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生死危机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78章 生死危机

慕琛在回程的路上,越发觉得有些不安起来,他是个很沉稳冷静的人,很少有什么事情是出现在掌控之外的。 柯娜的小伎俩实际上他也有所察觉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钻石,柯娜的目的都是勾引他。 为了那宝贵的‘玫瑰女王’他最终决定赴一场可能是谎言的邀约,他并不觉得这会有什么损失。事实证明他也确实没有损失。 即使柯娜是撒谎,他也没有失去什么,反而能很好的整理干净和柯娜的关系,这很好。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司机开着车,他看着巴黎不同于A市的景色,忽然生出的陌生感叫他起了一丝不安。 这里不是A市,不是他掌控中的城市。 想到这里,慕琛那聪慧的高智商大脑开始运转了起来。 柯娜抛出‘玫瑰女王’钻石在她那里的谎言,她怎么会知道玫瑰女王能吸引到他? 玫瑰女王是慕家曾祖母曾经拥有的宝石,后来被怪盗盗走,至今下落不明,有传闻听说那钻石被卖出辗转被珠宝商人收藏了。不论如何,玫瑰女王不管是对他还是对慕氏家族的人来说,都有特别的意义。所以他会为玫瑰女王赴约,甚至于希望把玫瑰女王镶嵌在安小溪的皇冠上。 那么,柯娜知道的玫瑰女王。 慕家…… “开快点!”慕琛眼神忽然一暗催促司机道,司机是训练有素的A市他的部下,听到慕琛这么说,不问任何缘由立刻加速。 慕琛拿出手机,脸色沉沉的打电话给安小溪,电话一直响却不通。慕琛心中的不安更胜了,急忙打给了章铭。 章铭电话很快接通了,慕琛沉声道:“章铭,酒店那里出事了,小溪电话打不通,我现在和我们的人赶不回去,你派来的那个秘书是不是已经到了?” 章铭急忙道:“的确已经到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总裁放心,我给他打过电话也会通知巴黎和我们交好的地下势力。” “快点去办,她绝对不能出事。”慕琛说完挂断了电话,急忙又打给安小溪。 接电话,小溪,快点接电话! 慕琛一直都是个冷静沉稳的人,遇见什么事情都镇定自若,然而这一次他真的有些慌乱了。 安小溪独自在酒店,而他被支开了,那些人会对她出手。 电话还是不通,慕琛暴躁的怒呵:“再快点!闯红灯!不要停,以最快的速度回酒店,快!” 该死的!为什么他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明明知道在巴黎慕家那些人蠢蠢欲动,却把她一个人扔在酒店。 想到安小溪纤细的身子柔软到仿佛轻轻一折就会断掉的脖子,一股难以名状的胆寒从的心里涌出来。 无数次面对任何危险都毫不惧怕的慕琛,第一次尝到了恐惧的滋味。 当初说要和她结婚的时候,他曾经承诺过把她救出苦海,以后她就是慕太太了,他说过她跟着自己人生就会轻松很多。 说了那么多信誓旦旦的话,却竟然真正的婚礼还没举办,就遇见这种事。 不行,小溪,不要出事,不准出事! 此时酒店里,安小溪正躲在浴室里,身上穿着浴衣,手里拿着吹风机,脸上布满了冷汗,听着浴室的门框框的响,脸色煞白。 ‘咚’‘咚’外面撞门的声音一下一下的传来,不断的刺安小溪的神经。 怎么办,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 事情大概发生在五分钟之前,她因为慕琛的事情很伤心,一直泡在浴室里泡了很久才出来,正在吹头发,听到手机响就开了门想去接电话,却不料听到房间里有陌生的声音响起。 有个男人压低声音道:“把手机静音,别让她听见!” 另外一个男人说:“知道了,你别说话。” 安小溪吓了一跳,她住的地方有度高级她不会不知道,能这样悄无声息的进来还说这样的话,安小溪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的危险。 几乎是下意识的本能,安小溪把门给反锁上了,打开吹风机吓到不行,她祈祷这些人是一些类似怪盗的人物,那了东西就走。可是这个想法毕竟天真。 那些人不是盗窃的,明显不是,因为他们很快就撞门了,没有威胁没有恐吓,只是一下下撞门。 安小溪再傻,也知道来者不善。 她没什么价值,所以那些人只可能是利用她来对付慕琛。 慕琛有什么? 慕琛有钱,很有钱。所以这两个人要绑架她威胁慕琛,向慕琛要钱。 安小溪想通这一点之后,除了浑身瑟瑟发抖之外,大脑却分外清醒。她很怕,怕的眼眶都红了,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被绑架,会给慕琛造成多么大的麻烦。 