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离开

“楚楚,我现在在机场,替我告诉小乔和雨他们,我要离开A市了,对不起我走的这么匆忙,但是我保证,未来我们还会再见的,一定。” “安小溪!你要去哪儿!你发什么疯!怎么能说走就走,你给我——” “嘟嘟——”A市的机场内,安小溪把手机关机,和慕笙过了安检。 安小溪不断的捏着的护照和机票,几乎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好似一场梦,梦醒来之后,慕琛就在自己的身侧,他会张开眼睛温柔的对她说‘早安’。 然而她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多过于美好,多不切实际。 慕琛他现在大概像往常一样在上班吧,关于她的离开,他应该马上就会知道,但是他不会追来的。 呵呵,她在说什么傻话,马上就要登机了,他怎么会有时间追来。可实际上,安小溪知道即使有时间他也是不会追来的。 自己这样患得患失,太可笑了。 可是就是止不住的去猜去想,去考虑那些也许。 她给所有朋友都留下了卡片,希望他们看到后,能原谅她这样不辞而别的任性。 原谅我吧,朋友们,我不得不走,再有几个月我的肚子就大了,而且医生也说了,我需要静养。 为了这个孩子,也为了缓解我的心情,我必须离开。 此时郑楚楚已经打电话给陆祁了,陆祁正在慕氏的附近。急忙杀到了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慕琛似乎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 陆祁愤怒的冲进去道:“小溪要走了!你怎么还这么镇定,你和她到底怎么了!” 慕琛的笔顿了一下,紧接着冷酷的继续自己的工作:“那是她的自由,我们昨天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现在她是自由的,爱去哪里去哪里。” “你说什么?你们已经离婚了?!”陆祁震惊坏了。 怎么会、说离婚就离婚了,这未免…… “是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所以你也不必要大呼小叫了,她去哪里我不会在意。”慕琛严肃道。 陆祁的依然震惊的膛目结舌,他等着狭长的眸子,追问:“你真的甘心吗?甘心他被那个私生子抢走?!你就是这种懦夫?” “你说话注意点。”慕琛的视线有些锐利的扫了他一眼,极冷道:“我放她自由,从而换取的了那个私生子的全部的股权,这场交易并不吃亏。” 陆祁听后一愣,几乎要以为自己听到了幻听。 什么的? 换、换股权…… “你拿小溪做交易的筹码?竟然拿自己的妻子,做交易、筹、筹码?” “纠正你一下,是她和那个男人苟且,被我发现了,所以才的做了这笔交易。而且她不是我的什么妻子的,我们当初也是契约结婚。” 陆祁怔怔的看着慕琛,直觉得他有点不认识这个好朋友了。 他总是那么睿智,总是那么聪明,怎么会有做这么蠢的事情的一天。 “她有从你这里拿走什么吗?”陆祁问。 慕琛蹙眉:“我给了她三亿,但是她没要。” 陆祁在心里几乎要笑了。 她当然不要,当然是不会要的啊!她从一开始要的就不是钱你看不出来吗混蛋! 他真想说你错了,全部都错了,可是想到安小溪已经伤心离开,而慕琛竟还一脸冷酷,他只得退了一步,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道:“但愿你永远不知道真相。” 一切都成定局了。 改变不了了,他把的小溪当筹码给交易了,她还怎么会原谅他。怪不得小溪也同意离婚,怪不得才离婚就走了。 慕琛根本就看不穿,所以现在告诉他,又有什么用。如果不是他自己悟透了,任其他人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小溪自己都懒得解释了吧,一定就是这样任由他去误会了。 而现在他眼里的冷,分明是把安小溪当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可是为什么他会看不到,看不到安小溪眼里的——爱恋。 她看着他的时候,分明是充满爱意的,难道真的就是当局者迷吗? 他真的就看不到吗?是因为碰上那么私生子的事情所以他被蒙蔽了眼睛吗? 是,当年是他父亲背叛了他的母亲,选了慕笙的母亲,可是这并不代表,并不代表,小溪就会背叛他选择慕笙。 慕琛,你为何看不清楚。 陆笙走出去也无心上班就回了家,到家里,下人说收到一束花和一张卡片。 陆笙打开发现寄来卡片的人是安小溪,上面写着:没有什么情谊比一起成长更加珍贵了。