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他根本不在乎你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53章 他根本不在乎你

‘噗通’一声,在门外的小娟听到这样暧昧的声音,顿时惊觉里面正在发生什么,外加少奶奶那句不要进来,小娟脸一下子烧红了,把东西放在门前忙道:“少奶奶东西我、我放在这里了,我先下去了。”小娟说完就跑了,安小溪被压在床上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样羞耻的样子她绝对不能让人看到。 望着压着她,俯身吻着她脖子的慕琛,安小溪轻声道:“慕琛,你喝醉了。”慕琛继续在她身上摸索着,一边亲吻她一边喃呢:“我没有喝醉,我清醒的很。这身体是属于我的,这里,这里,这里这里,都是我的。你该清楚的吧,清楚自己是属于我的吧,不要招蜂引蝶,好好的呆在我身边,其他男人的生气,怎样都好的对吧,你只要乖乖呆在我身边,怎样都好。”狂热的吻,激烈有些不温柔的抚摸,安小溪呼吸急促起来,面对慕琛的酒后话,安小溪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就那样一遍遍的,一遍遍的说着自己是他的。 慕琛,慕琛,我真的搞不懂了,如果你是在意我的,怎么会和陈珊妮在一起,怎么会对我做过分的事情。 如果你不在意我,这酒后的一句一字又到底为了什么? 慕琛和她做了一次之后就睡了过去,睡着的时候紧紧的抱着她,就像是两个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时候一样,他会紧紧的抱着她。 靠在慕琛的怀里,安小溪看着他的面容,忍不住轻声喃呢:“慕琛,你……爱我吗?”轻声的喃呢,没有回答,慕琛安静的闭着眼睛,安小溪知道她得不到答案,因为在慕琛醒着的时候,她是绝对绝对不敢问他这句话的。因为她真的很怕,很怕得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慕琛,我们明明靠的这么近,近到紧紧的拥抱着彼此,为什么却像是隔着天涯海角一般遥远。 这世界上,是否真的有努力争取,就能争取到的幸福,如果有,这份幸福能否落在我的头上。 在慕琛的怀里,嗅着慕琛身上的冷香,安小溪始终是觉得安心的,渐渐的在她怀里,这些个夜晚,唯一一夜安小溪睡了过去。 那些不安与焦躁,只要在他怀里就像不存在一样。 只要有慕琛在,她就丝毫问题没有,她果然是病了,病的名字叫——慕琛。 第二天的清晨,慕琛迷迷糊糊的醒来,醉酒之后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坐起来四周空荡荡的,慕琛抓了下头发。 为什么有种模糊的错觉,感觉昨夜似乎不是一个人睡在这里的。 然而果然是错觉吧,因为这个床上的哪一边平整像是没有人呆过一样。 慕琛想了想,昨天晚上宿醉发生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洗涮完毕之后,慕琛起身下楼,经过安小溪门前的时候,慕琛停了一下,不知道她是不是醒着,慕琛还是敲了门。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声响,安小溪开门,低声道:“慕琛,有事吗?”慕琛深吸了一口气道:“煌影你还记得吧,他是这次圣罗兰举荐的模特,下午两点,你们见一面吧,设计师和模特需要沟通的吧。”他不愿意说,不愿意她和煌影见面,因为他知道那男人的图谋不轨,甚至于这次他根本可能是知道了她在顾氏所以才接下工作的。不愿意,但作为慕氏集团的总裁,他的原则却也是不能变的。 安小溪怔了怔,尴尬了一下点头道:“啊,好,好的,我下午会去公司。”“嗯,就这样。”慕琛说完转身下楼。 安小溪看着他的背影发着呆。 慕琛他……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吧。该庆幸两个人不用在清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尴尬吧,可是内心里却是有点难过的。 安小溪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怎么了,早晨醒来的时候她从慕琛身边离开了。她怕慕琛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两个人明明一直像夫妻一样的做着那种事情,可是在慕琛喝醉之后做了,安小溪却不知道如何面对酒醒后的他。 如果他露出了为难或者尴尬的表情,她怕自己会难受心痛。 关于慕琛,她始终是太胆怯了。真像个傻瓜一样,这么小心翼翼的,又不是什么女高中生,真丢脸。 苦笑了下,安小溪关上了门,回到画布前安小溪想到煌影不禁眨了眨眼睛。 才刚见过面呢,他说是为了工作,没想到就是圣罗兰的工作。 慕琛是不知道的吧,不知道煌影喜欢自己的吧,她从来没有把这事情告诉过他。 