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装病

安小溪酒店里出来,恍恍惚惚拦了车坐上出租车,她整个人还处于游魂准状态。 听煌影说了那么多,再把这些天的事情组合起来,就像是完成了一副拼图一样,以前的事情,在拼凑起来最后的碎片之后,展现出了本来的面貌。 她从未怀疑过的事情,在这一个夕阳余晖倾洒的傍晚,全部变得可疑起来。 安小溪想,如果这些话她是从慕琛那里听来,搞不好她要想是慕琛恶意揣测慕笙了。偏偏他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 是一些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来骗她,没必要陪慕琛演闹剧的人。他们说的话,偏偏可信度太高,让她更加难以承受。 她胸口里激荡着无数的念头,对于这些事情,她真的想去问问慕笙,如果他说不是真的,自己该相信吗?如果他说这是真的,她又该如何是好。 这枚戴在手上的戒指,她答应了他的事,她到底是否该继续下去。 阿笙,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安小溪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她忽然觉得好累好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慕笙。而这个时候,慕笙接了慕轩回家。 慕轩把游戏的全息眼罩塞在背包里,慕笙看着他鼓鼓的背包,笑着问道:“轩轩你的背包好鼓,里面装的什么?” 慕轩淡定道:“班上的女孩子给的零食,干爹地要吃吗?” “不用了,你妈咪去见朋友了,今天我接你回家。”慕笙没有多问什么,慕轩选了后座,一直宝贝的抱着包包,迫不及待想回自己的房间玩。 慕笙开着车,不一会儿电话响了起来,慕笙扫了一眼慕轩戴上了耳机。 “是我,嗯,好,我知道了,挂吧。”慕笙对着手机说了几句,就把耳机摘了下来,表面上他依然没什么表情变化,但是内心里却不禁暗暗的涌起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那边的人说安小溪去见的朋友是煌影。 他有印象煌是谁,虽然不是慕琛这件事的确让他稍微安心了一些。但是如果他没记错额达话,这个明星是喜欢安小溪的吧。 两个人在酒店里约见,这么隐蔽的地方见面是要做什么? 慕笙有些在意,想想又摇头。一个慕琛都没叫小溪动摇,那一个四年前小溪就没有选择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叫小溪动摇。顶多是老友相会,可是这老友相会为什么悬在酒店让慕笙心生疑窦。 但他却又是不能问。如果他问了,不就如同亲口承认派人跟踪了她吗? 算了,他还是回去看看吧,要是有机会的话就试探下。 慕笙抱着这样的心情开车回家,他并不知道现在安小溪正想躲着他。 回到家见慕轩和慕笙还没有回来,安小溪回到房间里想了想,把自己裹到了被子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在这种状态下与慕笙会面,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只剩下装病这一条路可走了。 在被子里缩着,明明是夏天,安小溪却并不觉得热,她的心很凉。算着时间,还有五天而已。 还有五天她就要和慕笙步入教堂,却在这之前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上天又是在考验她吗? 她必须要和慕笙谈谈的吧,该和他谈谈的吧,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和慕笙走入教堂。她的心本就疯狂的偏向了慕琛,现在又更不可抗力的再次向慕琛靠近了。 阿笙,我觉得好怕,我觉得这四年的时间,你对我的温柔与无微不至,就快要成为不能拉住我的借口了。 如果一切你真的从一开始就是策划让我和慕琛分开,那么我们之间,我对你的情谊,我曾经真心把你当成朋友不惜和慕琛顶撞,也没彻底选择慕琛的那份心情,是否被践踏了? 我以为你是这世界上另外一个我,是不是我太自以为是了。阿笙你只是你自己而已。 “小溪,小溪,你回来了吗?”门外有人敲门,慕笙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看到你的鞋子放在外面。” 安小溪身子抖了下,将自己裹的更紧了,双手在被子里紧紧的攥着不让自己紧张过度,安小溪开口道:“是的。我、我回来了。” “那我进来了,可以吗?”慕笙再次问。 “可以,进来吧。”安小溪应道,慕笙打开门走进来,看到安小溪裹在被子里,不禁微簇了下眉:“怎么了?