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夜晚,变得难熬了起来,当慕琛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是第二天的夜晚。 安小溪查无音讯,慕笙也干脆没有上班。设计部找章铭问了几次他的所在,章铭不敢问慕琛。偷偷问过郑楚楚,可是郑楚楚完全不知道安小溪在那里。 等她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朋友似乎出了很大的事而自责的时候,她就已经联系不上安小溪了。 这个时候她才恍然的觉得,自己这个朋友消失起来,比任何人都容易。她已经没了家人没了家,只要关掉手机,天涯海角你再想去她,却是已经晚了。 郑楚楚惶恐不安,不断的问章铭安小溪和慕琛之间到底怎么了,章铭有口不能言,不断的安抚自己的女友,却给不了她一个解释,还要拜托她向小乔他们保密,毕竟现在事情就很糟糕了,这些人搀和进来,可能会变得更糟糕。 空荡荡的慕家别墅,空荡荡的卧室,寂寞轻而易举的侵袭而来,慕琛不断的喝着酒,却仍觉得酒精也麻痹不了他的神经。 房间里说不出来的冷,而四周好像还到处都充满了那个女人的气息。 他不想呆在别的地方,就只想呆在卧室里,可是卧室里,似乎到处都残留着她的味道,哪里都有她的影子。 沙发上,有她只穿着衬衣坐着的影子,她蜷着身子,他的大衬衣就将她整个包裹住了,只露出那小巧的脚踝和漂亮的脚趾。窗前似乎有她窈窕的身影,拉开窗帘,转身中白皙的美腿随着睡衣的飘起若隐若现。 床边,她跨了过来,一只腿撑着床,一只腿跨到了他的身上,她正俯身娇俏的笑着。 背靠着自己的床的另外一边,她躺在那里,似乎下一秒就要翻身过来,钻入他怀里了。 四处都是她,哪里都是她,这个房间即使经过暴风雨一般残暴的情爱,最终留下的竟还是那些美好和温馨。那些记忆刻入了他的骨髓,他闭上眼睛,跃然而上的是两个人的缱绻情深,抵死缠绵。 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她已经背叛了自己!那些都是假的,她也可以在别的男人床上,现在说不定就在别的男人床上。 不要再想,不要再想那个该死的女人! 慕琛抓着发,痛苦的挣扎了一会儿,最后双眼猩红的抓了起电话打给章铭。 章铭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正在郑楚楚家里,接起了电话:“总裁。” “去给我找一个女人,马上来别墅。”慕琛冷冷的开口。 章铭一怔,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郑楚楚,站起来走到窗前试图劝阻:“总裁,这样并不好吧,我觉得您和夫人之间……” “照我说的去做!”慕琛沉声道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了,章铭脸色有些难堪。安小溪和郑楚楚是朋友,而他竟然要给她朋友的老公找女人,章铭备受煎熬。 这事情不能被郑楚楚知道,否则的话,她非疯了不可,而且今天他也不能呆在这里了,他的良心过不去。 “楚楚,我忽然有急事,今天就先回去了。”从郑楚楚家里出来,章铭心情糟糕的打电话安排了模特去。 模特满心欢喜的去了,一进到卧室,慕琛就将模特压在了床上,那张床,他无数次的将安小溪压在上面。 而这是第一次他压着陌生的女人。 毁掉吧,毁掉吧,把和她拥有的一切,那些虚假的美好和幸福,全部都毁掉吧。 模特被强势霸道的进攻,内心里心花怒放,这可是慕琛啊,慕琛—— 激动不已的,模特回应着慕琛。 慕琛扯开衬衣,俯瞰着模特妩媚的脸,一点情欲也涌不起来。这张脸,这张脸,太糟糕了。 明明很漂亮,却让慕琛觉得很糟糕,完全不能让他起一点点的兴趣,不行,他不能看着对方的脸。翻身坐在床上,慕琛命令道:“你自己来做。” 模特很懂此中之道,妩媚讨好的笑着,半跪着俯下身去。 慕琛闭嘴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安小溪的面容,内心里不可控制的一遍遍的喊着安小溪的名字,慕琛要很努力很努力才不把她的名字叫出来。 安小溪,你知道吗?我在毁坏,毁掉我们之间的一切,这张床,现在也已经脏了,被其他的女人染指了。 我不紧可以在这里抱你,也可以抱别的女人,所以你……没什么大不了。即使你现在侵占着我的内心,我也可以把你赶出去。即使你现在让我痛,但很快我就不会为你痛了。所以,不要得意。 你,只是无所谓的存在。 *************************** 安小溪在医院里呆了五天,稍微调节了一下身体,终于可以下床回去了。 