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只输给她爱的人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16章 只输给她爱的人

如果安小溪因为慕琛的出现动摇的话,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放手?他都等了四年了怎么可能放手?他是绝对不会放手,只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对。 要不……还是不去了? 不去的话慕琛就不会出现了吗?不,依照那个男人的性子,也许会直接登门拜访,登堂入室,他是明白的。慕琛比之他的作为,从来要更大胆放肆。 一顿午餐在这个的各怀心事中吃过了,慕笙最后也没能说出口关于慕琛邀请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他甚至从慕琛出现他都没能鼓起勇气问问安小溪,对于慕琛来这里的事情她是否知道,她做何感想。 他只祈祷,但愿她心意已决,但愿旧事不提。他做过的事情全部全部不要让她知道,而慕琛——并不能动摇他。 在电梯前和安小溪温柔的告别,慕笙深深叹口气喃呢:“晚上的时候再说吧。” 慕笙在纠结和慕琛的事情时,不知道其实暗地里,有很多很多的不安因素在跳动的着。 有些黑暗,你越是想隐瞒,就好似越是要被曝光在阳光下一般。 美国洛杉矶,一场广告刚刚拍完,煌影坐在椅子上,助理递过水给他,煌影喝了一擦了一把汗。 “大明星,辛苦了啊。”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煌影侧目看着来人,挑了一下眉道:“稀客,今天刮什么风,竟然把你从巴黎刮回来了。” “啧。作为挚友,我当然要来探班了,别说的我很不近人情的样子。” 来人一身红裙,像是夏季里热情的一把火让人燥热,面容靓丽,正是这广告所属公司圣罗兰的女总裁陈珊妮。 是的,两年前,陈珊妮的父亲由于身体原因,退位,陈珊妮作为做有能力的继承人上位圣罗兰总裁的位子,现在已经是欧洲不可小窥的女强人之一了。 褪掉少女的外衣,成熟起来的陈珊妮依然精明却再也不是四年前那么任性娇纵了。四年的时间足够一个少女成长为成熟有品味的女人。 而煌影因为种种的机缘,现在依然和她是朋友。 陈珊妮靠在煌影身边道:“别这么冷酷嘛,我可是真的专程从巴黎回来见你的,拍完广告了有时间吗?你的酒店就在附近吧,让我去休息下吧。” 煌影蹙眉:“我不想被你未婚夫杀了。” “我未婚夫知道你不仅女色,他还很担心你是不是喜欢男人,比较担心他自己的安危。” “我就算喜欢男人也会挑可爱型的下手,让你未婚夫尽管放心,我对熊物种不感兴趣。” “喂,有你这么损别人未婚夫的么,嘴巴也太坏了。” 两个人斗了一会儿嘴,煌影把妆卸掉换了一身皮夹戴上帽子之后才和陈珊妮一起离开。 四年过去了,本就在演绎上有非常大的天赋的煌影早已经成为了国际巨星,可惜与他蒸蒸日上的事业成绝对反差的是他至今为止仍没有对象这一点。 他对任何的美女都没有兴趣,对任何的男人也看不出有意思的感觉,媒体不止一次的议论过他是不是无性恋者,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不是无性恋者,他是爱过一个女人的。 那个女人,此刻远在巴黎,虽然她变换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却还是无法遮掩住她本身刻在他心里的那张美丽的容貌。 到了酒店,陈珊妮舒坦的在沙发上坐下来,享受着国际巨星亲自给她倒的冰葡萄酒。 煌影把帽子随手一扔坐在沙发上道:“你不是要在巴黎那边订婚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圣罗兰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处理吗?” 陈珊妮笑道:“这次我可真是专门来见你的,有件事想可你说一下,不知道你到底做何感想。” 煌影的心脏跳了一下,她说的事情。 因为她去的地点是巴黎,所以煌影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安小溪的事情。 虽然她去的时候他并没有说让他帮忙留意安小溪的事情,但是其实他内心里还是发痒的,像有人拿着逗猫棒在戏弄他的心一般,他想知道她的事情。 看杂志上觉得她过的不错,越发的漂亮了,性格似乎完全改变了,但是依然不减半份魅力。 交握着手,煌影故作镇定道:“是什么事情?” 陈珊妮从包里拿出一张烫金的邀请函推到了他面前,煌影打开看过之后合上,蹙眉道:“慕琛去了巴黎?” 