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87章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安小溪走后,慕琛就从舞会上离开了,在回去的车上,安小溪的鞋子被摆放在慕琛座位的旁边。 真像是逃亡的灰姑娘,只留下了鞋子,要是也能像童话故事一样,找到她之后,只要她穿上鞋子,就会和自己步入婚姻殿堂,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好了。 他会安排最盛大的婚礼,可以比之前那一次还要盛大,要让全程都为此狂欢,他要在会场文她铺满了鲜花,用比之前更美丽的钻石与婚纱装点她,让她做最美的新娘。 只要她……还愿意跟自己走。 心脏紧缩,唇齿间依然残存她甜美芬芳的滋味,可是她的人已经从他面前逃开了。 他早该想到她已经不是那个自己一哄就会开心的安小溪,她已经不会再因为他的靠近露出娇羞的表情,在他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之后,她只会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时过境迁时,他才发现,那个女人把所有美丽都给了他,所有欢喜与悲伤,曾经都是为他。 遥想那之前,她把自己的美丽完全掩盖住,她沉默的有些阴郁,不受欢迎不说,还是继姐的陪衬。 是在遇见了自己之后,她一点点的改变了。 “她想要变成能配得上你的女人。”郑楚楚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想着她改变着自己,努力坚持一定要成为服装设计师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刺痛。 明明不该是现在的结局,他应该为她的梦想保驾护航,让她达成愿望的。到时候她依然会像现在这样站在巴黎时尚的顶点,如果真是这样的发展,他将等来的就不是这样令人锥心的见面,而是一场足够将他的心融化掉的一场告白。 她连成功之后的告白都想过了,却被他亲手毁了一切。 他被恨所蒙住眼的时候,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可怕。 慕琛你自己说的再多,也都还是为以前的事情付出代价的。所有的错都在你,现在,唯有努力的将一切拉回正轨。 小溪,属于我们的曾经的美好未来,我要用力抓住,一定会的,我一定会让一切都回归正规。 “章铭,去查查小溪现在的住所以及她和慕笙现在的关系,有没有入籍。”慕琛开口。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艰难。 “明白。”章铭看了他一眼道。他也清楚总裁现在的心情。 即使说着不担心任何的阻碍,内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不介意,四年的空白,彼此不在对方的世界,会发生的变故完全不在预料之中。 不论是谁都会为此紧张不已,更何况现在的安小溪,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车子不断的掠过法国梧桐,慕琛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思绪飘远。 在安小溪已经单方面决定结束两个人的故事时,在慕琛这里,一切才刚刚开始。 *********** 第二天的清晨,安小溪从被窝里出来,今天是周末不需要上班,所以按照三个人的指定,九点再起。 早晚睡的也不算晚,明明是应该有一个好睡眠的,可是安小溪完全的睡眠不足了。 昨天晚上一整夜,她都在做梦,梦里纷乱的都是她和慕琛的过去。明明两个人也曾经有那么多不美好的过往,可是梦境能梦到的却不知道为何都是动人的画面。 烟火不散的夜晚、游乐场里的欢笑、在夕阳余晖中他拦住了她的腰拍照。 以为淡忘的东西,清晰的在梦里如走马灯一样一幕幕的在她面前播放。 就这样放了一整夜,安小溪睡的很不好。捂住额头,安小溪默默的对自己施展咒语:“你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这样念了三遍之后安小溪才从床上下来。 起床洗涮之后打开门,皮蛋瘦肉粥的味道就飘满了屋子,安小溪走下楼拐角就看到厨房里慕笙围着围裙在做早餐。 早晨的阳光洒进来,照在他英俊的面容上,泪痣闪烁,让安小溪有种美人如花,想娶回家的感觉,为这个想法,安小溪差点笑出来。 “早安。”慕笙似乎是感应到了她站在身后,回身对她笑着说道。 安小溪急忙收敛心神,想到人家在给她做早餐,她却想些失礼的事情,有点儿过分,于是靠在门前有些不好意思道:“早安,明明该我做早餐的。” 慕笙一边把小菜乘好一边道:“你应该做的只有好好休息,乖,过来坐下吃早饭吧,啊,这之前把牛奶给轩轩拿过去,他应该起床了,下来的话一定嚷着要喝一杯牛奶补充体力。” 