这算不算是隐瞒着一个谎言呢? 慕琛他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 下午,安小溪在一点半的时候稍微整理了下去到慕氏,她本来是要去慕琛的办公室里和他打招呼的,章铭却在秘书室把她拦下了道:“夫人,总裁说让你直接去设计室和煌影见面就行了。”“哦,这样。”稍稍有些失落,安小溪却也只得去设计室了。 办公室里,慕琛稍许有些烦躁,他不能见安小溪。怕见了她之后又不知道冲动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情,他一遍遍提醒自己这是工作,却又在意到不行。 安小溪到了设计室,没过多久煌影就来了。 见到安小溪,煌影上下打量她,把安小溪看的都有些狐疑了。 “煌、煌影,你在看什么?我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吗?”安小溪不解的问。 “慕琛……没有生气吗?就这么让你来见我吗,有没有对你做什么?”煌影追问。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好笑道:“什么啊,慕琛会对我做什么,什么都不会做吧。”煌影棕眸深深的凝望着安小溪,沉声道:“也没有发脾气?没有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安小溪簇起了眉头,看着煌影认真的表情,安小溪不自觉的有些紧张:“你、你在说什么啊煌影,我怎么听不懂。”煌影深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坐下来道:“小溪,这件事我始终都没有告诉你,因为在我看来,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有些生气了。他竟然这么轻易的让你来见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意思?”安小溪还是很懵懂。 煌影深吸一口气道:“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我的感情,慕琛早就看透了。所以我说过等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会来把你抢走。那时候他对我并不屑。然而这次我回来了,跑到了你身边来,还以工作为由接近你,不管怎么说,他都该生气了吧,至少也该阻止你来见我吧,为什么他会无动于衷,还让你和我单独见面?这太奇怪了吧,那个男人是太自负了还是根本对你不在乎!”煌影的话让安小溪怔住了。 煌影说走之前和慕琛宣战过,那么也就是说,他早……就知道煌影对自己的感情,却一次也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 而这次,他让自己和煌影见面,也是说的那么轻描淡写,甚至于自己刚才去见他,他都让自己直接过来见煌影。 这是相信她?还是根本不在意她? 她和煌影在一起,慕琛就完全没有问题,不干涉。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间接的说明一个问题,关于慕笙,他之所以那么生气,只是因为慕笙是他恨的人,是同父异母的私生子,他就是讨厌那个私生子,所以才对她发那么大的脾气。 也就是说……其实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事情,慕琛并不在意的,慕琛从来都没想过要干涩她的交际自由。 一直以来都是她的自我意识过剩。 脸色不自觉的微微泛白了起来,安小溪扯起嘴角,挤出一个笑对煌影道:“煌影,你想多了,慕琛只是、只是公私分明的而已,你现在不是为了工作来的吗?”“我是为了你来的。”煌影认真道:“当我知道要成为你的模特的时候,我非常非常高兴。”安小溪被他的视线盯的心跳乱了一拍,别开脸道:“煌影,我只当这是一份工作,我、我和你这么熟悉,也不需要多磨合什么,我会依照合适你的风格设计适合你的衣服,我先、先回去了。”安小溪说完,站起来就想走,煌影急忙拉住她道:“那个,我说了让你困扰的话吧,对不起,我没想过说慕琛的坏话的,我只是为你鸣不平。因为你是我喜欢的人,所以看到你受委屈,我真的很生气。作为补偿,这个给你,这是我在美国街头看到的,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我觉得很适合小溪你。再见。”将手里的东西在安小溪手里一放,煌影转身走了。 安小溪看着手里的东西想对煌影说声谢谢,但是他人已经走了。 安小溪打开手里的盒子,看到里面是一双翅膀形状的耳钉。 那翅膀像是要展翅高飞一样,就如同她对服装设计的心情。 忽然之间安小溪觉得有些愧疚。 对一个喜欢她的人,一个在异国他乡仍然想着她的人,只能辜负的这种心情,深深的歉疚。 谢谢你喜欢我,但是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