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最后的舞会2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64章 最后的舞会2

安小溪回眸见是慕笙,眨了眨眼睛:“是阿笙啊。” 煌影眉头簇了一下,这个人…… 这样俊美的外形,让人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他记得他。 他记得是慕琛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吧,怎么和安小溪很熟悉的样子。 安小溪急忙给煌影引荐道:“煌影,这是慕笙,是慕琛的弟弟,也同样是我大学时代的老师。” “算不上什么老师,我只教了几个月美术而已。幸会。”慕笙礼貌的和煌影握手。 “煌影。”煌影简短的介绍了自己,和他握了手。 安小溪见两个人认识了,便对煌影道:“煌影,我和阿笙说几句话。” 煌影不想让安小溪和慕笙走,大概是男人的直觉吧,他总觉得这个男人散发着一种情敌的味道,虽然他一脸如沐春风的笑意。 但是也不能阻止,只得点了点头。 安小溪跟着慕笙离开,一边走一边低声问:“阿笙,到底什么事情?” 慕笙道:“我们去安静一点的地方说吧,这里太乱了,而且我怕慕琛看到又不高兴。” “好。”安小溪点点头,两个人一路走到了阳台,这里是稍微安静一些,路上侍应生端了果汁,慕笙拿了两个和她一起走到了阳台。 站在阳台里吹了下风,安小溪开口问道:“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总觉得阿笙你神神秘秘的。” 慕笙深深的望着她,开口道:“小溪,我决定辞职了,我要离开慕氏。” 安小溪一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为什么忽然决定了。” 慕笙偏头道:“也不是忽然。本来一开始我想接触这个社会,是希望自己成为有用的人。开始我觉得在慕氏工作就算是个有用的人了,可是现在我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人生在于实现自我价值,我该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做着一份工作就算好的。所以我决定离开,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去国外,四处去看看。这次舞会之后,我就递交辞呈,我想把这件事第一个说给小溪听。” 安小溪没想到慕笙这么快就做了决定,有些恍惚。 慕笙和犹豫不决的她完全不同,他总是认定什么事情就会马上去做,这一点安小溪既佩服又觉得羡慕不已。 然而想到他这样的话,彼此之间就是离别了,内心又不免落寞。 “总觉得你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我该恭喜你,也该祝你一路顺风。但想到这即将是离别,我又觉得有些伤感。”安小溪低头,有些落寞的说道。 慕笙深深的望着她,认真道:“我不想和小溪分离,小溪你没有想过离开吗?真的还要呆在慕琛身边吗?我……已经知道了,那个陈珊妮和慕琛是初恋,而且她是为慕琛而来的,慕琛这样对你,小溪,你还要呆在他身边吗?” “我……”犹豫着,安小溪咬住了下唇。 慕笙说的这些她也都知道的,可是离开慕琛身边这种事情,她没有勇气去做。 “小溪,跟我走吧,不管哪里,我们两个人去好吗?小溪,我始终都没有说,可是我的感情你该懂吧,我可以退居一步,可只是因为尊重你已为人妻,从始至终我都不只想和你做朋友。”慕笙严肃的开口。 他的眸子闪烁着光,说不出的深邃,仿佛在诉说着某种情意绵绵,安小溪的心一紧。 慕笙这话的意思,难道说? 再对上那双眼睛,安小溪的心跳乱了,这眼神分明、分明充满了爱意,她怎么看不出。 不,或许是她刻意没有去深究吗? 因为是慕笙,因为她绝对不能背叛慕琛,又一直不断的提醒自己两个人是朋友,所以才把这份感情埋葬了吗? 慕笙对她的感情是爱情啊,那分明不是友情。一直以来她都干了些什么蠢事,还对她诉说了自己和慕琛的烦恼,这不是摆明了戳慕笙的心脏吗? 她真是蠢透了。可是,可是即使知道了,她也只能和慕笙做朋友。 她要的从始至终都是慕琛。 攥紧手里的杯子,安小溪深吸一口气,低声道:“阿笙,我……果然还是必须呆在慕琛的身边。” “哈,我想也是这样。”慕笙苦涩的低下了头,深叹口气道:“所以一直以来我什么都没说,就是觉得你会这样回答,但是没想到他如此对你,你还是非他不可。