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慕琛,求你放手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02章 慕琛,求你放手

咖啡厅里,两个人都没兴趣品味咖啡甜点,随便要了之后就坐了下来。 一落座,慕琛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小溪,关于轩轩的事情,可以和我详细的谈谈吗?” 安小溪的态度有些冰冷,她没有看他低着头淡淡道:“没什么好谈的吧,轩轩的事情怎么也和你没关系。” “他长得像我。”慕琛说道。 安小溪的手攥成了拳头,瞪着水眸坚定道:“他是慕笙的孩子!” 慕琛望着她那样坚定否认的样子,内心里一痛。 他倒不是接受了这个答案,而是觉得她这样坚定就像是即使这个孩子是他的,她也仍然希望是慕笙的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慕琛默默的从怀里掏出手帕放在手边,开口道:“这里是轩轩的头发,他到底是谁的孩子,只要去验一下就好了。” 他不想的,不想用这样的方式,他更希望能从孩子的母亲那里听到答案。 他不懂,不懂。 如果慕轩是他的孩子,那么安小溪又是什么理由不让他和孩子相认,为什么一定要说是慕笙的孩子? 她的内心是恨着自己的吗?难道说自己太没有自觉了?其实她讨厌他,恨他,已经到了不想让他和孩子相认的地步? 安小溪看到那手帕,泄气了。 如果慕琛有心调查,关于慕轩是他儿子的事情根本就是藏不住的。所以啊,所以她才这样不想让他和慕轩见面。 她撒的谎言就像是在滚一个大雪球,雪球越滚越大,看似很强大,实际上只要用人用树枝一戳就会发现这个雪球漏洞百出,根本就经不起的推敲。 像纸片一样薄的她的谎言,瞒不过慕琛,她早该明白这一点的。然而她还是选择了尝试去隐瞒。 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真的对不起慕笙,虽然现在也对不起他。 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安小溪点头:“对,你说的没错,你没想错,慕轩是你的孩子,你看到她的时候就认定了吧,你可是慕琛啊这么厉害,只要见一面你一定就会发觉,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让你见轩轩。” 慕琛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虽然有所预想到,但还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他看着安小溪,惊愕的质问:“为什么要隐瞒轩轩的事情?他既然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为什么要说是慕笙的孩子?” 安小溪的手在沙发上收紧再收紧。 为什么?因为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你虽然给了他的生命,可是真正拯救他生命的人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抬起头来看着慕琛,安小溪一字一顿道:“比起你。慕笙做他的父亲更合适。” “这算什么!”慕琛怒了,他从A市来的时候,满心的打定主意要对她温柔,不要对她再发任何脾气不能让她害怕,可是这句荒唐的话彻底叫他的理智飞到了九霄云外。 合适? 他才是慕琛轩的父亲,而那个男人竟然因为合适所以就掠夺了本属于他的位子吗!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种歪理,他绝不赞同,绝不! “我才是孩子的父亲吧,不是合适就可以替换掉的存在吧!小溪,你清醒点,慕笙并不比我合适,我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可以证明我会对孩子好的,当然我也一定会对你好。你看——”把东西拿出来,慕琛推到她面前道:“这是我送你的皇冠和戒指,我一直好好的保管着,在我心里这世上可以拥有它们的从来都是你。小溪你该明白我的,我是不会辜负你的。” 安小溪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皇冠和戒指,说她不感动你是假的。 这可是她最喜欢的东西,因为是慕琛送的,因为有特别的意义。 戒指和王冠是她成为他新娘的信物,她最喜欢了,看到他好好的为她一个人保存着,她真的很感动。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感动就可以一笔抹消的。 这四年鸿沟,慕琛你可知道有多深? 樱唇颤抖着,安小溪悲切的望着慕琛:“我相信,我相信你会兑现你说的一切,我也不怀疑你把这些东西好好的保存好了。可是慕琛,造就今天这一切的不就是你吗?是你亲手把一切都毁了。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我怀了轩轩的吗?就是那一天,我向你打电话求救说我肚子疼你没有管我的那天,慕笙把我送到医院里,孩子好不容易才保住。” 