这三天的时间,安小溪想了很多很多。非常非常的多。 她决定把孩子的事情告诉慕琛,如果慕琛不认,她就离开。她不会打掉孩子,如果慕琛真的不要这个孩子,她就离开慕家,一个人把孩子养大。 如果未来。如果未来慕琛怀疑这个孩子是他的时,她可以让两个人做亲自鉴定,但那都是后话。 她知道现在慕琛不要这个孩子的可能性非常大,可是她仍然想告诉他,他作为孩子的父亲有权利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在内心深处,安小溪甚至于有一点点的期待,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期待也许慕琛会相信她。或者会等孩子出生再做决定。 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但——却打动着她的心。 安小溪并不知道,这五天慕琛每天晚上都拥抱着不同的女人。慕笙全部都知道,他本可以用这个来让安小溪对慕琛更加死心,可最终还是没能舍得。 慕琛能舍得伤害她,而他始终是心软,做不到的。 下午四点的时候,慕笙接到了慕琛的电话。 “喂。” “食髓知味了吗?已经五天了,她的滋味彻底品尝过,要和我分享一下感言吗?”慕琛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听在慕笙耳朵里刺耳到不行。 慕笙声音冷淡道:“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不会是让我到慕氏上班吧,那里的话,辞退我也可以,我不想去了。” “别人的东西,不能平白无故的拿着吧,出来谈谈那个女人的价格吧。”慕琛慵懒的说着。 听到他那无所谓的声音,即使知道那可能是伪装的,慕笙仍然生气了:“慕琛!你把她当成什么?!她是你妻子!” 慕琛冷笑:“不是妻子,而是我棋盘上的棋子,连这场婚姻都是交易,她应该告诉过你吧,不要废话,有什么话当面说吧,我在总裁办公室里等你。” 慕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慕笙握着手机,那张总是春风一般温柔的面容,此刻剩下的只是扭曲和痛苦。 他……明明为了拆散慕琛和安小溪做了那些事情,可是现在,当她被这样对待的时候,他真是的好痛苦。 他要的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他以为慕琛顶多是放手,是安小溪受了伤跟着他离开。可现在有了孩子,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不得不这样可怜,承受着羞辱,残忍,还天真的想挽回一切。 视线头过窗落在病房床上柔弱的美人,她温暖又脆弱,给人易碎的感觉。他喜欢这个女人,人生中第一次深爱着,想要的人。 他……没办法,没办法不爱她,没办法控制自己,不能变得更加大度。 小溪,我该把你送回慕琛身边才对的,我该那样做,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爱情果然是自私的,是毒药,我已经中毒太深,我已经自私到了极点,我放不开你。 深深看了她一眼。慕笙走进去简单的说自己要处理一点事情就走了出去。 开车到了慕氏,此时慕氏已经下班了,慕氏里面很安静,上电梯到总裁办公室,慕笙一路走的很沉默。 在总裁办公室内,慕琛已经在等他了,只有他。 见他出现,冷淡的开口:“坐吧。” 慕笙走过去坐下来,阴沉着脸。慕琛看着他阴沉的面容,讥讽的笑:“你真的搞清楚状况了吗?该生气的似乎不是你吧,我才是那个该生气的人吧。” 慕笙紧紧攥着手,薄唇拧着道:“你想怎样?” “向你索取一些我该得到的东西。”慕琛冷声道。 慕笙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慕琛森冷的开口道:“作为你触碰我东西的代价,把你拥有的股权分给我一半,你做了这种事情,爷爷也不会反对我的要求,当然,我会把安小溪给你。” 在心里,慕琛内心里翻滚着暗潮汹涌。慕笙也许不知道安小溪的放弃了股权了吧,这个交易,他很可能会答应。 得到女人,蛰伏,东山再起。 这是一个圈套,他要套住这个男人,让他再也不能对慕氏有所觊觎! 反正,反正他不要她了,就最后再利用她一把吧。 “在你眼里,她就只是可以被你拿来交易的筹码吗?不肯给她一点温柔吗?毕竟你们做过夫妻,这样干脆的放她走如何?”慕笙开口,一双眼睛沉静如水,慕琛看不到里面翻滚的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