小溪,这样的你更让我觉得慕琛不值得你如此。你这样好,明明该更加被爱。” 安小溪苦笑,动人的面容上,安静的笑容如花绽放:“谢谢你阿笙,但我果然是非慕琛不可,从一开始我就认定了。”手里的杯子摇晃了下,安小溪举起来道:“阿笙,希望你在旅途中能遇见更好的人,比我更好。” “不要,那可不行,我有我自己的原则,小溪你非慕琛不可,而我非小溪你不可。”慕笙说完就把酒一饮而尽:“今天能把话说出来,对我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我没有强求其他。” 安小溪见状,也把手里的果汁喝了,代替了酒。 慕笙看着她,温柔的笑的起来。可是在心里却是默默的道歉。 对不起小溪,对不起,原谅我的卑鄙,我真的会补偿你的,所有的罪责我都会背负的。 两个人向回走,慕笙提议她陪自己到后花园走走,安小溪同意了。她想到这之后可能和慕笙呆在一起的时间越发的少了,也想陪他说说话。 再者,她看到忙碌的慕琛和挽着她的陈珊妮,也实在不想呆在这里。两个人绕去了后的花园,而煌影此时正被一堆影迷缠着,分身乏术。 慕珊站在黑暗中,隐藏了身份看着一切,等待着时机成熟。 在后花园里稍微吹了下风,安小溪就开始觉得头晕了,安小溪扶住额头蹙眉,脚步几乎站不稳,慕笙急忙扶住她道:“小溪,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安小溪点头道:“不知道怎么了,我有些晕,好像醉酒的感觉。” “可是你之前拿的不是果汁吗?”慕笙不解的问。 安小溪也疑惑,十分的不解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慕笙四下看了看道:“这里不行,被来往的人看到又要误会了,我扶你找个房间休息下吧。” 扶着安小溪,慕笙一脸的体贴。安小溪对他也从不怀疑,温顺的点头。 煌影这才扶着安小溪去找房间,正在向后门门进长廊的时候,一个侍应生和他擦肩而过,脚下一个不稳,餐盘上剩余的酒全部倒在了慕笙的礼服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客人真的对不起,这里不知道怎么有水渍,我不小心就脚底打滑了,真的十分抱歉。”侍应生急忙道歉。 慕笙一手扶着安小溪,看看自己身上的污渍,无奈的摇头:“算了,没事。” 扶着安小溪离开,慕笙苦笑着对她道:“看来我必须要叫人送礼服来了,我这样子是没办法出去了,不然不知道要给慕家怎么丢脸。” 安小溪此刻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慕笙被倒了一衣服的酒,傻傻的笑:“嘿嘿,我们这算、算是同病相连啦。” “是啊。”慕笙这么说着,那双狭长的凤目里却染了其他的颜色,那至纯的黑蠢蠢欲动。 一切都和他想的一样,这个女人单纯到叫人心疼,完全没有怀疑他的东西不纯,完全没有怀疑自身的状况。 扶着她进了房间,把她放在床上,慕笙脱掉了外套,起身冲了一个澡就出来了,身上裹着浴袍,深深的看着床上迷迷糊糊的安小溪,慕笙发了短信给慕珊。 慕珊接到讯息,眯起了双眸。 时机,此刻已经成熟了。 此时舞会停下了,中场时间到了,是展示作品的时间,煌影去换衣服了,展示的钻石也准备好了。 陈珊妮对圣罗兰的作品很有信心,虽然不喜欢安小溪,可是她的作品的确很棒,她相信不管是服饰还是钻石,在这里的人都会想要拥有。 环顾四周,陈珊妮找了一圈也不见安小溪,禁不住小声对慕琛抱怨:“真是的,明明是设计师,自己的作品要上台了,竟然跑没人了。” 安小溪的不见让慕琛也有些疑惑了,他刚才忙,没见到她去哪里了,这女人到底怎么了,到这个时候人还不出现。 就在慕琛也忍不住疑惑的时候,口袋里传来嗡嗡的声音,慕琛蹙眉拿出了手机,发现竟然是短信,他不喜欢别人给他发短信,还是通过电话能更加确切的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然后就是有人非要去尝试着触摸一下他的逆鳞。 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慕琛不悦的打开短信。 短信里竟然是先发了照片,之后才有的文字。那两张照片,慕琛只是一看到就几乎恨不得水摔了手里的手机。 那照片是两个人在不同的地点拥抱的画面。 第一张似乎是学校的教学楼。 第二张是舞会,那是哪场舞会,慕琛可是记的一清二楚。 就是那天,她还告诉自己,她和慕琛竟然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