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安家人的心计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36章 安家人的心计

安琪和安小溪换了位置,一路上却也没能和慕琛说上一句话。因为尴尬的香水事件,她到下车都仍然觉得手腕上因为被拒绝而火辣辣的疼。更别提她和安小溪换了位置之后,慕琛就沉着脸专心开车,一句话也没有和她说。 安琪心里还是不甘心不服气,可是却没有法子。 她想伺机说什么,但慕琛的沉默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叫她实在摸不下脸来找话题。 一路上闷闷不乐的到了安家。 慕琛停下来从后备箱拿了一个精致的纸袋子,安小溪好奇,故意停下来与他并肩拖慢他的速度小声问:“你拿的什么?” 慕琛侧身低头道:“礼物,第一次拜访这是礼节。” 安小溪一听顿时窘迫,扯着他西装袖子道:“你不用这样的,我、我去慕家也没拿什么礼物,而且对他们没必要。” 慕琛挑眉忍不住调笑了下:“慕家那么多人你送的起吗?” “……”安小溪蔫了:“送不起。” 慕琛安慰道:“没关系,这只是普通的礼节,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钱。” 安小溪想想也是,点点头,但却没有被他安慰到。慕琛真的是个面面俱到的人,越是了解他越是要被他的魅力所折服。 世界上怎么会有慕琛这么完美的男人,她时常会想。 “顺便说一句。”慕琛提着手提袋,目光并没有看着她,语气也很随意,然而说出来的话却叫人心尖都颤了:“你即使不喷香水也很香。” 安小溪的脚步一下子停了,脸色潮红,慕琛继续走着,像是自己没有说什么动人的话语,只是谈了下天气一般,从容不迫。 安小溪咬着唇,脸红到不行,心跳更是如雷声一般。 这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却是泡妞儿高手吧,这种情话竟然这样随随便便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简直太过分了。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有几个人能抵挡住他的魅力啊! 两个人一起走在后面,安琪一个人走在前面别提有多不高兴了了,偏偏又插不进去安琪气的直咬嘴唇。 好不容易进了安家,慕琛面对方依兰和安毅的热情,只是淡淡的点头,虽然作为晚辈却依然有着他自己浑然天成的高傲气息。 “伯父,伯母,多有打扰,这是礼物。”慕琛说着递上了手中的袋子。 方依兰一边接一边满脸堆笑:“慕总裁你来就来,何必这么客气,快坐吧。” 慕琛一坐下,安小溪就环顾了四周,顾曜没有出现,心中警钟大作,安小溪已经有数了。 顾曜不在,这一家人是要对慕琛下手。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安小溪不自觉的就向慕琛那边靠。 安琪在慕琛家当着她面都对慕琛公然勾引,现在到了安家,有方依兰和安毅这样帮衬着,更别提会怎么过分了。 不行,她不能让他们得逞! “小溪,慕总裁来咱们家,你怎么也该露一手,去厨房做几个好菜给慕总裁尝尝吧,你的手艺慕总裁一定很期待。”方依兰很是时候的开口说道。 安小溪心里知道这是方依兰在支开她,不太情愿动,偏巧慕琛对她的手艺倒是真的很感兴趣,望着她开口道:“小溪的手艺,我还是真的很期待,小溪,不想让我尝尝你的手艺吗?” 安小溪的收攥在一起有些着急,很想大声的提醒慕琛他们对你图谋不轨,你要小心!可是却又不能,只得强压下心里的不悦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做几个菜,你在这里先坐。” “快去吧,慕总裁我们会照顾的。”安毅这时候也帮腔了,安小溪无奈只得去了厨房。 一边走安小溪一边咬住了下唇,想到自己嫁人竟是全家人都跟着阻止,即使那些人在她心里再不重要,也难免不悲从中来。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这家人就这样看不得她好。 心脏隐隐作痛,安小溪忐忑不已,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好过。 快要到厨房的时候,安小溪停了下来,眼睛转了转安小溪转而去了洗手间。掏出手机吸了口气,安小溪翻开了顾曜的手机号。 