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命运的父子重逢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00章 命运的父子重逢

慕轩在房间里跑去小解之后,见自己的妈咪还没从外面回来,不禁好奇的打开病房门。 站在门内,慕轩看到自己的妈咪正望着某个地方哭泣,他看过去,那里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留意的人,慕轩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妈咪,你在看什么,为什么哭了?” 安小溪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低头看着慕轩那张和慕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面容,内心里的悲伤痛苦汹涌而来,他俯身下去抱着慕轩,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抚摸着他的发:“没事,妈咪只是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这是高兴的事情呀,妈咪为什么哭了,那么老朋友过的不好吗?”慕轩问。 安小溪唇为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过的不好吗…… 是啊,他非常的不好,他的眉宇间锁着深深的哀伤,他的背影孤单寂寞,他笑起来那样的悲伤,他不好,很不好。 不好到我想冲上去抱住他,想回应他所有的思念与感情,想说我依然是个天真的傻瓜,即使四年过去了,还是那么那么的喜欢你。 我想要让他好,想要让他幸福,可是我…… “他不好,非常的不好,可是让妈咪难过的是,妈咪没有任何办法让他变好起来。妈咪什么都做不到。”安小溪抱紧慕轩,几乎泣不成声。 慕琛,除了拒绝你,伤害你,我啊,竟然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有多少次呢,当我痛苦,无助、悲伤,不知所措的时候,你在我身边,紧握着我的手,将我抱在怀里,你让我对你撒娇。说任性也没关系。 而我真正安慰到你的时候,并没有几次。大多数时候你在宠爱着我。我想说,比起那些伤痕,我更多记得是那些美好的事情。 所以当你说你爱我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在乎的那些伤痛了。 然而这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已经不能辜负慕笙了,他是保住我们孩子命的人,是这四年来照顾我们母子的人,我辜负不起。 所以我什么也不能为你做。 希望你幸福,真的希望你幸福,即使没有我。 “妈咪,妈咪你不需要做什么呀,如果他很难过,只要给他一个拥抱就好了。轩轩生病的时候只要妈咪抱着,就会觉得好很多哦。那个朋友也一定会在妈咪的拥抱中,变好起来的,妈咪的怀抱有神奇的魔法。”慕轩天真的为安小溪出主意。 安小溪闭上眼,只觉得世界都黑了。 “可惜妈咪……不能拥抱他。” 她也知道的,其实她和他之间,只是一个拥抱的距离,什么也不需要说,现在只要她能鼓起勇气抱住他,一切将会改变。 可是她怎么能那么做,那样做,慕笙又被他放在哪里。 只是一个拥抱就可以安慰,却是不能安慰。 “轩轩乖,大人的世界很复杂,妈咪没事,眼泪流出来就好了,我们吃晚饭吧,等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好,我都听妈咪的。”慕轩乖巧的点头。 她不知道妈咪这样是怎么了,可是他知道,他不能死缠着问东问西。因为迄今为止,这么悲伤的妈咪他第一次见到。 到底是什么样的老朋友呢,让妈咪哭成这样,妈咪还说不能拥抱他。难道他得了什么不得了的传染病吗? 慕轩完全不懂。 而此刻,那个所谓的‘老朋友’回到酒店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精致的盒子,他拿起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 “果然,这个,我还是想给你,我的妻子,小溪,我只想给你。” 黑夜再次降临,意大利那边,慕笙心情雀跃的定了周末的机票,他预计周末晚上就能见到安小溪。 一个周没见了,她一定也很想自己,回去给她个惊喜。 拿起电脑旁边的小巧的首饰盒,慕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终于、终于到了这一刻了。 小溪,我很快就回去,等我。 ******************** 清晨,安小溪早早的就办完了出院的手续,病房里,安小溪急匆匆的收拾着慕轩的东西。 “妈咪,好急哦,我们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的出院呀。”慕轩看着自己自己妈咪问。 安小溪为他换好衣服之后,亲了亲他的脸颊道:“对不起轩轩,妈咪有点东西要回家里处理,所以我们必须早走。” 慕轩点头,听到妈咪是因为工作,他也不再多问了,毕竟妈咪很辛苦的。 安小溪对儿子撒了谎,内心里有点愧疚,微微咬住下唇,安小溪的内心里极其复杂。 她想了很久,最终也还是决定不让慕琛和慕轩见面。只有这样才是万全之策。 她不能让本来已经处理好的事情再发生什么变故。 慕琛来看到空空的病房,内心里一定会非常的悲伤吧。她本不想在最后的时候还去伤害他的,可是别无他法。 对不起慕琛,真的对不起,最后一次了,真的是最后一次伤害到你。没关系的,慕琛的话,离了我之后,还是会遇见许多许多的女人,那些女人一定比我更好,也更懂得讨你欢心。 慕琛,去找一个不会让你受伤的女人吧,变得幸福吧。我希望有一天在慕家老宅我们重逢,你已经可以像以前那样温和的笑着了。 那时候,我是不是会心痛呢? 也许会,但我一定会露出笑脸的。 “轩轩,我们走吧。”最后看一眼病房,安小溪拉着慕轩走了出去,走到电梯按下了电梯,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慕琛从楼梯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捧着漂亮的花,以及给慕轩买的玩具。 他长得那样惹眼,自然一进来就受到了瞩目,可是他目不斜视,一直走到了慕轩住的病房,当他看着开着的病房门,以及空荡荡的病床时。心脏开始缓缓的变凉了。 仿佛浸透着悲伤的海水一般,身体变得有些绵软,他垂下头,努力练习好的笑容渐渐的收敛了。 小溪,我真的叫你这么的困扰吗? 即使在最后的时候,我这样一个小小的请求也叫你这样惶恐,以至于你要这样逃掉。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避开我,我不是说过了不会做多余的事情了吗?我只是想给自己编造一个美梦,这都不可以吗? 医院门前,慕轩忽然想到自己把手表放在枕头底下忘记拿,一下子停了下来,慕轩仰头看着安小溪道:“妈咪,你送我的表还在病房里,我要去拿。” 安小溪心慌慌的,总觉得必须快点走,她摇头道:“妈咪再给你买。” “不行,意义不一样。”慕轩嘟了下红红的小嘴道:“妈咪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慕轩说完一溜烟的小跑就向后跑,安小溪一惊,急忙叫他:“轩轩,回来!” 她手里提着东西根本分不开身,也不可能追的上慕轩。来接两个人的陈宁见状急忙道:“小溪姐你手里拿着东西就先放在车上吧,我这就去追轩轩。陪他拿了东西就回来。” 陈宁说完就去追慕轩了,慕轩早就上电梯,这时候已经从电梯跑出来了。 一路小跑着到了自己的病房前,慕轩冲过去就见到病床前的桌子那里站着个人,背对着他。 这里是VIP病房,都是单人单户的,慕轩才刚走,也没想过很快就住上人,于是脱口而出追问:“你是谁呀?” 听到这样奶声奶气的声音,慕琛一怔,僵硬的转身,他看到了门前的慕轩。 这世间,或许唯有命运是无法躲过的。 如果慕轩的手表没有恰好落下来,如果慕琛不是心灰意冷,想把东西放在这里,想要医院联系安小溪把东西给他,所以他走了进来。 那么两个人也许就这样错过了。 可是没有,命运想让两个人相遇的时候,任何的理由、借口、意外都不能阻止两个人见面。 慕琛被那张酷似自己的小小面孔惊到了,手里的盒子啪嗒掉在了地上。 盒子掉在地上就散开看,从里面掉出两个东西,其中一个咕噜噜的滚向慕轩,慕轩开始瞪着大眼睛看慕琛,惊讶那个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此刻视线被滚到自己面前的东西吸引了。 他蹲下来捡起来,发现是一枚漂亮的蓝宝石戒指。 和自己一样的脸,蓝宝石戒指,慕轩急忙去看盒子里落出来的另外一样东西,那样东西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是一顶漂亮的红宝石王冠。 硕大的红宝石,在日光中闪着光。 在慕琛还惊愕的时候,慕轩已经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哼,真是没想到啊,这个传说中的亲生爹地竟然和他是以这种方式相遇的。 真是——不可思议。 慕琛的呆滞好似持续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然而其实也就只有几十秒而已,接下来他已经大步流星的走到慕轩面前蹲了下来,捧着他那张脸仔细的看。 慕轩见状蹙眉,推开他的手退了一步道:“大叔你做什么呀,诱拐儿童吗?小心我告你哦。” 慕琛此刻心脏跳的极快,有些语无伦次道:“你、你的脸,为什么会这么、这么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