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慕琛,我有孩子了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89章 慕琛,我有孩子了

“又要逃跑吗?你在害怕我,因为你的内心被我搅乱了是吗?”慕琛低沉又迷人的声音如此笃定的说道。 安小溪一下子被戳到了痛楚,就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等着慕琛,安小溪倔强的反驳:“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既不怕你,也没有被你扰乱什么!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安小溪了!” “呵,现在终于不反驳你是安小溪这个事实了吗?”慕琛的视线侧过来,他勾起嘴角,竟是没有因为她说不是以前的安小溪而生气或者动怒,他笑了起来,眉眼间既宠溺又温柔,像在看一只笨拙的小猫一样。 安小溪呼吸一窒,才反应上来上次自己还极力否认自己是安小溪,说自己是kili的。她真是没出息透顶了,竟然就这样一时间慌神被刺激到,说出了真话。 看着他那副有些戏谑的样子,安小溪的手攥在了一起,脸习惯性的有些微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已经暴露了,她不能再隐瞒什么了,其实她的隐瞒也好,不承认也好,也都没太大用处,慕琛的厉害之处她也不是第一天知道。 他要是存心想知道她的事情,只要去查就好。 深吸一口气,安小溪知道她不能再逃避了。 既然他要谈,那就和他谈好了,来亲口告诉他,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这顿饭我吃,我们之间该说清楚的事情,就在这里都说清楚吧。”安小溪走过去坐在了慕琛的对面。 慕琛看着她美丽的面容,视线落在她俏丽的短发上,桃花眸有些幽远:“短发也好看,不过还是长发更好看,风吹起起发丝时,像拂柳一样柔美。” “多谢你的夸奖,我喜欢现在这样,简单利落,不会像以前那样,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了。”安小溪扯起了唇角,没什么笑意的笑了。 很不可思议的,她觉得当一件保护衣穿在身上,久而久之,那层保护衣就好像生长在她身上了一样。 以前的话,面对慕琛,她是羞涩的、温柔的,她绝对没办法这样和慕琛说话。可是现在,她可以了。 她可以用伪装出来的kili的样子面对慕琛,而也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就是这样的。面对慕琛她就该这样。 虽然内心里颤了颤,但是对他,她绝不再示弱。 时间会改变很多很多,想到她遭遇的一切,慕琛给予的再多柔情,她也不要被其迷惑。 为了她和慕笙的四年时光,为了慕轩,她今天要打起精神,将这些迟到的柔情全部碾碎。 慕琛听到她的话,并没有反驳,反而是默认一般点头道:“现在你变得更加耀眼,这样也很好。” 戴着兔子面具的侍应生过来倒酒,之后开始上餐,安小溪并没有什么心情吃,只是应付一下,她在等,等慕琛开口主动提及话题,她的话,还是被动型的,不擅长把话题很好的说开,所以等慕琛说。 而慕琛从开始吃饭,一直到吃完饭,始终一句话也没有说。 安小溪见最后的甜点都上来了,慕琛还是没说话,终于按奈不住的开了口:“你到底约我出来想说什么,赶紧说,我赶时间。” 慕琛桃花眸深望着她道:“你终于肯问了,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在意我约你出来的理由。” 安小溪看着他,同样回道:“我的确是不在意,但我果然还是希望能把话说清楚,这样以后我们就不用再见面了。” “这不可能。”慕琛放下手里的东西道:“我来见你,就是要告诉你,从我知道一切真相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无论如何要把你找回来,要和你重新开始,这四年来,我没有一刻不在寻找你,慕笙是知道了这一点,才把你藏匿起来的吧,他的心机比你想的要深很多。” “够了!”安小溪激动的打断了慕琛,吞咽了下口水,安小溪扯起嘴角看着他,“你想结束就结束,你想开始就开始?你慕大总裁真是目空一切。你凭什么说阿笙?他是心机很深?深到股权被你以我的自由交易吗?” “我知道你在恨我当初做的那件事,我也很后悔,他的股权我一分没动,我会全数还给他,甚至于已经决定再让出我手里三分之一的股权,更愿意让他做慕氏的副总裁。小溪,我知道我误会了你,对你做了残忍的事情,我愿意用我之后剩下的所有时间来弥补你。” “我不要你的弥补。”安小溪冷笑,站起来道:“如果你真的觉得后悔,我拜托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慕琛,就当我们之间从来就什么都没有过吧。