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慕笙的求婚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03章 慕笙的求婚

安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咖啡厅里逃出来的,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了。 站在人行道旁,绿灯亮起人群穿梭,安小溪站在斑马线的尽头,茫然若失的看着这人海茫茫。 最后脑海里盘旋的只有慕琛的最后一句话:“小溪,我不能放弃,你和孩子,都不能。” 乱套了,全部乱套了。 她不是这样打算,她、她要和慕笙在一起,以后和慕笙一起抚养慕轩,和慕琛一刀两断,一辈子都不让他知道孩子是他的。 她不是什么贪婪的女人,想要这个放不下那个。要是可以的话,她真的想叫自己的心也能顺从自己的想法,一心一意的向着慕笙。 慕笙为她付出了那么多,他明明值得更多,值得拥有自己这份并不多么宝贵无比的爱。 她也曾经努力过,试着去爱慕笙,她想了他许多的优点,他甚至于没有什么缺点的,可是她发现想的再多,也不行。 爱情并不是她想给谁就给谁的,她的心会为谁跳动,她根本没办法控制。 他再多的好,比不了曾经慕琛给她的一个微笑。 在爱情里,爱的分量不是谁对你多好,谁就占比重。 在爱情里,你爱的人永远是最重要的,而你不爱的人,给你再多的好,分量也是轻的。 安小溪最愧疚的,就是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爱上慕笙的这种心情。如果慕笙知道,他会多痛苦呢? 她越是努力越不成功,越显得慕笙悲凉。他并不是缺人爱的男人,这四年来,女人们也前仆后继的想要靠近他,可他的视线始终都是看着她的,从未换过方向。 现在慕琛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不仅仅知道了孩子的事情,还动摇的了她的心,她好害怕,好害怕慕琛的不放弃,也好害怕慕笙知道后的反应。 她能……拒绝的了慕琛。 她能……在慕笙面前好好的隐藏起来对慕琛的感情吗? 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了。 好无助,到底谁能帮帮她。 不知道站在那个路口前多久,安小溪才打了车回家,此刻天色已经近黄昏了,安小溪坐在出租车上电话忽然响起,安小溪拿起来看到竟然是慕笙打来的,安小溪一个激灵坐直了起来,心跳加速紧张到不行。 慕、慕笙,怎么忽然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她? 难道是发现了慕琛的事情?安小溪脑海里下意识的想到这个,紧接着又被她否认了。 不,不应该,怎么可能会知道,慕笙现在可是在意大利,一定是工作上的事情。 安小溪抓着衣服,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才小心翼翼的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慕笙。”安小溪开口道了一句就安静的等慕笙说话,她心里没底,几乎是屏住呼吸等慕笙开口。 那边的慕笙声音温柔没有任何异样道:“小溪,抱歉现在打给你,你应该不在公司了吧。” 安小溪攥着手,紧张道:“嗯,我、我出了公司,不过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回去。” “那就麻烦你了,在我的办公室里的电脑里,帮我找个文件,等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好吗?”慕笙道。 “嗯,好的。”安小溪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慕笙似乎什么都还不知道,紧接着安小溪又为自己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觉得羞愧。 到底要隐瞒到什么时候?这事情早晚会暴露吧,只要慕琛不放弃,事情败露是早晚的事情,而她现在竟然生出了一种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的想法。 她竟然一点点也没有想向慕笙坦白的念头,有的只是隐瞒,隐瞒,还是隐瞒! 那边慕笙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察觉到了安小溪的异样,他问:“怎么了小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安小溪握着手机,听着慕笙温柔如情人低喃一般的声音,抿着樱唇。 总是这样,总是这么温柔,不管什么时候都理解支持她,她想做什么,他都愿意为她保驾护航。她知道的,知道他对自己有多好。 慕笙,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谁比你更好,我知道的。 “阿笙,我……想你了。”