她曾经很喜欢顾曜,真的很喜欢,青春年华是在对顾曜青涩的暗恋中度过的。那时候他是她的学长,她的视线总是追随着他,光是每天能看到他就很开心。 除了顾曜她再也没能那么单纯的喜欢过其他的谁。但是今天,她却要利用他。 内心里一阵不舒服,可是舒小夜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 顾曜喜欢安琪的,以前她不喜欢祝福安琪,现在也仍然不喜欢。但是她希望顾曜能幸福。 如果和安琪在一起顾曜是幸福的,那么现在她做的这事情也是为了顾曜好。 电话在她回国神来的时候已经拨通了,顾曜有些惊奇有些尴尬的问:“小溪吗?怎么了,忽然给我打电话。” 安小溪迟疑了下,还是深吸一口气道:“顾曜,你今天很忙吗?慕琛今天来家里谈和我结婚的事情,你不来一起吃饭吗?” 那边的顾曜似乎是愣了下,道:“我没有听安琪说啊,而且这种事情是你们家的事情,不需要我在场吧。” 对慕琛,顾曜是没有好印象的,所以并不太想参加这样的场合。 安小溪攥紧了衣服,真是有点急。这男人怎么这么不开窍。安琪不打电话通知你,你还觉得没什么么!这是她要勾引慕琛的信号啊! 焦急的皱着眉头,安小溪努力说服道:“顾曜,你就过来吧,大家一起才热闹吧。” 顾曜蹙眉,对她这个说法很是疑惑:“小溪,你怎么怪怪的?” 安小溪咬牙,恨铁不成钢。怪不得被安琪耍的团团转,顾曜在某些方面也太单纯了吧! 深吸一口气,安小溪道:“话我已经给你带到了,你要不要来自己看着办吧。这么高兴的日子安琪一定会喝很多酒,她需要你来照顾,就这样再见。” 挂断电话,安小溪还是有些生气。然而回过神来安小溪才发现,自己竟然第一次对顾曜发了脾气。 在她心目中顾曜是温柔体贴的,总是那么温暖,她哪里舍得和他说一句重话,即使他和安琪交往,她在他面前也是轻声细语。这是第一次她口气重了,还对顾曜生出了生气的感觉。 愣愣的眨了眼睛,安小溪摸自己的脸:“安小溪,你还是安小溪吗?还是喜欢顾曜的安小溪?” 什么时候开始,顾曜在她心目中地位已经降低了,明明这样的日子叫顾曜来她该觉得困扰的。 毕竟让喜欢的人看着自己和别的男人订婚,这滋味不太好受,然而她竟然没有一点不好受。她想的只是怎样防止安琪勾引慕琛。 摇摇头,安小溪掩盖着自己内心里冒出来的什么,出了洗手间直奔厨房。 而客厅那边,慕琛被安毅拉着下围棋,安毅和方依兰坐在一起,慕琛的身边则坐了安琪。 安小溪不在,安琪心花怒放,正端着茶给慕琛倒茶,笑眯眯道:“慕总裁可让着我爸点儿,我爸这人钻牛角尖,要是输了,一定会不服气拉着你再下的。” 安毅顿时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安琪你这丫头,胳膊肘向外拐,就知道帮着慕总裁,也不帮你爸爸说句话,你爸爸可是很厉害的。” 方依兰在一旁不动声色的赔笑:“安琪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 慕琛在这样暧昧的气氛中,却依然面容平静,并不赔笑,也看不出来生气,淡淡的落下棋子,淡淡的说道:“这盘棋我恐怕是要输掉了。” 安琪娇嗔道:“慕总裁,我和你开玩笑呢,你不会是因为我说了几句就故意输给我爸吧。” 慕琛手中的黑子转了下,看也不看安琪一眼道:“并不是,安琪小姐不用误会。只不过我的心思全飘到小溪的菜那里去了,无心在意棋局而已。” 安琪脸上娇媚的笑容顿了下,手微微颤抖了下。安小溪,又是安小溪?! 那女人到底灌了什么迷糊汤给慕琛,他竟然一副死心塌地喜欢她的样子! 方依兰眨了下狡猾的双眸,扫了一眼安琪之后笑着看向慕琛道:“慕总裁和小溪认识不久吧,大概是在小溪和乔楠订婚的前一天吧,时间真短啊。” 慕琛点头,没什么情绪道:“是很短。” 方依兰乘胜追击道:“慕总裁想娶小溪,我们当然是不会反对,全凭慕总裁自己做主。但是认识这么短的时间,慕总裁对小溪了解吗?” 慕琛抬起头来,一双桃花眸不动声色的看着方依兰:“这么短的时间,我也不敢说了解小溪。伯母有什么话要说吗?” 方依兰笑道:“有些事情我想是必须要说清楚的,不然以后再让慕总裁自己去发现,倒会觉得是我们安加隐瞒了你什么,所以今天在一切定下来之前,关于小溪的事情,我们必须要告诉慕总裁才行。” 慕琛的眼睛暗了暗,他知道第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不动声色的点头,慕琛答:“伯母请讲,慕琛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