小溪你怎么裹在被子里,是生病了吗?” 安小溪看着他温柔的面容,实在从这个人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点的恶意。他就还像是自己刚开始认识的那样,清雅的如同从天上落入凡间的仙人一般,有些寡淡高雅,又柔和美丽。 “我有些头疼,大概是吹了点风,稍微凉到了。”勉力的笑了笑,安小溪小声道。 “是不是发烧了。”慕笙探探她的额头,再放到自己的额头上试了下,摇头道:“并没有发烫,不是发烧。那可能是感冒了,我去给你拿点感冒药吧。” “不用不用,我睡一会儿就好了。”安小溪急忙摇头:“我觉得不用吃什么药,也不是特别难受。” 慕笙道:“是吗,那我给你倒杯热橙汁喝吧,这样身体补充维生素C,又能睡个好觉。如果不舒服叫我,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阿笙你照顾轩轩吃吧。” “好。”慕笙应到,起身离开的时候,心想借口问煌影的事情没有机会开口了,算了,小溪身体不舒服,他总不能给她添乱。 慕笙出去下楼之后,慕轩也把自己的宝贝眼罩藏了起来,从房间出来到了安小溪的房间,慕轩眨了眨眼睛:“妈咪,你身体不舒服吗?” “是呀,宝贝妈咪身体不舒服,你可以自己和干爹地一起吃饭一起玩吗?” “嗯啊,妈咪我吃过饭了可以自己玩,妈咪要好好的养好身体,轩轩给你个飞吻。”慕轩说着给自己妈咪一个飞吻。因为妈咪以前就对于病原传播有很严格的控制,所以在他不会去接触生病的安小溪。 安小溪也给他一个飞吻,之后看着他跑走了。躺在床上安小溪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稍微、稍微糊弄过去了,就这样闭上眼睛装睡吧,等慕笙拿上橙汁来,就会以为她睡着了离开吧。 安小溪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装睡。 不一会儿,慕笙的脚步响起,安小溪闭嘴眼睛看不到,可是她的耳朵听的很清楚。他似乎是放下了杯子,好像靠了过来,温热的手上又放在她头上探了探,之后轻叹了口气。 安小溪以为他会这样就走,他却又轻轻的叫了她的名字一声。 “小溪?” 慕笙的声音真的很动人,像是情人的喃呢一般动听。安小溪的心中一紧,但依然当作没有听见一般,她就这样的睡着。 “小溪……”他又呼唤了她一遍,然后安小溪感觉到那只抚摸过她额头的手顺着脸颊划过,最后带着温度的手指触碰到了她的唇。 她的唇是有些冰的,因为知道了很多事情,所以现在她体温很低,所以慕笙触碰到的是夏季的一缕清凉,让人沉醉不已。安小溪手在被子里的受此刻正抓着身下的床单。 心跳的特别快。 慕笙要、要做什么? 她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让慕笙知道自己在假睡,只能很小心很小心的呼吸着,心跳的有些的快。 好一会儿,就在安小溪因为慕笙要这样走的时候,慕笙忽然俯身下去,吻了她的唇,很轻柔的一个吻,慕笙的唇有花茶一般芬芳的味道。 他迷恋的稍微在她唇上轻蹭了蹭,之后才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一直到关门的声音细微的响起,等了好一会儿再不见什么声音,安小溪才缓缓的张开眼睛,确定慕笙不会忽然再出来了之后,安小溪一手捂住胸口翻了个身,另外一只受捏着自己的唇。 慕笙吻了她,这是第一次慕笙吻她。 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吻,唇上的温度有点热,心跳也是快的。但是不一样。 和被慕琛吻的时候不一样,没有那种仿佛能把唇灼伤的火热温度,心跳加速也是,不是因为情动,是因为被吓到了。 她在被子里是死死抓着床单才没有起身反抗的。 紧紧的抓着被子,安小溪深深的呼吸。 她这样是不行的,不行的不行的,只是接吻她就要克制住自己不要挣扎,不要躲开,她怎样去更进一步? 而且还是在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 闭了闭眼睛,安小溪再次想,是该和慕笙谈谈,不管得到的是怎样的答案,在无法挽回之前,她必须要好好的和慕笙谈谈。 如果他真的做了那些事情,那么她要他亲口告诉自己,她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他有没有撒谎。 而门外,慕笙对于这个吻,却意犹未尽。她的唇好柔软,如果不是怕吵醒她,他真的想再吻一会儿。 不过没关系,马上安小溪成为他的新娘,他会在每天的早晨和晚上都亲吻她。 真想结婚那天快点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