一下,要等两个人彻底和好之后,再和她做。 “小溪,唔,来,把腿加紧,嗯,就是这样,乖。”慕琛隐忍着,低喘着,并没有进入,只是在她腿间泄了出来。 然而一次并不能够缓解,慕琛一直宣泄了好几次才抱着安小溪洗了个澡。 时间已经不早了,晚上十一点多,安小溪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慕琛抱着她,吻着她的发丝问:“还要看烟花吗?”安小溪激动的点头:“要看要看。”慕琛点头抱着她到了后院,抱着她坐在后院玻璃窗外柔软的沙发椅上,慕琛将柔软的羊毛毯子盖揽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抱紧,让下面的人点了烟花。 ‘砰’‘砰’‘砰’烟花不断的在天空绽放,安小溪高兴的看着,笑的开怀。 她喜欢烟花,因为关于烟花的记忆是美好的。 慕琛说,只要她想,他随时都会为她准备一场烟花盛宴。她记得,都记得。慕琛说过,如果烟花能让他快乐,他随时都会为她放烟花。 慕琛你,现在也是这样吗?现在也依然这么想的吗? 喝醉酒了的安小溪并不是很清醒,可是她却是本能的循着最开心最快乐的记忆走的。 烟花真的很美,绚烂的绽放着,安小溪拉着慕琛的手臂大叫道:“慕琛,慕琛,你看你看,烟花好美,好美啊。”慕琛看着她动人的笑脸,因为激动脸颊又红了。他从没见过比她还容易脸红的女人,也从没见过脸红起来比她还好看的女人。 “烟花的确很好看,可是怎么办,我眼里能看到的只有你而已。等你酒醒了,一定又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你大概不会知道,在我眼里你比烟花美上千倍百倍,因为我的视线总是只能看着你。”伸出手把她的刘海挽到耳后,慕琛那双迷人的桃花眸里柔情似水。 三千尺寒冰,只为一人解冻。他的柔情只想给她一个人。 然而要怎样才能叫她懂得这一点呢,至今为止还来不及通通表达,就已经变得糟糕了。 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他开始变得不像他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来就不擅长表达的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要怎样,才能让你的视线永远永远只注视着我。 修长的男人的手指擦过了安小溪的黑发,她身子怔了一下,歪头对上了慕琛的眼睛。 那双眼睛那样动人,像是漂亮的黑曜石,不,黑曜石哪里会有这双眼睛漂亮呢。 烟花顿时变得没有了吸引人,安小溪的心跳加速,只想看着这双眼睛。 凑近他,安小溪整个身体匐在了慕琛的身上,为了防止她掉下去,慕琛急忙扶住了她的腰身。 安小溪大胆的抬起手臂勾住了慕琛的脖子,嘟着红唇,视线紧紧的盯着他。 慕琛被看的心脏也跳的有些快了,虽然知道她是醉了,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她:“你在看什么?”安小溪喃呢:“星辰,我在看星辰。”慕琛苦笑:“星辰在天上,不在我脸上。”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嘟囔道:“骗人,明明就在,就在这里。”伸出手轻轻的触碰着慕琛的眼睛,安小溪勾起唇角露出了动人的笑容:“是星辰,是黑夜里唯一的星辰,好漂亮啊。”真的好漂亮啊,他那如星辰一般的眼睛。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