陈珊妮点头:“没错,我想这几天你都在赶广告大概不知道,慕琛不仅仅人在巴黎,要开舞会,而且已经启动了巴黎分公司的计划,但这些恐怕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煌影沉吟了下道:“也差不多是时候行动了,他的话,我一早就觉得不太可能会放弃安小溪。之前他也一直在找人,现在知道人在巴黎,怎么会错失这个机会。” 陈珊妮深深的看着煌影,挑眉:“那么你呢?如今打算作壁上观吗?” 煌影苦笑:“已经过去四年了,说实话我心里还是忘不了她,但是我不再执着了。我以前总觉得她跟着慕琛是不幸福的,因为自己能给她幸福,可是后来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也没有选择跟我走,我才终于想明白了,她是真的心里有慕琛。” “所以你放弃了是吗?”陈珊妮问。 煌影深叹一口气道:“现如今我也没有资格了,我早在四年前就失去了资格了。” “你能想开我就放心了,真是的,害得我担心特意赶回来。”陈珊妮向身后一靠道:“也是,毕竟四年了嘛,还好我现在也有未婚夫不和他们搀和了,要是再纠缠下去,真是有够受的。之前她和慕琛在一起,慕笙横插一脚。而现在她和那个什么慕笙在一起,慕琛又来横插一脚。真是没完没了。不过我觉得慕琛不可能把安小溪抢回来的。” 煌影笑:“不,他一定抢得回来,因为安小溪是爱着慕琛的。” 陈珊妮道:“可是安小溪和慕笙已经结婚了,我那天碰到那个慕笙的公司里的一个人得知,安小溪和慕笙已经结婚了。” 煌影怔住了,安小溪和那个慕笙的弟弟结婚了? “不可能,小溪不喜欢那个慕笙的。她曾经亲口和我说过她对慕琛的感情,我记得当时她也只把那个人当朋友,还对我介绍过他。” 陈珊妮眨了眨眼睛道:“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但那男人不是省油的灯。你知道当初,我想要得到慕琛,也算是费劲了心机,但实际上一点用都没有,慕琛是因为怀疑安小溪和慕笙在一起,所以才和安小溪分开的。我也想找那个男人结盟来着,啊,抱歉,那个时候我们关系还没这么铁。反正我是碰了钉子,但是当时他确实是说他要得到安小溪,但不会和我结盟,让我把心思多花在勾yin慕琛身上,真是傲慢阴险的男人。” 煌影蹙着眉头,抿着唇道:“但当时小溪说他是她的大学老师,两个人在大学里就是认识的,说他人很温柔很好,傲慢和阴险……”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这些都得藏起来吧。”陈珊妮想了想道,红唇扁了扁道:“但是我不太喜欢那种人,总觉得那种人把便宜都给占尽了。我记得那天安小溪撞见我和慕琛在一个房间里,脸色惨白说要离婚,陪着她的就是那个男人。明明是个阴险的家伙,却一定在安小溪面前装的温柔体贴,所以才把人追到手了。” 煌影低着头,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大概由他来说,有些很奇怪。但是他也给了安小溪很多温柔体贴,他也给了她深情,为了不被慕琛比下去,他尽可能做的很多,但是安小溪从未动摇过,她一直都在说谢谢。 她感谢他的喜欢,拒绝他的爱意,更不愿意跟他走,她告诉他,她内心里只有慕琛,她总是说着慕琛的好。 这样的安小溪,不可能轻易喜欢上慕笙。 煌影忽然很后悔当初自己拉着陈珊妮去给慕琛和安小溪制造误会这件事,到底做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只是平白无故的…… 让安小溪遭遇了痛苦吧。 现在的她是幸福的吗?或许是,可也或许不是—— “舞会,你会参加吧,这是给你未婚夫的舞会邀请函,所以你也会参加吧。”煌影开口问陈珊妮。 陈珊妮点头道:“我会去,反正我和慕琛已经没什么了,不去不显得我很心虚么。” “我不能直接去舞会,但是你帮我约下她,告诉她我想见她。” 陈珊妮瞪大了眼睛:“喂,你怎么反悔了?要出手吗?” “并不是,我已经真的不打算对她有所觊觎了,但是我想把之前的事情告诉她,可以的话,我想让她知道她和慕琛之间,真的有很多误会。”煌影严肃又认真道。 陈珊妮不解:“我真不懂你,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为什么还非得说出来,不是给自己抹黑吗?” “不甘心。”煌影苦笑着说道:“如果她是和真正爱的人在一起,我无法拆散他们,那我心甘情愿的做个失败者。可现在这算什么呢,凭什么要个阴险的人捡便宜了?我——只有输给她爱的人,才能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