安小溪开口,靠在窗上,巴黎的夕阳将那些漂亮的建筑打上光,明晃晃的仿佛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她的胸口好疼。她说她想他了,她是真的想。 她想他回来之后,在自己身边,自己这颗摇摆的心,也许就不会再摇摆了,就能更加坚定的站在他身边了,只要看到他,自己就会知道自己该怎样去行动,就不会有些疯狂的想法冒出来。 不会想着,跟慕琛走吧,去慕琛身边吧,不顾一切即使要变成一个糟糕的坏女人,也跟着自己的心走吧。 “我也想你,小溪,我也想你,我很快就回你身边。”慕笙温柔至极的说道。 安小溪闭上了眼睛,巴黎绚烂美丽的景色还在她身边穿梭,她想要一睁开眼睛,车就停在了某个桥上,桥上的男人正在等她,他说我们还没有合照,照一张合照吧。 她说…… “好,我等你。”说完挂断电话,安小溪捂住嘴巴开始哭。 没有声音,眼泪不断的落下来,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她那个样子,把音乐开的更大。 安小溪就这样一路哭着到了公司,当她下车的时候,她脸上却化着遮掩的妆容,站在这里的时候,她便不是脆弱的安小溪,而是kili。 kili是不会哭的,她很坚强,很骄傲,即使很痛很痛,也不能让人看出来。 走进了公司到了顶楼,安小溪按开了夜间总裁办公室的密码锁走了进去,一开门,安小溪顿时看到房间里摆放着用红玫瑰和香槟玫瑰拼凑起来的巨大的心。 安小溪的心脏一跳,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并没有人,安小溪心脏跳动的厉害,脑子里乱成一团。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这肯定是慕笙安排的没有错了,这里只有他有使用权,可是、可是他人是在意大利吧,这些是怎么回事? 此时,安小溪确定慕笙是把她给骗来了,拿文件的事情完全是借口而已。 只是为什么这么做,安小溪却是慌乱的不懂,她隐约有点感觉却又刻意不去想。 安小溪定眼看那个花瓣堆积成的大大的‘心’。就见这个‘心’的正中央一个小熊抱着一个盒子,上面写着一张卡片:给小溪。 安小溪走过去打开,就见上面写着:很抱歉,第一次见,没有回应你的期待,不是紫藤妖精真是对不起了。不过,我想还好我不是什么妖精,不然的话就不能用和你同样的寿命陪着你了。小溪,以紫藤花为起点相遇的那个夏天,是我最宝贵的夏天,遇见你,我真的好幸福。 安小溪的心脏跳的厉害,她轻轻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个水晶球,里面是漂亮的紫藤花。 咬住下唇,安小溪用力的深呼吸,才能叫自己不那么难受。 阿笙,我也是呢的,和你相遇是我三生有幸,和你相遇那天的紫藤花真的很美,那个夏天我也很喜欢。 可是那个夏天于我,更多的记忆属于慕琛。 王子公主的烟花之夜、游乐场的奇幻夜游,与慕琛牵手跳过的舞,每一次亲吻、拥抱,甚至于……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手机在这个时间响起,安小溪看到是慕笙,她迟疑了下接了起来。 “小溪,走到窗边。”不等安小溪开口,慕笙就已经先说道。 安小溪没有回答他什么,转身走向了窗边。 此刻夕阳缓缓的在对面的楼后面降落,而在那栋楼上刷的亮起了硕大的字幕。 “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嫁给我吧!”硕大的红字亮起,安小溪等着水眸看着那上面的字,呆呆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轰隆’一声,脑袋里因为冲击太大,有了类似于爆炸的感觉。 这是…… “小溪,一直以来,都下个对你说这句话,从以前开始一直一直都想着你的事情。”耳边的手机里慕笙的声音还在,尔后从话筒里的声音变成了身后的声音。 慕笙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挂断手里的电话,用那温润的声音开口:“小溪,喜欢你,从四年前开始就喜欢你。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我想也会是最后一个。我爱你,小溪。” 安小溪回身,望着夕阳光辉中的慕笙,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正对着她微笑。 安小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那么呆呆的站在了那里。 慕笙似乎料到了她会被吓一大跳,也不等她说什么,就这么走过去在安小溪的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从口袋里从容不迫的拿出戒指盒打开,慕笙笑弯了那双迷人的狭长眸子。 “小溪,我爱你,我想娶你为妻,这一生一世都照顾着你和轩轩,我发誓我会对你一如既往的好,所以可以嫁给我吗?” 钻石的光在夕阳中闪烁,然而却动人不过他眼角的那颗美丽的泪痣。 慕笙……向她求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