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到你忘记慕琛为止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35章 到你忘记慕琛为止

海浪声声声拍打着海岸,慕笙将安小溪抱在海滩上的篝火旁边,让她背靠着树,把龙虾包递到她嘴巴道:“小溪,我喂你吃。” 安小溪别开脸,淡淡道:“我不吃。” 慕笙道:“小溪,你吃一点吧,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我不吃。”安小溪依然倔强,慕笙停下来,悲伤的说道:“那好,你不吃,我也陪着你不吃。” 安小溪眼睛转向他,看到他悲伤的表情,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明明把自己绑出来了,可是看起来却比自己还要难过,还要不愉快,还要悲伤。 其实起因是她不好,如果不是自己和慕琛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私会了,他也不至于这么激动。而且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谈,这样是不行的。她不希望和慕笙最后以什么支离破碎的方式结束。 她果然希望这个给过他很多感情的人,能对她释怀,即使被她伤害到,也站起来去寻找新的幸福。 “阿笙,你放开我,我就吃,在这个海岛上四处无门,我又不会开飞机,逃不掉的,你放开我吧。”安小溪温声道。 慕笙看着她,严肃的问:“放开你,你真的不会做什么过激的事情,不会逃吗?” 安小溪无奈的叹口气道:“我好歹也是一个孩子的妈咪,做傻事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轩轩。你放心我也逃不掉,就算是跳到海里去游泳,我也没本身游回巴黎。” 慕笙听到她这么说,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她,把绳子给解开之后,慕笙重新递给她龙虾包。 安小溪吃了一口,道:“味道不错,你也吃吧。” “好。你喜欢就多吃几个,这里还有汤。”慕笙说着殷勤的把汤递给她。 安小溪接过来喝,一边吃着东西,安小溪一边在想慕琛和慕轩。 她不担心慕轩的安全问题,有慕琛在,他会照顾好慕轩的。她只是在想,慕琛这个时候一定也已经知道她不见了,现在估计正很着急的找他吧。 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很成熟稳重,很淡定,但是她已经知道了,他会有慌乱的时候,会害怕,会担心。 望了眼天上的星星,安小溪落寞的想:北极星,北极星,如慕琛的双眸一样亮的星辰,能否替我带个消息给他。 说我很好,说我没事,说我……会尽快回到他身边呢? ************* “爹地,妈咪真的会没事吗?”巴黎,慕琛新买的别墅里,慕轩站在饭桌前却一点点也不想吃东西,他仰起头来看着慕琛,小心翼翼的问。 慕琛看着他的小脸上满是担忧,心疼的伸出手抚摸他的发:“相信我,会没事的。你干爹地不会对你妈咪做什么的,他一直都对你妈咪很好轩轩不是最清楚吗?” “可是、可是他把妈咪带走了。”慕轩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妈咪被带走了,他好担心,好怕妈咪出什么事情,真的好怕。早知道他不该离开妈咪身边的,不应该让妈咪一个人。 慕琛按到自己儿子的眼泪,心都被揉碎了,急忙将他抱紧道:“轩轩乖,别怕,爹地会找到你妈咪的,爹地在你妈咪那里放了追踪器,很快就能找到你妈咪的。现在没找到找死信号不好,爹地对你发誓,一定会在三天内找到你妈咪。你妈咪现在一定也很担心轩轩你有没有好好吃饭。不要让你妈咪担心好不好?轩轩乖乖吃饭,到时候你妈咪回来,不要让你妈咪心疼。” 慕轩抓着慕琛的手,再次确认道:“真的有跟踪器吗?真的能找到吗?” “真的可以,相信我。”慕琛坚定的说道,慕轩听闻用力点头,“那我要好好吃饭,虽然吃不下,但是为了妈咪我要吃。我不要让妈咪看了心疼,我要笑着迎接妈咪回来,因为我是男子汉。” “对,轩轩是男子汉,快吃饭吧。”慕琛督促着慕轩吃饭,自己却是一口没吃。他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寻找安小溪身上,把吃了饭情绪脆弱的慕轩哄睡之后,慕琛走到了一个房间,几个人在电脑前忙。 “怎么样,还没追踪到吗?”关上门,慕琛沉声问。 章铭摇头推了下眼镜道:“信号追查不到,我们分析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海岛或者是海上飞行,所以信号全无。” 慕琛点头道:“随时关注,在追踪到之后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总裁。”