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她答应了求婚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04章 她答应了求婚

世界静止了,万籁俱寂,整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安小溪和此刻跪在她面前举着求婚戒指的慕笙。 这突如其来的求婚,让安小溪傻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全部都具有冲击性,她难以承受这些事情的重量,每一件都是如此沉重,更别说一切都发生在这一天之内。 她真的希望这一天会从地球上消失掉,这样的话,这些无力承受的事情,也会消失不见吧。 然而这一天不会消失,即便再怎么无力承受,一切也还是会继续发生,不会停止不会改变。 慕笙的求婚还是在继续着。 他就那样看着她,用一双温柔的充满了期待的双眸。 她看着这样充满希翼的慕笙,内心里一阵阵的锥痛。 他……提前一天回来了,这之前一定是赶着把工作结束的吧,对于这场求婚更是挖空心思了吧。 安小溪一想到他在布置这里时会露出的温柔笑容,胸口像是要被刺穿了一样的难受。 她被好好的爱护着,被慕笙温柔的对待着,时刻的记挂着,而她呢,几次在慕琛面前差点就迷失了自己,差点就失去了理性。 阿笙,为什么你会这个时候向我求婚。 安小溪不懂,她不明白怎么偏偏是现在,在她已经开始动摇的时候。 就像是在考验她一样,这一定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吧。惩罚她的三心二意,也要她彻底在慕琛和慕笙面前做出选择。 咬着唇,安小溪紧张的攥着手,艰涩的开口:“我、我并不那么好,这么突、突然……” 她在退缩,她努力的让自己不要退缩,可是安小溪还是退缩了。 “你当然好,足够好,好到想让我一生一世与之相守。”慕笙的笑容依然温柔迷人,很是坚定。 他不知道安小溪心里的挣扎,因为他并不知道慕琛找来,所以他只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他确信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她可能会有些被吓到,但是她不会拒绝自己,半推半就的她会答应下来。 等待了四年的慕笙觉得自己明明等了那么久,但此刻却是一刻也不能等。 他迫不及待,心急火燎,想要马上就和她在一起。 连他自己都为自己这样的急不可耐而感到一点点脸红,可是他还是这样坚定的做了这件事。 举着戒指向她求婚。 他想不管四年前如何,是非曲直,现在都该尘埃落定了,他现在该有资格和她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了。 安小溪不敢看慕笙晶亮的眸子,那里充满的希翼与温柔只会叫她越发的方寸大乱。 她的视线只能落在那枚钻戒上。 接受吧,接受吧,接受的话一切都成定局了,慕琛不能再做多余的事情,而她也不会再动摇了。 她的心是还向着慕琛的,慕琛曾经给她的那些刻骨铭心,第一次接吻拥抱与心意相通的,从黑暗中被他牵着手走向光芒,他赋予她太多人生的意义,所以她这辈子或许都会把心里最特别的位置留给慕琛。 她爱慕琛,毋庸置疑,即使四年过去了,那份感情也没有随着时间流逝。她已经是个四岁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内心却仍有着少女一样的灼热。 那股灼热,只为了慕琛,一直到现在,她内心里所有疯狂的念头都是为了慕琛。她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愿意和他风雨同舟,哪怕是在夏天为他撑起一把雨伞,在冬日里为他围上一条围巾,这些,只是想想就觉得幸福。 她的心,或许永远都会为慕琛跳动。 可是人生,从来都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比起爱情,还有更多更多的东西。 比如责任、不如如同生命一般重要到不可辜负的人。 如少女一般的灼热的感情,如同那个仲夏夜的美梦,她该通通埋葬了。 慕琛,我仍是爱你的,可是果然,我……不能违背现在的一切,我必须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和我应该与之相守的人相守。 他倾其所有,为我遮风挡雨,他不求回报,一直陪伴。 你所看到的今天的这个安小溪,不是四年前离开的那个安小溪。我之所以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是因为慕笙待我如生命。 