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毁掉你也不能让你离开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57章 毁掉你也不能让你离开

不是慕笙的话,是谁都没有问题吗? 慕琛就是这么想的吗? 他并不在意她和别的男人发生什么,只是因为慕笙是他所恨的人所以他才这么暴怒吗? 他说出这样的话,让安小溪只觉得心如刀割。 竟然是真的,慕琛知道煌影喜欢她,却什么也不说,只是因为他不在意。面对煌影的怀疑,她一次次的否认。她也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慕琛是在意自己的。 可是事实上当慕成面对慕笙和煌影完全两个态度的时候,安小溪内心已经隐隐的有些难受了。 从慕琛口里真正听到答案,安小溪脸色白的厉害。 慕琛,如果你是这么的不在意我,那么我的感情,我所有的坚持都算什么。 我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怎么不说话了?说啊?你不是要解吗?”慕琛的声音依然在耳边。 安小溪微微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已经从伤痛恢复了平静,吸一口气,安小溪轻声道:“我要说的已经说过了,没什么好再解释的,放开我,我累了,要去休息。”她的态度骤然冷了下去,让本就怒火冲天的慕琛更加生气了。 这算什么,不解释了?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不求他,让让相信她的话!这算什么! “休息?你有资格休息吗?你可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夜晚在床上也是你的工作吧,过来!”慕琛沉下脸来,一把拉着安小溪的手臂将她甩在了床上。 安小溪纤细的身体被整个扔在大床上,像一朵被摔凌乱的花一样。安小溪挣扎着坐起来。内心在恐惧,却仍倔强的抓着床单看着慕琛:“我今天不想做那种事情,我要回房间。”她不要,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和慕琛做,那样只有痛苦和屈辱而已。他把这说成是工作,分明就羞辱她。 一直以为和他做都是因为,都是因为她喜欢他啊。 安小溪说着就想起身走,慕琛却不给她任何机会,单腿支在床上将她按住,慕琛冷冷的俯瞰着她:“还想被绑住双手吗?”他这样冷凝的声音让安小溪吓的浑身颤抖了起来。 第一次,慕琛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威胁她,森冷的可怕,那双眼睛望着她,没有一丝丝的温情。 安小溪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无力的樱唇轻启,安小溪道:“慕、慕琛,不要,不要做这种事情。”安小溪的内心绞痛成了一团。各种难受的滋味涌上心头。他又要用强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最近的他总是这样,完全不顾她的感受。 他不听自己的解释,不愿意相信自己,不在乎自己的感受,更是不怜惜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明明、明明……爱上的不是这个一个男人的。 “要不要都由不得你,现在我想要,你就要给我。”慕琛冷冷的说着,伸出手粗鲁的扯开了安小溪的衣衫。 “啊!”安小溪惊叫,伸出手护住前胸,慕琛却冷酷的将她的手压过头顶,他强势的凑过来,冰冷不带一点点感情。 不要,她不要,不要这样。 “不要,不要碰我,唔,我、我不要,啊——”安小溪所有的委屈与悲苦都爆发了,她忽然拼命的挣扎起来,眼泪都从眼眶里流出来了,然而那平日里会叫慕琛怜惜的眼泪,现在却一点也不能触动慕琛怜香惜玉的心,只会让他更加的生气与恼怒。 不让他碰是吗?他就偏要碰! 安小溪,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可以碰你,也只有我才可以碰你! 将安小溪的凌乱压下,慕琛在安小溪剧烈的挣扎中强硬的要了她。在他的人生生涯中,从来都是女人投怀送抱,他的床就是女人们梦想的为天堂,慕琛从不曾缺过女人,所以他从未在床上对任何女人用过强。 从未有一个女人像安小溪这样在他身下如此剧烈的挣扎过。 甚至于在他与她的来往过程中,这也是第一次。 他对女人用强了,不顾对方的挣扎,不顾对方的哭泣。而这个女人——是他最在意的女人。 她在他身下挣扎,如同一朵花被用力的破碎了的美丽的花,这朵花他曾经那么想温柔的呵护在掌心,现在却偏偏让其在身下,狠狠的支离破碎了。 一切结束之后。慕琛没有得到任何的满足,他的身体发泄了,可是心灵却空虚的厉害,安小溪捂住嘴巴抱着身子在床上哭。 慕琛的耳边听到那细弱的哭泣声,内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 想要挽回的一切都无法挽回了,经过了这一夜,这个女人一定会恨他惧他了吧。