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只想你看着我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74章 只想你看着我

从餐厅里出来,安小溪就装出一副很累的样子在车上闭上了眼睛装睡,她感觉到慕琛伸出手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安小溪的内心一阵酸楚。慕琛真的好温柔,非常的温柔。 这样的慕琛是不是同样属于别的女人? 那些达成了和平协议的女人,那些愿意和别人分享慕琛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真的爱一个人,不是应该想要独占他吗?不是应该只想他看着自己吗?难道说因为他是慕琛,就不同了吗? 因为他是慕琛,所以她就不可以占有他了是吗? 一路上安小溪的内心都在苦涩的挣扎,她完全掉入了柯娜的陷阱无法自拔。 若说她笨,或许真的有些笨,但有些事情是分人的。 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别的男人身上,或许安小溪能马上判断出这事情是谎话,柯娜说的那些都很荒唐,但这事情偏偏发生在慕琛身上。 慕琛是多么有魅力她怎么会不清楚,安琪那么高傲,从来只有别人追求她的女人,为了慕琛都不择手段,一次次被拒绝都不放弃,其他女人做出什么荒唐事情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就连她,面对顾曜,她能忍受顾曜和安琪在一起,能默默的祝福。到了慕琛这里,她却怎样也不想和别人分享他,就想要霸占着他。 要知道她从来不是个心底欲求这么重的人。 慕琛这样的男人,有足够改变女人的力量。 一路到了酒店,安小溪才不情愿的醒来。 “醒了?再睡会儿吧,我抱着你进去。”慕琛迷人磁性的声音响起,他没有刻意放柔声音,却叫人骨头都要酥掉了。 “不、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安小溪咬着唇小声道。 两个人下了车回了酒店,一天风尘仆仆,慕琛在脱衣服,一边脱一边问:“要不要一起洗?” 安小溪心下一跳,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不了,我去那边洗。”说完安小溪就跑到了另外一边的浴室,慕琛挑了下眉并不意外她会这样做。 反正她一向都很害羞,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慕琛才会时不时想对她恶作剧一下。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慕琛接起来,章铭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总裁,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样,我在想这次或许他们放弃了行动。” 慕琛把脱下来的衬衣随手扔开,声音冷冷道:“他们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即使不派杀手,也有后招,暂时静观其变。对了章铭,明天从秘书室挑个人过来,海伦这边有个生意要和我们谈。” “好的总裁,我这就安排。” “好,就这样。”慕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起身去了浴池。 在脑海里,慕琛却依然在想,那群老家伙没有不行动的道理,毕竟他给了他们这么一个空子钻,只是这一次他们要耍什么手段呢,从今天的相安无事来看,一时间慕琛竟也猜不透。 那些人,变聪明了吗? 此刻在另外一个浴室,安小溪泡在水里,温热的水让她稍微能平复下内心的焦躁了。 稍微静下心来,安小溪一点点的想着柯娜的话。 慕琛是不能够被独占的,大家和平共享慕琛是大家定下的规矩。慕琛不喜欢无理取闹和不听话的女人。 咬住下唇,安小溪抱住了肩膀。 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好,才能让这个人只属于自己? 冒出这样的痴心妄想,安小溪也觉得很自己可能是疯了。 把自己浸到水里,安小溪好一会儿才从水里出来,就这样反反复复,安小溪希望自己可以清醒过来。 安小溪,清醒点儿,这场婚姻,你已经的得到很多了,不要再这么贪婪。 