慕笙的话音刚落,四岁的小奶娃的声音果然响了起来:“清晨起来喝牛奶,长高高!妈咪,干爹地,有没有牛奶?” “你干爹地一大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快来拿。”安小溪笑眯眯的说道。 慕轩蹬蹬蹬的跑过来接过妈咪递来的牛奶,分别说了‘早安’之后,小家伙把牛奶一仰而尽之后眨眨漂亮的桃花眸道:“干爹地真好,有这样的爹地,轩轩真的好幸福哦。” “哦,你这个意思是说有我这个妈咪不幸福喽?”安小溪故作娇嗔的板起了脸。 慕轩急忙抱住她的腿撒娇道:“才不是这个意思,轩轩的意思是爹地妈咪在一起,轩轩就是最幸福的。” “这孩子,也不知道哪里学的这些甜言蜜语。”慕暖暖无奈的看了一眼儿子俊美的小脸,这张脸和慕琛是极像的。 不管是眼睛还是鼻子,怎么看也是慕琛的翻版,脑海里霎那间浮现出慕琛的脸,安小溪急忙俯身将儿子抱起来道:“走喽,我们去吃饭。” 然而她实际上只是在掩饰自己的紧张。 昨晚见了慕琛之后今早看慕轩,她就越发觉得轩轩和慕琛太像了。如果慕琛看到的话,也会怀疑他是自己的孩子,他说过还会来找自己,要是看到了轩轩,要是他知道轩轩是自己的孩子…… 他会把他夺走吗? 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以慕琛的手腕,她根本就是斗不过的。想到这些安小溪有些凝重了起来。 而慕轩和慕笙根本不知道她心中所想。 慕轩为自己的神助攻得意的竖起了大拇指,冲后面的慕笙笑,慕笙也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小家伙,真是古灵精怪。 或许是因为安小溪说要他等的原因吧,今天他即使看着慕轩越发的像慕琛的面容,也没有什么心里活动了。 之前还总是会想,这孩子如果像小溪的话就好了,那么他的内心里一定更能容易解说他。他常常扪心自问,对于很像很像慕琛的这个孩子,他是不是只是伪善,十次里他有六次这样怀疑自己。 没办法,即使他再怎么的知道这是小溪的孩子,也无法否认他身上还流着慕琛的血,还像慕琛。 但是现在没关系了,他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轩轩,只要我和你妈咪真的结婚了,我一定会把你当成亲生儿子对待的,一定。 在心里,慕笙对此胸有成竹。 吃过了早饭,两个人就带着轩去了动物园玩,慕轩很喜欢考拉,非常喜欢去动物园里看考拉,所以有事没事两个人就带他去。 而此时,慕琛在酒店的客厅里看着章铭拿来的资料。 “只查了住址以及她和慕笙住在一起,但是并没有入籍这件事,其他的还要再查查看吗?”章铭把文件推到慕琛的面前问道。 慕琛摇头道:“其他的事情我没有兴趣,我只要知道这两点就够了。” 住在一起没有入籍…… 思考了一下,慕琛眼睛亮了起来:“这说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章铭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这一点总裁是怎么总结出来,看着他茫然的样子。 慕琛自信的笑了一下:“我太了解小溪了,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保守的女人,和男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是一回事,同居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是同居的话,她就一定是把对方当作了结婚的伴侣。 慕笙费尽心机把人从我这里抢走,既然已经被当成了伴侣,他会不着急赶紧入籍吗?到手了鸭子会飞走这事情,从以前开始我们就懂,不打上自己的标记就可能会被抢走,慕家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 所以如果两个人走到了那一步,慕笙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去入籍。既然现在没有入籍,也就是说,安小溪并没有接受他。 他就知道,就知道,她虽然嘴硬,可是她内心里应该还是有他。 紧蹦了一夜,几乎没有睡的慕琛,这个时候总算能稍微放松了一下。 他很紧张,非常的紧张,得到这样的答案,真的太好了。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入籍,真的太好了…… 这样他要抢回她就会更加容易。虽然他并不打算因为麻烦而退缩,但果然这样最好。 章铭看了一眼他,欲言又止。他想说这只是总裁的推测而已,他把事情向最好的方向发展了,而事情也可能会向糟糕的方向发展,可是他没说出来。 如果是冷静的总裁,根本就不需要他提醒。现在的他,估计只想把事情向好的方向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