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都结束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然而果然即使到了这个地步,对她,他果然还是不能放手。 那就,这样吧。 即使要让她惧怕自己,让她痛苦,也不能让她去别的男人身边。 哪怕之间变得如此糟糕,哪怕你恨我惧怕我,小溪,我也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我不甘心,不甘心你变成其他男人的女人。你是属于我的,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你可以出去了,如果你还想做你的工作,就每天晚上到这个房间来。”慕琛开口,冰冷的声音刺穿了房间里的空气传到了安小溪的耳朵里。 安小溪的抽泣微微停住,眼泪浸湿的瞳孔收缩接着放大,紧紧的抓着床单,安小溪很想开口问问慕琛。 问问慕琛,到底有没有哪怕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心疼她。如果有,你怎么说的出这种话?用这样威胁的口吻,把我们做的事情说成交易一般。 当他不顾她的意愿要她的时候,她就知道慕琛绝对不会爱她了,能对她做出残忍的事情,必定是不爱她的。可是即使不爱,她也想知道。他是否心里有一点在乎她的。不在乎也稍微会心疼她一点吧。 可是她还是想多了,面对她的眼泪,慕琛说出来的是这样冰冷的话。 他曾经对她那么好那么好,一度让她以为那是爱情,可是现在安小溪才真正明白。 再怎么类似爱情,不是爱情就不是爱情。 慕琛,并不爱她……慕琛不在乎她……慕琛也不……心疼她。 她不要去开口问了,不要去诉说自己的感情不要去诉说自己的委屈了,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要交付出身体就行了。 至少要守住心啊,如果连心都交付出去却通通被狠狠的践踏。那么她不就真的是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的人了吗? 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爬起来,安小溪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踉跄着出了主卧室。慕琛看着她纤细,几乎还在打着颤的背影,心脏一阵阵的抽疼。 他要强忍着才没能上去抱住她,紧紧的抱着她。 他明知道她有多纤细,根本就不想粗暴的对她的。然而他只要看着她的脸,就浮现出慕笙凑近她要吻她的样子。 安小溪,安小溪,他是不行的,换了谁我都能冷静,但是他是不行的。 你不知道,你不会懂得,那男人天生就是来抢夺我的东西的。他的母亲就是来抢夺我的父亲,从而害死了我的父亲和母亲,而他。他那双眼睛和她母亲一样,总是笑着。一副无害的样子。实际上却阴毒的在策划着抢夺一切的计谋。 不可以,你不可以被抢走。 安小溪从慕琛额房间里走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缩在床上不知道哭了多久,一直到天亮才睡过去。 慕琛吃早饭的时候没有见到她,去到公司就让章铭去给她请假。章铭去到办公室却发现安小溪已经上班了。 章铭只好回去汇报,慕琛听到她来上班微微怔了下,胸口又是一阵锥痛。是故意避开了他吧,从现在开始,也许只有晚上在夜里,在他强迫她来自己房间的时间,才能见到她了。 “对了,倒是慕笙今天请病假了。”章铭记得这个消息,顺口汇报了。 慕琛听闻冷冷的抿着唇道:“是吗?他最好病死。”说完,慕琛低头继续工作,章铭知道总裁一向不喜欢慕笙,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工作。 安小溪在办公室里,只觉得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眠颠倒的原因,她偶尔会觉得恶心,头晕。 她知道自己该休息了,可是她却怕自己停下来就会想起慕琛冰冷的眼神,怕自己承受不住那眼神。 煌影因为广告的事情来公司,顺便来设计部,看到安小溪脸色惨白的样子,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小溪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安小溪见到他忙堆砌笑脸道:“煌影,你怎么来了。”煌影眉头簇的厉害:“你别管我怎么来了,你这是什么情况。”一旁的邓麒正好路过,插嘴道:“是圣罗兰的工作,她太拼了把身体搞坏了,偏偏还不肯休息,你来的正好,煌影,你来劝劝她,最好吧她弄回家休息,别让她在这里工作了,我可不想我这里出现有人疲劳过度死亡。那我不是罪过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