伸出手,安小溪眼里落下了眼睛,她努力的扬起嘴角对慕笙道:“如果你不嫌弃,这个的我也可以的话,那么,我愿意。” 她从不觉得自己嫁给慕笙会是委屈了自己,相反,从以前她就知道,不管是哪个女人,如果能有幸嫁给了慕笙,那么以后一定会很幸福。 他会是个温柔体贴的好丈夫,会是个慈爱的好父亲。 他绝对不会辜负自己的妻子、儿子和家庭,甚至于安小溪觉得这样的男人永远都不会出轨。 因为他前半生的顾忌和清心寡欲,所以性子里有着别人没有的纯净与温柔。 后半生,她除了需要被他捧在手心里好好的爱护,不用忧愁其他任何的事情。 是的,我是知道的,关于阿笙你的好,现在我也愿意嫁给你。但请你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让我再去适应一下,再去平复一下我此刻摇摆不定的心。未来,总有一天,一年不行就三年,三年不行就十年,即使到很后来很后来我还爱着慕琛,但‘不去爱他’一定会成为习惯。 你给我的好我都知道,我只是管不住我心。 伸出去的白皙手指,在阳光下闪烁着光,那是希望的光芒,温暖的光芒。慕笙庄重的握住了她的手,闪亮的蓝宝石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他和慕琛不愧是兄弟,连在选择戒指的审美上都很相似,他也送了她蓝宝石戒指,他也一定觉得自己最适合戴蓝宝石的戒指,一如慕琛一样…… 戒指套在手上,明明是正好合适的尺寸,可是却捆的安小溪手指疼,像是有人在她手指上烙了一个火印,这戒指让她有一旦戴上就不能再摘下来的魔力。 但……并不叫她恐惧,她需要这股魔力,需要这股束缚的力量。 紧紧的束缚着我吧,让我再也不能去到其他的任何人的身边,让我不能跑向慕琛吧。阿笙紧紧的困住我吧,我不需要自由,也不能自由。 勾了下唇,把戒指拿到眼前看,安小溪喃呢:“真漂亮。” 慕笙站起来。有些激动的拉着她的手道:“小溪,我……现在可以表现的激动一点吗?我现在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安小溪一怔,望着他微红的面颊,心中微微颤抖着。 小心翼翼的爱着她的这个男人,她有什么资格辜负呢?只怕还不清他的深情,还不清他给自己的好。 一辈子够不够呢?够不够还你给我的深情? 不够的话……也请你将就一下好吗?因为、因为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我,希望阿笙不要再和我遇上了,一定会有全心全意爱着阿笙的人存在,而我,下辈子即使很悲惨,也想要在慕琛的身边。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我…… 果然内心里无法忘记慕琛,无法克制的喜欢慕琛。 走上前一步,安小溪抱住了慕笙,靠在他温暖的胸膛。 “阿笙,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这四年你带给我的一切,不是梦哦,我现在就在阿笙的身边。” 慕笙的心‘噗通’‘噗通’的跳的很快,他忍不住紧紧的抱着她,而后将她举了起来。 安小溪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却没有反抗,慕笙就这样将她稍微举起,仰看着她:“我要你永远都是我的女神,小溪,我爱你,我好爱你。” “阿笙……”安小溪颤抖的看着她,她想说什么,但却没办法违心的说出我爱你,慕笙也并不会强求她,对于现在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 即使她现在因为某些原因说不出爱他,或者现在她对他的感情还没到爱的哪一步,也都没有关系。 未来,我们有半生的时间可以相守,不管你曾经心在哪里,在谁的身上,我相信你心最后的归途一定会是我。 所以,现在,我可以不用听到这些话。 将她放下来,慕笙捧住她的脸,几乎颤抖的亲吻了她。 曾经,有无数次,他在照顾她的时候,手指轻抚过她的唇,他幻想过很多次轻吻她的感觉,而这一次再也不是感觉,他可以这样吻着她了。 而安小溪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依然是慕琛的影子。 她产生了可怕的幻觉,感觉慕琛从身后环抱住她,在她耳边说:“毕竟我们是兄弟,他和我很像。” 不,不一样,她没有把慕笙想象成慕琛。 不是你,不是你,我可以的,我可以接受慕笙。窗外的阳光撒进来,将两个人笼罩在一起,鲜花环绕,对面大楼的灯光闪烁,一切都显得美好。 故事像要走向大结局一样的美好,可是实际上,一切并没有想的那么美好。 慕琛从和安小溪离开的咖啡厅里走出来回到酒店想了很久很久。 他该如何——将此刻在别的男人身边的她和自己的孩子,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