慕琛的心脏一下子收缩下,薄唇泛凉,他漆黑的桃花眸透着的震惊,无措的喃呢:“我、我那时……”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那时候他的确是伤心气愤,可是他也记得他说她脏,任由她自生自灭。 安小溪吞咽了下自己的哽咽继续道:“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慕笙一直陪着我,说要照顾我和孩子,可我还是不死心,我想也许和你说孩子的事情,你即使怀疑是我和慕笙苟且的,也有一丝希望能等到孩子出生,给我证明的机会。我想和你谈谈,我那时候多么想挽救我们的关系,可我看到的是什么?是陈珊妮从我们的卧房里走出来。我的心灰意冷,你能明白吗?那时候医生告诉我,我不能受任何刺激,孩子随时会保不住,如果我身体太差,孩子没办法出生。可是慕琛你……在最后也没让我好过,以那种放手和我离了婚。” 慕琛喉咙里像梗着一根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发现自己真的是个混蛋,那时候他只想到了自己,想到自己被背叛,想要狠狠的伤害她,想到她匆忙的离开A市是为了和慕笙潇洒快过的过日子,他要报复,要她恨自己也没办法忘记自己。 没想到,他那时候不断刺伤她,却是伤了她和孩子,稍有不慎,他可能会害死她和孩子。 慕琛手攥的死紧,内心里翻涌着懊恨,为什么他聪明了一辈子,在商场上无往而不利,却在自己最爱的女人的事情上,这么的糊涂。 安小溪看着他,继续道:“你知道这四年来发生的事情吗?轩轩出生那天台风暴雨,慕笙抱着我跑了不知道多久才到了医院,医生说再晚几分钟孩子就保不住了。我身体太差,孩子出生后,我有近一年的时间都要在床上躺着,而轩轩也因为我体质的关系,身体素质很差,四年里一直照顾我们母子,鞍前马后的人都是慕笙。慕笙和我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从开始到现在,四年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他却无怨无悔的对我和慕轩好。慕琛,算我求你,不要插入到我现在生活中,我……不能也不会辜负慕笙,所以慕琛,我第一次求你,求你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走开吧。” 对不起,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很卑鄙,完全就是引起你的愧疚心,让你因为愧对我,愧对轩轩而走来,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做了选择。 在慕琛你和慕笙之中,我选择了慕笙,一开始就是这么选择的。 你是没有机会的,所以走吧,在事情变得更加支离破碎之前,由慕琛你亲自结束这一切。 “不行。”慕琛坐在那里,像一坐伟岸的山,声音清冷的说,听不出情绪。 安小溪呆了呆,有些激动的抓着桌子:“慕琛!你什么也找不回来,我也好轩轩也好,我们都选择了慕笙,你放手吧!” “不行。”慕琛又说。 安小溪激动不已:“为什么,我话都说到这里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手为什么啊!” 慕琛苦涩的看着她,声音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行,不行,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声音不听我的指挥,擅自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我是懊悔的,愧疚的,我为我过去的所有行为感到悔恨不已,可是我、可是我,果然不是小溪就不行。一旦有了哪怕一丁点的希望,和小溪有一点的希望也好,我也是不能放手。我不能放手,一想到要放开你,以后的生命没有你,我……” ‘滴答’一滴水落在了桌子上,然后是两滴,慕琛呆滞住了,他伸出手触碰自己的脸颊,竟然触到了一片湿润。 坐在他对面的安小溪整个人都僵硬在了那里。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她看到慕琛哭了,他泪流满面,那双被泪水浸湿了桃花眸如夜空中最亮的星辰,刺伤了她的眼睛。 慕琛哭了,为了她哭了,怎么会这样。 这个完美的男人,从她认识他开始他就能把任何事情从容的处理,可是在她面前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了从容,现在这个坚强如铁一般的男人,竟然为她哭了。 安小溪的心脏痛到不行,窒息一般痛彻心扉的感觉弥漫了她全身。 “慕琛,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安小溪捂住脸,颓然的说道。 慕琛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只能一遍遍的说:“对不起,小溪,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我果然不能放手,对你也好,对孩子也好,我真的做不到。 安小溪已经茫然失措了,她不知道到底该如何了。 今后该怎么办?慕笙马上就回来了,到底,三个人该以怎样的结局收场,他……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