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情到深处情难自禁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295章 情到深处情难自禁

有人说,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于千万人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遇见你。 小溪,在这个时间的荒野中,能遇见你是我生命之幸。可惜我没能把这幸运留住,尽管我们曾经欢声笑语,温情以对,尽管你的视线曾凝聚在我身上,而我亦然以为这一生都能将你拥入怀里。 可最终我还是失去了你,我们,明明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在最需要对方的时间里,我们相遇了,却最终也没能相守。 那么我想,失去你一定是我的命。 命中注定,我们有缘没有分,陪你走过最美好时光的人或许是我,我看到了你的蜕变,那真的是一个非常耀眼的过程,然而陪你走到人生尽头的却将是那个男人。 我好羡慕,好羡慕那个男人,这一生,我得到的东西比他多的多,出身比他好,一直都过着菁英生活,慕氏继承人是我,慕氏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 可那个男人,从我手里抢走的,是我最重要的珍宝,我穷其一生,也再也找不到的珍宝。 我的小溪,我曾经最爱的妻子,我希望你幸福,但是我……实在没办法笑着祝福你。 所以我最后给你的,就是一句我爱你,我要向你证明我是真的很爱你,即使做错了那么多事情,可是我是爱着你的。还有……就是这份正式宣告放手的离婚协议书。 现在我能痛快的签字,不是我看开了什么或者我已经不爱你了,而是我希望你奔向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安小溪看着慕琛温柔的浅笑,心脏跳动的厉害,眼泪不断的掉下来。安小溪不得不用力捂住嘴巴。 必须要用力捂住嘴巴才行,才能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不能说,不能回应,她不能回应他。 “现在,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在意吧,不过没关系,我只是要说出来而已。” “以后,你好好的生活,还是可以回A市,没关系的,我……不会打扰你们。” “偶尔也去看看爷爷吧,他已经年迈了,知道抱孙子了,会很高兴。” “到时候你们叫我吃饭的时候,我……会去的。” “不要再说了。”安小溪低下头,轻泣着道。 “好,我不说。”慕琛温柔到近乎宠溺的说着,伸出手拿那张离婚协议书,离婚协议书压在安小溪的手下,慕琛抽了一下,没有抽动。 他看向安小溪,安小溪低着头,手按在那张离婚协议书上,她知道该挪开,可却怎么没办法把手移开。 放手啊,挪开手啊,不要死压着不放,你明明知道这是你必须去接受的事情。 安小溪心里一遍遍的说着,可是手怎么也挪不开,而她早已经泣不成声。 她还是他的妻子,在他没签名的时候,她还是这个男人的妻子。 这个称谓是她这辈子最喜欢的,她想要做他的妻子,一辈子都呆在他身边,她想念他温柔的声音与温暖的拥抱。 她心里很清楚,对这个人,她舍不得。 “你不挪开手,我只能过去签了。”慕琛说着站起来,他绕到安小溪的身后,从背后环住她,头靠在她的肩膀,她的脸侧。 他轻声说:“不要哭了,都是我不好,所以不要哭了。” 她哭的他心都碎了。 她为什么哭呢?不重要,她这样温柔的女子,能使得她落泪的事情太多,也许关乎于两个人曾经该珍重的过去,也许是关乎于他终于诉说的深情,也许是在为无法回应他而心痛,总之,应该有很多理由。 但不管是哪一个,惹哭她的原因都是他。 他曾经想把这个女人养在黄金屋内,让她不再受到任何一丁点的伤害,他要她快乐、幸福、要她永远不知苦难,结果却又无数次让她为自己哭泣着。 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许了承诺却没有完成我的誓言。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想我再也不会惹你哭了,也一定再没有办法惹你哭了。 贪恋的凑近她,温柔的环抱着她,像亲密的恋人一样,他品味着这最后的一刻温柔,手中的笔颤动的凑向他签名的地方。 安小溪哭着,心痛难当,她的手不自觉的摊开,死死的捂住他凑近的地方。 