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捉奸在房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71章 捉奸在房

慕琛冷冷的看着献媚的陈珊妮,她无疑是极有目的性的,穿着这样暴露的服装特意在这个天气里路过,任她说给谁听谁也都是不信的。而她也自然是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 “回去。”慕琛冷冷的开口,对她没有兴趣:“我不想和你做那种事。” 陈珊妮于他来说不过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不喜欢和合作伙伴搞这样的事情。 “阿琛你明明是任对方是谁都无所谓的,为什么唯独不和做呢?是因为我是合作伙伴吗?可是我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难道说我对阿琛你来说是特别的吗?” 慕琛面无表情的沉着脸:“特别?我并没有这种想法,我只是没兴趣和你做而已。” 陈珊妮听到他这样并不生气,笑眯眯道:“阿琛的心里不会还想着安小溪吧,所以不是任何女人都可以,而是陌生的女人才可以。也是阿琛和我上床的话,安小溪会误会的。毕竟她还以为我和阿琛是初恋情人呢。” “我为什么要因为她的事情在意?”慕琛听到陈珊妮的话,那即将转过去的身体停了下来,扯起嘴角,慕琛回身捏住了陈珊妮的下巴:“你就这么想和做?想到要说这种毫无用处的废话,来刺激我?” 陈珊妮用诱huo至极的甜腻声音喃呢:“想,当然想,非常非常想。因为你可是慕琛啊,所有女人都该为能上你的床而兴奋不已。像慕琛这样的男人,如果肯只看着我一个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珍惜的女人才是愚蠢的。” 慕琛眯起了桃花眸。 是这样的,是这样没错,从以前就是这样的,女人们想要他,疯狂的想要得到他的青睐,希望被他注视着。 不珍惜的女人,简直蠢到无可救药。 “我喜欢你的说辞。”慕琛凑近陈珊妮,擦着她耳边道:“来卧室吧,仅限于今晚,我只看着你一个人。” “阿、阿琛!”陈珊妮欣喜不已,急忙挽着慕琛的手臂上楼了。 关上的卧室门,不停歇的雨夜,慕琛的眼里的确是只有床上的陈珊妮,可是他心里住着谁,他在到达顶点时心里想着的是谁,任何人都不得探究。 做过之后,无尽的空虚再次淹没了慕琛,温香软玉在怀里,慕琛闭上想到的却是下午的事情。 离……婚…… 一旦他答应了慕笙,就不得不放开手。从此以后他和安小溪就再也没一点关系了。 他该怎么决断? 难道就不能给她一点温柔吗?是否自己放手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结局。 第二天清晨,天还下着蒙蒙细雨,医院里床铺已经收拾干净,安小溪穿上初秋的小外套,开口对来接她的慕笙道:“阿笙你真是的,我都说了,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也没多少行李。” 慕笙站在一旁不满道:“这可是下雨天,地上这么滑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万一你摔倒了怎么办。” 安小溪现在的腹部还完全没有大起来的迹象,又加之她的身材消瘦,所以此时完全看不出怀孕迹象,明明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却还是副少女的样子。 安小溪尴尬的看了一眼慕笙,道:“说的也是,我似乎太欠考虑了。哎呀,总觉得要成为一个坏母亲了。” 慕笙靠在病房的门上,微微偏头,露出了一个温柔绝美的笑容:“没关系,我会在你身边的,你想不到的,做不到的有我。” 他的狭长凤目扬起,泪痣耀眼,安小溪心跳漏了半拍,低下头脸有些红,想说谢谢,却又没能说出口。 慕笙,真的很温柔,有着强大的包容心,是个善良的男人。 可是自己依然是没办法回应他任何的,虽然很抱歉,却真的回应不了。 说真的,安小溪真的打从心里期望能和慕琛和好如初。哪怕一丁点的可能也好,只要慕琛愿意等到孩子出生就行。这样的话她也不用拖累住慕笙,可以好好的和他说清楚,让他自由。 现在,她真的还没办法,没办法放下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她身体太不好了,没办法独自照顾。 深吸一口气,安小溪打起精神,看了眼外面,在心里告诉自己:加油。不管怎样,最后一次试试看。 也许慕琛不一定否认孩子的存在呢。 在回去的路上,慕笙几次回头看安小溪,快到慕氏别墅的时候,慕笙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小溪,天不好,今天要不就算了,我们改天再来,你先到我家住一晚吧。” “没关系啦,什么样的天气,事情该谈还是得谈。”手里化验单叠好展开,叠好展开,安小溪内心里是紧张的,却不想被慕笙窥探到。 