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君若无情我便休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76章 君若无情我便休

陆祁和郑和雨劝慕琛回心转意,却碰了一鼻子灰这事情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已经到了周三。 周三的早晨,慕笙接到了慕琛的电话,大致内容就是让他和安小溪一同到公司。 关于自己要把股权让出来的事情,慕笙本来是完全不想让安小溪知道的。她现在怀着身孕,根本就受不了什么刺激。 现在刺激却接二连三的来,那么怎么行。 他不想让安小溪知道她被慕琛当成了棋子。 “股权我会全部给你,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我不希望小溪知道这一切,我们错开时间。” “你别无所选择,你该高兴我的安排才是,毕竟让她亲眼看着你为她付出,她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你就能抱着得美人归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需要你这种多余的帮助!慕琛,你不要发疯,我——” “上午十点,我等你们,想让她好好的恢复自由,就和她一起来。”慕琛说着挂断了电话,不给慕笙一点点再申辩抗议的机会。 慕笙抓狂的几乎要疯了。 他绝对绝对不相信慕琛真是出于什么好意。这是一种羞辱,他要让安小溪知道她是被交易的对象。他又在变相的羞辱她,折磨她了。 该死的!她身体那么虚弱,肚子里还有孩子,他非要把她往绝路上推吗! 慕笙在客厅里焦虑的渡了半个小时的步,努力在想委婉向安小溪解释这一切的方法。 他该怎么告诉她,慕琛把她当作筹码的事情,要怎么说委婉的说才能把这个糟糕的事实变得不那么糟糕? “阿笙,你怎么了?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虑,在为我担心吗?”从房间里洗涮完毕出来的安小溪,一眼就看到了在房间焦虑走动的慕笙。 慕笙停下来看她,窗外此刻阳光明媚,光影在她身上流转,勾勒出她安静绝美的面容。 他看着她,看着她安静坚强的面容,一步步走过去,伸出手轻轻的将她抱住了。 “阿笙,怎么了?”安小溪怔怔的瞪大了眼睛,有些懵懂不知所措。 是在……安慰她吗?阿笙。 “你知道吗?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时候,我的人生也第一次有了色彩。你给了我很多很多我生命里从未有过的东西。你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美丽,可是关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美丽,我都想和小溪你一起看,所以小溪你听我说,不要激动,听我说。”慕笙一边抚摸着她的发一边道:“我……把股权全部都给慕琛了,从现在开始我和慕氏的关系,将变得简单很多,也许慕琛会说,这是你和他离婚,我所付出的筹码,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我本来就不想和慕家有太多牵扯,毕竟我不算是一个真正的慕家的人。也对私生子这个身份,并不喜欢。” “阿、阿笙你说股权,你要交出股权,难道说是慕琛……”喃呢着开口,安小溪有些难以置信,艰涩的问:“慕琛逼迫你交出股权吗?” 慕笙在极力的辩解,可是这话怎么听,都像是一个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阴谋。 慕琛让慕笙交出股权,这样慕笙就对他就没有威胁了,对慕氏也就没有威胁了。然而为什么呢,慕琛以这么理由来逼迫慕笙,应该没…… 想到这里,安小溪心脏骤然痛楚起来,身子颤抖了一下。 慕笙闭上眼睛道:“你……大概猜到了。慕琛以我gou引你为由,如果不交出股权,事件就会升级,他只是在为慕氏考虑,他是个商人,这样做没有错。其实我想也许、也许我不交出股权,他也是会放你自由的,只是……” 慕笙的话没说完,就被安小溪打断了。 “他把我当作筹码。”安小溪喃呢的开口,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起来。话语里透出来的浓浓的绝望戳的慕笙心疼。 该死的。他不想为慕琛解释,不想为他开脱。其实他为什么这么做他知道。为了报复而已,既要报复安小溪,也要他失去威胁。 慕琛是个天生的商人,慕笙从这件事中已经知道了,他绝对斗不过他。 慕琛某种意义上来说,未免太可怕了。 安小溪在他怀里摇晃了一下。慕笙急忙道:“小溪,你镇定下来,不要激动,你、你还有我,这对我来说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我本来就不稀罕慕氏的一切,你没不要激动。” 安小溪觉得阵阵晕眩。 恶心难受的感觉直冲上头顶,更多的是一种悲呛的酸楚。 是谁,是谁曾经在大礼堂里,抓住我的手,说要我嫁给他。 是谁,说让我依赖他,可以任性可以撒娇,不要什么都忍着。 是谁为了举办着一场又一场的烟火大会。 