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能否不心乱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91章 能否不心乱

“她有没有骗我?” “没有,我亲眼看到她和慕笙从幼稚园接了一个孩子回家。” “那为什么不入籍。” “总裁,这……” 酒店里,四处都倒着威士忌酒瓶,慕琛颓然的靠在沙发上,喃呢着和章铭说话。 他果然还是不死心,还特意让章铭跟踪了安小溪。 得到的结果却足够让他心死。 章铭亲眼看到的画面总不会有假。 心也痛,脑袋也痛,他觉得自己痛苦的快要死掉了,偏偏还死不了,喝了酒也不醉,脑袋格外的清醒。 清醒着回放着以前的一幕幕,那个时候他为什么就不懂,就不懂有些人转身即是天涯,错过了一次,就可能是一辈子。 如果他懂得,那时候就死死抓着她不放手,哪怕要彼此折磨也好,只要不放开她的手,让她呆在自己身边,他就不会错失这四年的时光。 他可以在发现真相的第一时间就去弥补她,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赎罪,怎样都好,只要她在自己身边,他就有无数的机会。 可是那是他并不懂得,他把她当成了背叛自己的女人,伤害她之后为了不让她过的好,所以给她留下了狠狠地伤痕。 然而结果呢,她的伤口,总有人为她治愈,而他……却永远要背着这个错误后悔,永远要承担因为一念之差而导致的现在这个无法挽回的局面。 慕琛又拿起了酒,想要灌下去。章铭看不下去,伸出手拦下了酒瓶道:“总裁,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喝不醉的,再这样下去也于事无补。” “那你有能让我喝醉的酒吗?我现在只想一醉方休。”慕琛笑了起来,笑的很难看。 章铭知道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天堂与地狱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念之间而已。 总裁,一直都相信着有挽回的机会,他没有放弃过寻找她,一次也没有,是因为他在潜意识里认定,只要能找到她,那么一切他都可以修补。然而现在横在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已经大到无法跨越了。 他是那样高傲,冷静、睿智的男人,如果不是无计可施了,直到最后一秒他也不会倒下。 这么多年来,章铭从来没有见过慕琛到倒下,他总是可以绝地反击,他永远坚信自己能够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而这一次他真的输掉了。这是他……第一次彻底的输掉,输的一塌糊涂。 因为他已经无计可施了,横在她和他面前的鸿沟太深了。 “总裁,不要再喝了,这一次,没有任何酒能解总裁的愁。”章铭低下头来,声音轻轻的响起。 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酒可以解了心死之痛?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 就如同在绝望的黑夜里,我们只能告诉自己,天马上就要亮了,太阳就要升起来一样。 我们明明知道并没有用处,却不得不这样安慰着自己。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慕琛的酒最终也没有放到唇边,其实在他心里也知道酒根本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把酒瓶扔开,慕琛道:“章铭,你去休息吧,我累了。” “是……总裁。”章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抿着唇迟疑了下道,转身,章铭向外走去。 他并不能真的安慰慕琛什么,像慕琛这样的男人,伤口也必然是要自己舔舐。或许明明,或许过几天,他就会振作起来吧,即使那伤口永远藏在了心里,可因为他是慕琛,所以他会振作起来的。 “章铭……”黑暗里,慕琛又叫住了他,章铭停下脚步回身,毕恭毕敬的俯身:“是,总裁。” 慕琛沉默了好一会儿,挣扎不已的闭上眼睛,黑暗里,他的声音沉闷的响起:“在总裁办公室的保险箱里,有离婚协议书,你明天上午回去……拿来吧。” “好,我明天一早就回去拿。”章铭的心脏抽了一下,默默的回了一句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实在不知道总裁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他是第一次爱一个人,爱到那时候即使以为对方背叛自己,也没狠下心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而现在,却要放开手了。 他的内心到底有多痛苦呢? 章铭不知道,可以的话,他希望永远不要去品尝这种滋味,他想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要放弃自己深爱的人什么的,真的太痛苦了。 