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是重温美梦的时候1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18章 是重温美梦的时候1

黑色的长裙,黑纱的裙摆,艳丽的红唇,安小溪从楼梯上走下来,望见已经换上了黑色礼服慕笙。 慕笙看着她走下来,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小溪,你真美。” 安小溪勾了下唇笑了下,心里却是笑不出来的。 这样精致的打扮了,谁能想到是去参加自己前夫的舞会。应该不会碰到爷爷吧,爷爷应该不会出现,这是她唯一安慰的事情。 当初在慕家,爷爷对她很好,可是她先是跟了慕琛再是跟了慕笙,实在没脸去见他老人家。 走下来站在慕笙面前,安小溪道:“阿笙今天也很帅。” 慕笙微笑着开口道:“小溪帮我放上领花吧。” 安小溪点头,将领花折成形放在了他上衣的口袋。 穿上高跟鞋,安小溪能到了慕笙的嘴巴处,慕笙的发丝几乎要蹭到她的发了,他喃呢:“今晚的小溪很美,但我果然更喜欢柔和的小溪,白色才跟小溪最配。” 安小溪为他整理了下,仰起头看他:“但是在其他人眼里,我是kili,kili就是这样的。” 慕笙偏头道:“小溪,虽然你这样的营销方式很好,但是我觉得原本的你也很好,为什么你要扮成kili呢?” 安小溪低头,掩住眼里流露出来的情绪道:“只是觉得想改变自己,想要变得受欢迎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啦。” 她闪躲的眼神中藏着她不肯说的秘密。 因为啊,因为她以为kili是慕琛喜欢的类型,就如同陈珊妮一样。她以为自己变成了kili,即使已经不能和他在一起了,未来再相遇,她也不会像以前那么狼狈。 我努力成为了你最喜欢的样子,可是我却并不知道,你喜欢的是我本来的样子呢。 “妈咪,你们要走了吗?”一直在房间里的慕轩这个时候出来问道。 安小溪走过去抱了下他道:“轩轩,你一个人在家真的没问题吗?要不然妈咪还是叫人过来陪着你吧,妈咪总不放心。” “哎呀妈咪,我自己一个人真的没问题的,我玩一会儿游戏就去洗澡睡觉了,没事的,虽然我才四岁,但是妈咪应该知道我很厉害的对吧。” 安小溪始终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是慕轩一直强调一直强调,这边的治安和保全都很好,她无奈只得留下他自己。 慕笙走到慕轩面前,俯身也对他道:“我相信轩轩,他很厉害,一定没问题的。” 慕轩点头,露出自信的笑容道:“那是当然的,我一定没问题的。” 在心里,慕轩吐吐舌头,我当然是没问题的,只不过要制造问题而已,对不起啦干爹地,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为了我妈咪我不得不这么做。 慕轩越发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了,昨天,他从妈咪一直锁着的小盒子里找到了那张和慕琛一模一样的照片。 一定是很喜欢一个人,才会把好几年前拍的照片那么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放在信封里,又装在盒子里。 安小溪和慕笙再次和慕轩告别之后才离开。此时,慕琛也换上了礼服,一身华贵的燕尾服,站在酒会会场的二楼,慕琛俯瞰着下面已经陆续来的客人。 “小溪还没来吧。”身后有声音传来,慕琛回眸,就见陆祁、郑和雨走了过来。 陆祁穿了一身白色的礼服,而郑和雨择穿了一身咖啡色的礼服,三个人还是一样是不同的风格,各有各的帅气,各有各的风采。 慕琛点点头道:“还没到。” “真想早点见到她,已经四年了,看到杂志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呢。”陆祁感慨道。 慕琛抿着唇,没有说这个话题,而是问道:“小乔和楚楚呢?” “她们两个来之前因为想到会见小溪,双双失眠,补了觉,刚起来化妆换衣服,反正小溪来了,我们也不能马上见她,就让她们两个慢慢收拾吧。”郑和雨回道。 陆祁扬起唇浅笑了一下:“我能理解她们的心情,想到要和阔别四年的老朋友再会,我也激动的睡眠不足了。” 慕琛双手插在口袋里,显得心事重重的。今夜对他很重要。 他是激怒了慕笙,也觉得他应该会来,但凡事有个万一,万一他们…… 正在想着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下,慕笙拿出手机翻开,发现是慕轩发来的短信,他急忙打开。 