慕琛点头转身出去,然而他也并不是去睡觉,而是去了书房。 在那里摆放着欧洲地图,慕琛开始寻找慕琛可能要带安小溪去的地方。 到是哪里,慕笙,你要带小溪去哪儿? ************** 清晨,在海鸥才刚开始在海岸上飞翔的时候,安小溪被慕笙重新带到飞机上,安小溪蹙着眉头,双手又是被绑住了。 “慕笙,我们该谈谈。”安小溪不知道第几次开口对慕笙说道。 昨天晚上其实吃过了晚饭的时候安小溪就要和慕笙谈的,但是慕笙以要好好休息为由推开了这么话题。安小溪不得不在这个时候旧话重提。 “小溪,等我们到了目的地,我会听你说的。”慕笙开口道,在最末附上一句:“到了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谈。” 慕笙说着把安小溪带上直升机,又开始了旅行。 在直升机上,安小溪想和慕笙说话,但是声音太大,她实在没办法和她交谈。昨天晚上她试图偷偷去拿手机,可惜手机这东西,慕笙根本就没有拿。安小溪觉得有些慌。 这就像是一场陌路逃亡一样,慕笙将她带走,好像不打算再将她放回来了一样。就像是真的如同他说的一样,以后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是这明明是不对,不正常的啊。 她并不愿意跟着他来这场陌路逃亡,她并不想和他远走高飞。 飞机又飞了不知道多久,因为给安小溪准备了午餐,所以慕笙一刻没停,最后飞机不知道飞了多久,在再一个黄昏来临之时,两个人在某个小木屋前的草地上降落。 安小溪下了飞机,环顾四周没有人家,只有望不尽的山,蹙眉:“这是哪儿?” 慕笙开口道:“这是只属于我们的世外桃源。” 安小溪抿着唇看着她,一双水眸很澄澈,她极其严肃的问:“这是最终的目的地吗?” 慕笙点头道:“是的小溪,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在这里生活。” 安小溪问:“永远?” 慕笙微笑道:“永远吗?如果你喜欢的话也不错,不过我想小溪你还有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所以不会是永远。只到——你心中彻底没有了慕琛为止。” 是的,他不是要禁锢他一辈子,他舍不得把她囚禁,但是他想要她的心,那就稍微折中下。 小溪,我稍微囚禁你一下下,只要你彻底把你心中的魔鬼赶出去为止。 见安小溪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慕笙道:“小溪你已经答应要做我的妻子了,所以这点事情会为我做的吧,我从未求过小溪你什么事情,但是这一次,我想求你,为了以后我们的生活,忘掉慕琛吧,不要从我身边走开。”走到安小溪身边,将她紧紧的抱住,慕笙道:“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想要得到的,小溪,我只有你,只要你。” 安小溪被他抱着,那样温暖的怀抱,曾经抱着他在雨中奔跑,为了救她和慕轩的命,可是此刻这个怀抱不温暖。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像慕笙这样的人,却也会做陈珊妮和煌影口中所说的那些事情了。 他固然是个温柔的好男人,可是他太看重自己了,因为是唯一想要得到的,所以即使犯错,即使使用诡计也要得到。 深深吸一口气,安小溪开口道:“好久没有喝酒了,阿笙,有酒吗?” 慕笙一怔,放开她狐疑的看着她:“小溪,你怎么……” 安小溪歪头微微一下笑道:“解开手上的绳子,我们今天喝酒吧,我想和阿笙喝点酒。好好的聊一下。就像是以前阿笙曾经在学校陪着我聊天的那样,今天我要和阿笙不醉不归。” “你灌不醉我的。”慕笙以为她想灌醉自己逃走,摇头道。 安小溪轻轻摇头道:“比起这个,阿笙难道就不想问,我一直要和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话吗?” 慕笙抿着唇,他不想听,他觉得她要说的话一定和慕琛有关系,然而,安小溪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轻声道:“这些事情和慕琛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的是阿笙的秘密。” “我的秘密?”安小溪这么一说,慕笙顿了顿,点头应允了。 把她的绳子解开,慕笙和她进了房间,之前他派人来打扫过了,所以小木屋可以直接住人。木屋挺大的,什么东西都有很齐全温馨。 慕笙弄了一些小菜和酒,在夕阳中坐了下来给安小溪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安小溪吸了一口气,把杯子拿起来对慕笙道:“阿笙,我先敬你一杯吧。这一杯敬你,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