是谁说,以后他住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他就是我的家人。 是谁,给过一次又一次的欢喜,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投入他的怀抱。 我发了一场爱情梦,做了一把飞蛾,到最后,捧着一颗心,却是错付了情爱吗? 慕琛,为什么要在最后的时候利用我? 你知道我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离婚的吗?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去成全你和陈珊妮吗? 当我看到她从那间我们住过的卧室里出来,我发觉那里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时,我的心情你知道吗? 那是心被生生的切割的感觉,痛到无以复加你不清楚,反而最后的时候还利用了我…… 慕琛,我从未怨恨过你,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都未能让我对你的情感冷却,总是在绝望之中,还想着你。 可是这一刻,我真的觉得,也许是我错了。 慕琛,我……也许不该爱你。 “阿笙,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现在可以了,已经可以了,我可以确定我能在离婚协议书上,痛快的签字了,我真的放手了,真的……”安小溪脸色苍白到不行,她推开慕笙,苍白无力的笑道:“我、我去再补个妆,马上就好,你等我。” 安小溪说完要回卧室,慕笙看着她那单薄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拉住了她,轻声道:“不行,不可以,现在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呆着。乖,到我怀里来,为了孩子你不能太激动,但是准许你哭一会儿。” 安小溪低着头,小声道:“我想一个人呆着。” “不行,我说过我会照顾你和孩子,所以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呆着。我要对你的人生负责。”慕笙说着走上前去,将她抱在怀里。 不一会儿。怀里传来了压抑的抽泣声,她那小心翼翼的哭泣声让慕笙觉得难受至极。 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明明是个坏人,却装出了一副温柔样对她张开双臂让她依赖。 小溪,如果以后,你有可能知道了我的卑鄙,千万不要对我客气,狠狠的骂我吧。 我甘愿被骂,也甘愿为今天的所有事情负责。 “阿笙,对不起。”哭了许久,安小溪开口对他说:“你不该被卷进来的,这和你没有关系,股权你并不需要的拿出来。” “这是我的事情,和我有没有关系,也是我自己决定的,小溪你不用想太多。”握着她的手,慕笙道:“明天下午的飞机,我们离开这里吧。” “嗯。”安小溪看着他,最终点点头。 最初是她说让慕笙带着她离开的,可是后来她实际上是有些犹豫了,然而现在她又下了决心。 她必须离开了,这里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所,她唯有离开才能逃过所有的悲伤。 一个半小时以后,安小溪和慕笙坐在了总裁办公室。 慕琛看着安小溪,对她说:“多亏了你,为慕氏除掉了一个后患,作为‘慕太太’工作的时间,你很努力,这里是三亿的支票,就当这段时间的薪水吧。” 慕笙的合同已经签完了,他冷着脸什么话也没说,此刻也只是紧紧的攥着手。 安小溪看了一眼那支票,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轻声道:“不用了,这三亿,我不要,我只拿我真正付出劳动力所得到的钱,慕氏给我结算的设计师工资不低,谢谢慕总裁。” 安小溪始终低着头,也不看慕琛。 慕琛的心绞痛的厉害,他并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只是看到她痛快的签字,内心里无比难受。 就没有留恋吗?迫不及待的想离开吗? “既然安小姐不要,那就算了。”把支票拿回来撕掉,慕琛望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慕笙,挑动了一下桃花眸:“那就祝你们幸福,你们可以走了。” 慕笙站起来,黑着脸对安小溪道:“小溪,我们走吧。” 安小溪的手颤抖了一下,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一次之后,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她想看看他的脸,最后的再把他的样貌记得,她努力的抬头了,可是最后也没有看到他的面容。 她害怕一旦看到他的面容,她会做出狼狈丢人的事情。 她不可以那么做,现在已经都结束的了。 现在,不是纠缠的时候。 慕琛,再见了。君若无情,我便休…… 我……走了,和孩子一起,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