陆祁,希望我的到来不曾破坏你们的友谊,也希望你幸福,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属于in的独一无二的真命天子,因为陆祁你,是个很棒的人,因为你,朋友们相聚的时候总不会冷场,谢谢你,出过那么多让我快乐的主意。 陆祁苦笑,看着那漂亮的花束喃呢:“结果,还在为了伤你的人着想,你也真是彻头彻尾的傻瓜。” 慕琛在办公室里并没有琢磨透陆祁的话,手机响了很久,慕琛看到是陈珊妮打开的就挂断了。 不一会儿,陈珊妮走了进来,笑眯眯道:“怎么也不接我电话,我是来告诉你,那两位已经上飞机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呢。” 慕琛心中一坠,也知道他说的是哪两个人,低着头冷淡道:“不需要向我汇报,我没兴趣。” 陈珊妮眯起眼睛,走到他的办公桌前俯身下去,用诱huo的声音道:“阿琛,今晚要不要再做那天晚上的事情?” 陈珊妮觉得慕琛现在一定很失意,毕竟他是真的在乎那个安小溪的,所以现在是趁虚而入的最佳时机。 可惜她如意算盘真是打错了。 慕琛的确是失意,他现在的内心很挣扎痛苦,可是他不打算找任何女人。 即使他放纵又如何,那个女人并不会知道,她不会为此伤心为此痛苦,那他又何必去逼迫自己做这种他厌恶至极的事情。 是的,他厌恶,抱着其他女人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快感,反而内心里更加的痛楚了,如果安小溪看不到,他也懒于去做这种事情。 “我似乎没有和你说清楚。”放下笔,慕琛抬头来。眼里不含一丝感情道:“那天晚上的事情,让我觉得并不舒服。你对我来说,也什么都不是。不要以为自己有什么特殊性,当初和你在一起只是恰好你那个时候提出来而已,是别人也无所谓。所以,收起你那一套,你是没有机会的。” “阿、阿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陈珊妮激动的叫了起来。 她有些恼火了,也许是谎话说了一千遍就和真的一样了,她一直说自己是慕琛的初恋,就好像自己真的是慕琛的初恋的。 可实际上慕琛对她没有任何恋爱的感觉,其他的女人也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性是性,爱是爱。 触动他灵魂的只是这个此刻叫他心痛,远赴他地的女子。 “我本就可以这么对你,因为你和那些爬上我床再走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怎么,需要我给你开支票吗?”慕琛冷冷道。 “你、你竟然说这种话,我、我是瞎眼了才找你,哼,我不是没人要!我现在郑重告诉你,我不玩了!”陈珊妮说完就摔门离开了。 她好歹也是欧洲珠宝界的公主,自尊怎么也是大过爱情的,为了捍卫自尊,她宁可不要慕琛! 陈珊妮气冲冲的走了,可这对慕琛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他的思绪飘到了高空,飘到了飞机上。 你要去哪儿呢……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吗? 和他在一起,你是否更自由快乐? 你……真是个卑劣的女人。 如果你注定要走,当初为什么要那么依赖我,把我当成救命稻草。 如果你注定要走,当初就不该来我的生命里。 这一夜,慕琛辗转难眠,也同时,煌影、小乔、郑和雨、郑楚楚、陆祁都得收到了卡片。 这一夜,友人远行,不知归期。而在飞机上,慕笙体贴的为安小溪盖上了毯子。 第二天郑楚楚到慕氏大闹了一场被章铭扛着出了慕氏。 时间过了一个月,慕琛一直睡眠不太好,经常喝酒喝到很晚。周末的早晨,慕琛起床看到侧卧有人在打扫,他看到里面还有画架,想到安小溪之前单独睡在这里,蹙了下眉:“这些东西怎么还放在这里。” 小娟唯唯诺诺道:“这个、少爷没让我们收拾。” 其实私心里,小娟还盼着安小溪回来,所以没收拾。 慕琛环顾了卧室,睹物思人的感觉让他胸口涌上窒息感觉。慕琛冷冷道:“把所有她用过的东西全部处理掉,马上。” “是。少爷。”小娟点头。慕琛这才走下楼去,到了楼下吃早餐,慕琛觉得食难下咽,而且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为安小溪特意建造的设计室。 这里还残留着她的呼吸一样,明明过去一个月,明明她绝对不会回来了。 安小溪,安小溪…… 要把你从这里彻底的驱逐出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