再见。”安小溪说着就向外走。 她的心又乱了,乱成了麻。 慕琛、慕琛想和她重新开始,她曾经深深的爱着的慕琛,现在来寻她了。她不会动摇的,绝对不会,这份异常的心跳加速的感觉,只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过离奇突然,所以她受到了惊吓,所以心脏才会这么不可控制的跳乱了。 “我做不到!”慕琛一下子站了起来,猛然拉住了安小溪的手臂,他本是个极其冷静的男人,忽然做出这样的动作让安小溪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的就开始挣脱,甚至于身子努力向外伸去。 而身后,去忽然靠过来一个温暖的胸膛,慕琛从她身后将她紧紧的抱住了。 他那样用力的抱着她,像是要把她揉入骨血中一样。 火热的胸膛,迷人的冷笑,叫人颤了颤的他的侧脸靠在她漆黑俏丽的短发旁。 “小溪,我做不到,我根本做不到和你桥归桥,路归路,我也知道现在打扰你生活的我,让你多么的烦恼,可是哪怕要成为你的烦恼,我也要靠过来,因为我没办法忘记你。这四年里,我总是在想你,白天夜里的想,四年的时间,我没碰过一个女人。我想你,想你身体的温度,想你一颦一笑,想你冲我撒娇,想你靠在我怀里……” “别说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安小溪颤了颤的挣扎,想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可是慕琛并不给她机会,他紧紧的抱着她,坚定道:“我要说!我要全部都说给你听,不然你不会懂的!我很想你,折磨你的时候,我根本就不好过,我很煎熬,你走之后,我已经下定决心忘记你了,可是偏偏老天要我看到了那些画,那些画我都看到了,你的痛苦我都知道,我是混蛋我知道,可是上天让我看到了那些画,让我才找你了。这说明,我们不该就此结束。” 他磁性又迷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着,安小溪的心脏锥痛的厉害。 温暖的怀抱,迷人的声音。四年来她也曾无数次的想起他,梦到他。 再次遇见他的时候,这颗心脏还会为他跳动着吗?她还爱着他吗?现在她想她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她想,也许是的。 也许她是直到现在还爱着慕琛,所以此刻心脏才会如此的痛。 慕琛,你还是不懂吧,到现在了,你也还是不懂。 “因为画才相信我了吗?因为确认了那些画才相信我没有做出背叛你的事情?我作为一个人,当时作为你的妻子,却要这样证明自己,慕琛你不觉得可悲吗?”安小溪失笑,声音里满是自嘲。 荒唐啊,简直荒唐,慕琛是因为画才相信她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那些画,现在慕琛就不会站在这里,早知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一把火烧了那些画。 “对不起,小溪,真的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以后我会努力弥补,我会努力给你幸福,就算现在不原谅我也没关系,只要你肯和我见面就行。”慕琛放开她把她拉着转向自己,温柔的抚摸她的发。 一下一下,他知道自己很难让她轻易相信自己,可是他是真的想和她重修于好,也非她莫属,所以不怕此刻的这些怨恨。 安小溪伸出手按住了他的手,她的手那样纤细柔软,让慕琛的桃花眸亮起了光辉。 这是…… 按住他的手,安小溪抬起头来,冲他笑:“慕琛,错过了的两个人回不到远点的。我和你之间不可能。” 慕琛一怔,却是严肃的看着她道:“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们并不是要走回原点,只是我要牵着你的手走向新的未来,你知道吗,我并没有在……” “慕琛,我有孩子了,是慕笙的。”安小溪轻轻的挪开他的手,语气轻柔的说道。 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慕琛僵硬在那里,薄唇张了张好几次想说什么,最终却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失声了许多,他才艰涩吐出了几个字:“不可能。” 不可能的,他查过了,他和她并没有入籍,他们怎么可能有孩子。她为了不让他靠近,连这种谎话都说的出来吗? 这个女人真是—— “我说的是真的。” “我不相信。” “在离开A市的半年之后,在新西兰,孩子的名字叫慕轩……” “我说我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