而且那些虎视眈眈的慕家人,不知道又会在其中怎样的作梗。 门外安静了下来,安小溪听到了锁芯撬动的声音,比撞门的声音更可怕。她手里只有吹风机,这东西要砸的话也只能砸中一个人,剩下一个人会抓住她。想到这里,安小溪急忙扔掉了手里的吹风机,在梳妆台上摸索。 有没有,有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有没有,环顾一圈全是化妆品,安小溪急到不行,就在门要被撬开的最有一点时间内,安小溪猛然看到了喷雾着哩。 打开盖子安小溪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喷到那两个人的脸上,然后趁乱逃出去! 不要怕,不要怕,慕琛,想想慕琛,他什么时候都那么冷静,都那么沉稳。 想想他。 慕琛,对,她不能给慕琛添麻烦,还有、还有只要她冲出去就给慕琛打电话,这样他就会从柯娜那边赶来了,是好事的。 虽然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安小溪却还是怕的快要哭了,血液发冷,浑身瑟瑟发抖。 ‘咔嚓’一声,门开了,门外的两个人瞬间推开了门,安小溪不管不顾一瞬间用力向上胡乱的喷。 一定要喷到,一定要喷到。 “该死的女人!我的眼!”两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叫道,另外一个却动作很快,在安小溪喷雾之前,他身体在另外一个男人身后,安小溪喷东西时他又及时退后了一步所以一点也没中招。 敏捷的蹲了下,男人闪过安小溪的喷雾,一脚踢向了安小溪的手腕。 安小溪手腕懵的一痛,着哩已经被踢了出去,安小溪摔在了地上。 “嘿嘿,你还挺聪明嘛,不过也就这样了,杀你这种刀就够了。”男人手里握着餐刀,就是那种吃饭用的切牛排的刀,安小溪脸色惨白,从未想过会有人用那种刀。 而且,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想杀她! 身体向后退,安小溪脸色惨白:“为、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好怕,慕琛,慕琛救我,我不想死,不想被杀。 此刻眼睛被弄的那个男人已经摸索到洗脸的地方开了水在洗自己受伤的眼睛。 拿刀的男人蹲下来,狰笑着道:“你蠢不蠢,要杀你当然是因为有人花钱买你的命了,啧,你长得这么好看,别挣扎我让你死的好看点儿。” 安小溪害怕极了,眼泪瞬间眼里不受控制的落下来,手在这个时候忽然触到了刚才被扔掉的吹风机,吹风机还插着店,她能感觉到风在吹着她的手。 开的低档,所以风是凉的,一阵阵凉意仿佛在提醒着安小溪,你还活着。 因为如果你死了,你就感觉不到冷还是热了。 还活着,你还没死,安小溪,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你的梦想就没了,你才刚裹上好日子啊,而且如果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慕琛了。 这世界上,唯一的,最好的慕琛,那个会对你浅笑着,会抚摸你发,勾你鼻子,会亲吻你拥抱你的慕琛。 那个在巴黎夕阳的照片中,看向你的慕琛,你将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她不要死,阿想活下去,想再见慕琛。 想见他! 泪水不断落下来,安小溪颤抖的抓住了吹风机,用尽全部力气猛的把它凑到拿到男人的面前:“我不能死!” 吹风机开到最大,热浪让男人下意识的闭眼,在这一瞬安小溪用力把吹风机砸向了男人的太阳穴。 “该死!”男人被砸倒在地上,晕眩感袭来一瞬间竟没能起身,安小溪趁着这一刻急忙站起来跨过他向外跑。 “别叫她跑了!”倒在地上的男人大叫,眼睛受伤的男人此刻眼睛还没洗好,依然在疼也看不清楚,但是循着本能男人凶狠的摸索起刀回身就冲着安小溪模糊的身影扎了下去。 餐刀虽然钝,男人却是用足了力气,那餐刀就插在安小溪的腰上,锥心刺骨的痛楚传来,血一下子染了她白色的浴衣,安小溪疼到抽搐脚步却不敢停下,甚至趔趄着出了浴室门时用力把门扯上才向外跑。 血花撒了一地安小溪却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总统套房的门外,大声喊道:“救命!杀人了!快来人!” 脸色惨白的喊着安小溪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扶住墙继续跑,血花在她身后撒了一地。 她,不能,不能死在这里,要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