她现在无比忐忑,连见到慕琛该说什么都不知道。 车子最终是停在了慕琛的别墅前,安小溪下来,冲慕笙安慰的笑笑,迈开脚步走向了别墅。 进去之后,按了熟悉的密码,时间是早晨七点左右,她想这个时候慕琛应该刚醒,小娟看到她时,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扭曲难看,连叫她都忘记了。 安小溪看着她那副样子,也是一怔,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小娟,你、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小娟被他一说才回过神来,慌张的低下头,艰涩道:“少、少奶奶,你回来啦。” “嗯。慕琛呢,还在卧室吗?我、我上去找他。”安小溪不想在下人的面前说这事情,打算还是在慕琛的卧室里谈。 说着,安小溪就要上楼,小娟见状急忙拉住她,有些慌乱道:“少、少奶奶,您别上去了,还是等着少爷下来吧,少爷也应该快起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微微蹙眉看着小娟,“小娟,到底怎么了?你今天好奇怪。” 小娟低头,十分苦涩的扯着她的衣角,小声道:“少奶奶,真的……别去,小娟不想让你看到。” 安小溪看着小娟苦涩的表情,内心里懵然一刺。 这家里的下人,都和她关系很好,也对她很好。如果她阻止自己上去,那么一定是因为上面发生了什么,会叫她痛苦的事情。 现在是清晨,她阻止自己去找慕琛,也就是说…… 轻轻挥开小娟的手,安小溪深吸一口气道:“不管上面有什么,该来的我都躲不掉。” 一步一步向上走去,安小溪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刀尖上,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女人天生就有第六感吧,她几乎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 可是她仍然不甘心,不甘心事情真的就像自己猜测的那样。 也许不是,也许不能。 这是她和慕琛的家,慕琛他、他怎么会—— 费尽千辛万苦,所有的力量耗尽,安小溪终于站在了慕琛和她的卧室前。 这个卧室,她和他无数次在里面抵死缠绵,这里对于安小溪来说是幸福的天堂,即使也曾无数次在这里受伤,但是深深刻在她脑海里的仍是属于他们的美好回忆。 她抬起手,鼓起了所有勇气敲了门,她没有说话,因为嗓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看来是起床的时间,门内马上就有了声响,门打开之后,不算陌生的女声响了起来,带着一点不悦:“有什么事情吗?一大早就……哎呀,小溪。” 女人穿着睡衣,漂亮的卷发披散在肩头,安小溪沉默的看着打开门的女人,绝望与冰冷在这一刻席卷了她。 是陈珊妮。和她想的一点偏差都没有,在这里的人是陈珊妮。 她要、要收回前言了,这里不是她和慕琛的家,这里只是慕琛的家。从来就不是属于两个人的。 内心里空洞洞的漏了一个大洞,安小溪脸色惨白,她要很努力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才能叫自己的身体不颤抖。 心冷了,血液冷了,呼吸冷了,一切都好冷好冷。 面对着这个曾经美好的卧室,安小溪再也想不起一点关于她和慕琛的美好过往,有的只是此刻如地狱的画面。她想不管再过多少年,她也绝对没办法忘记今天看到的这一幕。 “早安小溪,你找慕琛吗?”陈珊妮并没有露出一点点的对女主人的愧疚,也完全不是被捉奸在床的样子,而是大方的把门打的更开,让安小溪能看到里面这个在打领带的慕琛。 慕琛的表现,更加的从容,没有一丝慌张,好像现在做的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早晨,普通的雨天,普通的起床的男女,不普通的只有安小溪痛到撕心裂肺的心。 全世界,全世界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是悲伤的。 是么,慕琛现在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和陈珊妮在一起了,这个早晨是属于他们的,这个别墅,这个卧室,都是出于慕琛和陈珊妮的,她才是外人,外来的不速之客。 慕琛回身脸色阴沉,视线冰冷的看着安小溪,“你在做什么?一大早看到你的脸,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安小溪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她双手交握着,忽而极轻极轻的将手里那叠的周正的化验单,揉皱了。 已经……不需要让他知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