房间里,在黑暗中,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地方,慕琛的脸上,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有多少年不曾流过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从来都是只肯流血不肯流泪的,可是现在,在无人的房间他真的已经不能控制了。 他和她啊,兜兜转转最后也没能得到一个好的结局…… 抬起手盖住脸,慕琛用力的吸气之后躺在了沙发上。 睡吧,他想睡去了,他希望自己会做一个梦,梦里时间可以倒流到她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希望能再一次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紧紧的抓住,不放开…… 安小溪回到家里,补偿了慕轩一顿好的之后,安慰他睡了,只剩下她和慕笙。 在院子里的躺椅那边坐着,慕笙道:“明天开始我要出差了,要不要找个临时菲佣,周四的晚上是慈善晚会,你得出席。” 安小溪想了想道:“慈善晚会的话,对轩轩来说不算是坏事,我打算带他去,有他在的话,就不会有人来找我跳舞了,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跳舞。” “说的也是,那你带他去吧,轩轩在的话也能保护你。” “喂,为什么我要让四岁的儿子保护啊,你在看不起我吗?” “怎么会,我总是在担心你而已。”慕笙侧目过来,一双动人的狭长凤目微微闪动了一下道:“小溪,这是我们四年来第一次分开,你会想我吗?” 安小溪看着他的面容微微怔了一下,心里不知道怎么一阵心慌,但她还是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我当然会想你,你要给我打电话。” “不了,你每天都很累了,还要照顾轩轩,我不给你打电话,但是我每天都会给你发邮件的,也不用回我,抽时间看就行。”慕笙温柔的说道。 安小溪低头道:“阿笙你总是这么温柔呢,面面俱到,为我考虑好了一切,我总是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好男人。” “是吗?”轻笑了下,慕笙仰头看着天空,忽然道:“真的觉得我好的话,就在我离开的时间里,好好的考虑我们之间的事情,从意大利回来之后,我可不会让你再这么悠闲了,我会对你发起猛烈攻势,你可要做好准备。” 安小溪呆了一呆,心跳加快了起来。 猛烈攻势什么的…… 她望向慕笙。 慕笙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笑了笑,起身揉了下她的发道:“早点睡吧,晚安。” 躺椅上就剩下了安小溪一个人,她望着满天繁星,耳边是自己的心跳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声音。 ‘噗通’‘噗通’ 慕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会不懂,她懂,非常的懂。而她内心里的心跳,并非因为狂喜,更多的是因为慌张。 她没来由的慌神了,她明明都做好了准备下定了决心,可还是慌乱了心神,抬起手捂住心脏,好不容易,安小溪才止住了自己狂乱的心跳。 咬住下唇,安小溪站起来回到房间,在床上裹紧了被子,安小溪心乱如麻。 她和慕笙之间,自从四年前起就一直相敬如宾,他们决口不提一个‘爱’字,所以相安无事到现在。慕笙现在说要发起猛攻,那就是重新向她告白或者这之上的事情吧。 如果他说了,那么她就必须要答应。从她说要考虑的时候开始,她就必须要回应慕笙了。 然而想到这些,白天和慕琛在一起的画面一幕一幕的闪过。 如果,如果她在那个时候没有撒谎骗他说自己和慕笙有了孩子,那么慕琛也会说的吧。 那句她曾经她最想要,慕琛却没有给的那句——我爱你。 她有预感慕琛可能会说,然而她是害怕可能会听到这句话才撒谎的。很丢脸,却又别无他法。 她实在害怕可能听到的慕琛的那句话,怕自己被那句话彻底动摇了心,怕自己会无法自拔的表露自己的心。 而现在,她却竟然又开始害怕慕笙的告白了,如果慕琛对她说出‘我爱你’,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能好好的说出‘我也爱你’吗? 说出这种谎言来吗? 将自己紧紧的裹在被子里,安小溪被折磨的无法入睡。 她到底该如何是好,到底能不能好好的回应慕笙,这件事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她也没想明白,迷迷糊糊中在清晨安小溪才稍微睡了一小会,就又起床了。 把慕轩送到幼稚园,安小溪在机场送别慕笙。 进入通道之前,慕笙最后抱了安小溪一下,在她耳边道:“乖乖等我回来。” 安小溪回抱了一下他,点头:“好,我等你回来。” 慕笙放开他转身走入VIP通道,进站之前,他回眸看到日光里她美好的身影微笑,那时候慕笙完全没有料到。 只是一个星期而已,他只是离开她一个星期而已,一切就已经翻天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