慕琛怔住了,安小溪水眸大大的睁着,眼泪‘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她语无伦次的喃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比起心,身体先动了起来,都是你不好,都怪你,你不该说这些扰乱我的话,我们不可能了,真的不可能了,我明明知道,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手不听我的,慕琛,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啊,为很慢扰乱我的心,明明不见才更好,明明不该和你见面……” 慕琛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内心里的锥痛与激动再也无法压抑,他开口,用低沉又悲伤的声音唤她:“小溪……” 黑夜里她的身子颤了一下,他见状将手臂收的更紧了,一遍遍的在她耳边唤她,像是要把这四年的思念全部倾诉出来一样。 “小溪,小溪,小溪,小溪。” 一遍一遍,灼热滚烫的呼唤,以及那收紧的手臂让安小溪慌了神,她开始无措的挣扎,语无伦次:“不要,不、不准叫我的名字,我不要听,我不要,慕琛,不要叫我,我……” 再也无法克制内心里的压抑的感情,慕琛猛的捧住她的下巴,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唇。 小溪,你心中还是有我的是不是?在你内心深处一定还是有我的,只不过是因为你和慕笙有了孩子,所以你不能再回应我对不起。 小溪…… 他激情的吻着她,紧抱着她,仿佛要将她吞噬殆尽,好似要将她揉到怀里。 那样灼热的感情倾泻而来,一瞬间冲击着安小溪,她想挣扎,身体却绵软无力,慕琛的吻滚烫,大手火热到不行,伸出手探入她的衣服,滚烫的手掌温度灼伤了她的皮肤,刺激的安小溪身体激动的颤个不停。 慕琛的吻、慕琛的手,都是熟悉又陌生的,她从未被别人碰过,所以她的身子不管过了多久,也依然清晰的记得慕琛触碰她的感觉。 因为深爱着他,所以她很清楚,慕琛带给她的灭顶的huan愉。那些曾经缠绵的记忆,全部在这个危险的时刻充斥到了她的脑海,让她呼吸凌乱不已。 四年未经情事的身体,一下子就被点着了火,慕琛手下的皮肤顿时变得火热。 她敏感的反应让慕琛更加激动。 这是他的,曾经都是属于他的,这白皙的肌肤,每一寸都曾经属于他。他真的真的好不想让别人拥有。 小溪,我要你,我想要你属于我,为什么你不能只属于我。 环紧她的腰身,慕琛作势要将她从椅子上带起来抱到床上,然而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了起来,像是一盆冷水瞬间从头顶上浇了下来。 安小溪本已经迷离的眼神瞬间清醒,那滚烫的面颊也顿时褐色。 安小溪吓坏了,为自己差点和慕琛发生关系这一点吓坏了,她几乎是惊慌失措的推开了慕琛。 错误的,她和慕琛之间什么也不该发生,否则她怎么有脸去见慕笙,怎么有脸去和慕笙兑现诺言。 慕琛怔怔的看着她惊恐的脸,也稍微冷静了下,颓然的推了下发。 他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差点就对她做了那种事情,他怎么能做这种事情,事后她将背负的痛苦,在他被冲昏头脑时,完全没有考虑过。 安小溪狼狈的跑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慕琛坐在了椅子上,呼吸急促的抿着薄唇,为自己愚蠢的冲动懊悔。即使再心痛,再无法压抑,也该压抑住的——他的感情。 安小溪看到陈宁的电话,才一身冷汗的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在等自己,她竟然和慕琛差点做了,真是可耻。 因为觉得羞耻,安小溪有些脸红心虚,紧张的接起电话,安小溪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喂,陈宁,是我,我……” “对不起,小、小溪姐,真的对不起,轩轩出、出车祸了,我没有看住他,车,司机喝了酒,我我……”陈宁一个大男人,此时说的话却是语无伦次,慌张至极。 安小溪的脸刷的白了,听到‘车祸’两个字,安小溪身子摇摇欲坠,差点栽倒在地。心脏跳的非常快,安小溪强忍着内心里的恐惧,脸色惨白的开口:“现、现在在哪里,轩轩现在在哪里?!” “我们在救护车、车上,正在去往xx医院,小溪姐,我真的……” 安小溪挂断电话就向外冲,慕琛不知道什么事情,见她要走一下子拉住了她,急切的开口:“小溪我……” ‘啪’的一巴掌,安小溪打在慕琛的脸上,脸色惨白的等着慕琛,安小溪崩溃的大叫:“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我现在就会呆在轩轩身边,他就不会出事,慕琛我告诉你,如果轩轩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