上面写了一行字:“他们已经出发了。” 慕琛一怔,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是心灵相通了吗?他才为这事情担心,他就发来了短信。 虽然总是对他露出不爽的表情,虽然一脸的傲娇,但果然很可爱呢,自己的儿子。 既聪明又贴心的,他的儿子。 他真希望能早点把他和安小溪接回自己这边来,三个人在一起的生活,一定非常非常的幸福。 郑和雨侧目正看到他那抹温柔的笑意吓了一跳:“慕琛你还好吧,为什么对着手机傻笑?” 陆祁伸出手推他:“你找死啊,非得在这个时候招惹他,万一他揍你我可拦不住。” 慕琛挑眉,心情稍微好点了,扬了下手机道:“有件事情,等我和小溪之间彻底解决了问题,我会告诉你们的。总之,今天很重要,这是我第一拜托你们,一定要帮我把小溪追回来。” “那是当然,我们就是为此来的。”陆祁笑起来,拍了下他的肩膀。 慕琛深吸一口气,回了短信给慕轩:“你自己在家注意安全,我已经派了人在外面保护你,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做,就拨下面的电话……” 慕轩接到短信看了一眼,撇嘴,一脸的不切:“切,我自己能搞定的啦,谁要你帮多管闲事。” 虽然嘴上这么说,慕轩心里却有些自己控制不住的小小的高兴。 他是因为担心自己,在意自己吧。哼哼,明明自己都说了只是为了妈咪,也要他只要讨好妈咪就好,他偏偏也要对自己好。 真是麻烦的男人。 ******************* 舞会在七点半时正式开始,在金碧辉煌的舞会现场,红色的地毯铺开,两旁被蔷薇花装点起来。 慕笙下车,司机打开了安小溪河边的车门,慕笙对她伸出手,安小溪迟疑了下伸出手握住。 从车里下来,安小溪看着面前城堡一样的舞会现场,心已经到了要跳出来的地步了。 好快,心跳的好快,她好紧张,她想到慕琛就在里面。他看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 安小溪忽然怯场了,想要离开,可是手臂已经被慕笙挽在了手臂里,侧目,慕笙道:“小溪,我会陪着你,没事的,我们一起面对他好吗?” 安小溪内心里痛苦,她控制不住的簇起了眉头。 为什么要面对呢,不面对他真的不行吗? 慕笙看到她不太好的脸色,心里一紧,急忙道:“小溪,小溪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你是我的妻子,他不能把你怎么样。” 安小溪听到‘妻子’这个词语,心中一颤,终于也想到了自己即使再想逃跑也有不能逃跑的理由。 握紧慕笙的手腕,安小溪深吸一口气道:“对不起阿笙,我、我好多了。” “那就好。”慕笙听闻拍拍她的手,携带着她走上红毯向宴会厅走,边走边在耳边提醒她道:“小溪,不要忘记你现在是kili,这里很多认识你的人,和他打招呼吧。” 安小溪深呼吸再呼吸,好一会儿才调整出一些状态,自我催眠自己不是安小溪而是kili后和周围的人打了照顾。 她本就是备受巴黎媒体追捧的人物,所以在这里真的熟人很多,她打了不少招呼。慕琛一直都没有出现,让安小溪那颗紧张提着的心,稍微放了一下。 安小溪并不知道,在这个宴会厅的二楼那里,慕琛就站在那里把下面的一切尽收眼底。 “真是看着就生气,拆散别人的家伙倒是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小溪完全被他骗了。”站在慕琛的身边,把这些也看在眼里的陆祁怒道。 郑和雨也冷哼着说道:“看到他那张伪善的脸我就想吐,一脸纯善无害的样子,手段却很了得,现在他对小溪这样,可是之前他是想杀小溪的吧,真是恶心。” 慕琛双手插在口袋里,望着安小溪挽着慕笙辗转在人群的样子,他开口声音幽远:“在这四年里,他对小溪悉心照料着,还曾救过小溪的命。是因为这样小溪才会说答应和他结婚。为此我敬他一分,所以关于那些私生子之类的话,我不会再说,也会承认他是慕家人,甚至于他想要慕氏集团总裁的位子,随时都可以拿走,但——人我一定会抢夺回来。” 他知道慕笙是付出了很多大概,肯定不比他少,否则他得不到安小溪这样狠心拒绝自己也要嫁给他的这份心意。 然而这份心意却不是爱情,而你这付出了很多的男人,也不能抹杀自己做过的事情吧。 此时,慕笙像有所感应一般,忽然抬头看向慕琛所在的方向,郑和雨以及陆祁手疾眼快的向后缩了身子,而慕琛却没有动,他就那样直直的与慕笙对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