磨磨蹭蹭的洗好澡吹了头发,安小溪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慕琛洗好了,穿着浴袍坐在了卧室里的沙发上,手里拿着威士忌,见她出来扬了下俊眉问:“要喝吗?” 安小溪摇头:“不了,你也知道我酒量,实在不怎么样。” 安小溪说完在床边坐了下来,显然有些无措。 慕琛看着她低着的头,不禁开口道:“吃饭的时候你就怪怪的,还在为柯娜的事吃醋吗?” 安小溪身体一僵,本能的反驳:“我才没有吃醋。” 她不想让慕琛觉得她是个无理取闹的人,所以才这么急忙解释,但在慕琛听来,这种强辩的否认,听得刺耳。 放下酒杯,一双漆黑的桃花眸盯着安小溪,慕琛沉声道:“也就是说,我和柯娜上没上过床,你无所谓?” 安小溪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他仿佛要擒住猎物的眼神让安小溪心中一阵慌乱,别开脸,安小溪攥紧了手下的被。 无所谓?怎么会,我很在意,在意到心脏难受。 可是,我却也知道,这是我不得不接受的事情。 咬着唇,安小溪小声道:“我……我能理解,柯娜很漂亮,你们应该、应该……” “上过床。”慕琛磁性的声音刺穿空气,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安小溪一瞬间又像是被重物击中了心脏一样难受了起来。 是的,她知道,肯定是又做过的,因为柯娜说还想和他再缠绵啊。虽然是知道,但听到他亲口说出来,安小溪觉得难受,难受极了。 深吸一口气,安小溪扯了下嘴角极力掩饰自己此刻的狼狈。 “她、她很漂亮。” 慕琛望着她,英俊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什么,薄唇紧拧着,慕琛道:“是很漂亮,所以呢,你现在在想什么?想我和她上床时是什么样子吗?想她是不是也被我做的欲仙欲死?想她……” “我不要听!”失声叫了起来,安小溪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也有些白了。 不要听,这些事情她不想听啊! 室内空气凝固住了,安小溪咬住下唇,死死的咬住了下唇。 他和柯娜的事情,她都不想听。不,应该说,他和其他女人的事情她全部都不要听。 慕琛,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我啊,我要你只看着我,只想着我的事情。 她的漂亮,她在床上有多妩媚,你不要去想,只想着我不行吗? 闭了闭眼睛,安小溪豁然站了起来,慕琛本是要开口说什么的,但见她站起来微微簇了下眉。 这是要做什么?不会是生气要跑掉吧,真是的这女人,明明是她自己说对他和柯娜的事情无所谓,惹他生气,现在又要发脾气吗? 他还不知道他的小女人,还有些脾气呢。 安小溪站了起来,却出乎慕琛意料并没有跑出去。安小溪走到慕琛的面前站定。 慕琛是坐着的,微微扬起的了桃花眸,慕琛看着她低着的头。 安小溪的手抓着浴袍轻轻向上提,白皙的腿在慕琛面前一点点露出来,风情无限,那白皙如玉石一般的腿,让人血液忍不住沸腾起来。 慕琛的眸子变得更黑了浓重如墨,里面是欲潮翻涌,呼吸略微有些急促,慕琛忍住不动声色的继续看着她。 浴袍拉在最关键的地方停了下来,就在某个重要部位处停了下来,安小溪的声音轻轻的,像羽毛一样在空气里轻柔的响起。 “慕琛,我、我浴袍里面什么都没穿……” 这是第一次,她极具暗示性的发言。慕琛本就是忍着欲望的,此时听到她的话,瞳孔懵的收缩,几乎是下一秒慕琛已经站了起来,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沙发离床很近,慕琛只跨了散步就把安小溪扔到了床上。 安小溪在柔软的大床上陷下去还没等床恢复,慕琛整个人就已经压了上来。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安小溪,你竟然gou引我,你知道后果吗?”慕琛呼吸急促,声音沙哑的质问着脸色酡红的安小溪。 安小溪咬住唇,一句话也不说。 她实在觉得好羞耻,醉酒的时候的她是怎样的她不知道,不过这是第一次她在清醒的情况下主动。 真的羞到了不行,可是她、她想要慕琛只想着她。就像现在这样为她发发狂也好。 这张总是理智英俊的面容上,要是为她露出失控的表情就好了。她忍不住这样傻子一样想。 有人说坠入爱河的女人都是傻子,这话也许说的一点也没错。 安小溪现在就觉得自己是这样一个傻子,但是她甘愿做个傻子。 慕琛稍微放开了她的唇,呼吸急促,声音沙哑的的开口道:“今晚,不会让你睡的,明天你也哪里都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