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他的宠溺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82章 他的宠溺

“喂,哥哥啊,坏消息哦,我们的计划完全失败了。慕琛真是聪明到让人发指,竟然还没回到酒店就猜出来有问题,然后打电话叫人去救人了。结果安小溪只是伤到了,没有死。”别墅里,慕珊不高兴的抱怨着。 电话那端,男人轻柔的声音温和的响起:“没事,我们还有机会。” 慕珊听了男人的话,虽然还有些不甘心,但是却很乖巧道:“嗯,我知道啦,有哥哥在,机会很快就会来的,我知道。” “珊珊,那个叫安小溪的女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我以为只要十分钟就够了,就算慕琛安排人去也应该赶不上的,她竟然活了下来。”男人的声音温温的,如水一般很动人,像是在说情话一样,但是话的内容却一点也不动人。 慕珊眨了眨眼睛道:“真的超级厉害呢。慕琛手下的那些人都在传呢。说她躲在浴室里,等那两个人撞开浴室门之后就冲他们喷东西,其实这一个中招眼睛看不见了,但另外一个实际上是没中招的。结果那个更惨,被她用吹风机砸在太阳穴。这女人逃跑的时候,后腰被捅了一倒之后还把浴室的门给扯上,逃到了走廊上。啧啧,如果不是敌人,我真的要佩服那女人的毅力了。” “呵呵,真是厉害的女人,有机会的话,我很想见见。”男人沉吟了下开口,带着笑意道。 慕珊娇俏道:“哥哥会见到她的,但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活到哥哥见她了,毕竟哥哥你还是要杀她的啊。” “珊珊真是了解我,不过暂时慕琛会她加强保护,告诉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今天我就挂了。” 电话挂断了,慕珊拿着手机出神。 啊,又要很久听不到哥哥声音了,只有要下命令的时候哥哥才会打来电话,这一次巴黎的任务失败了,哥哥暂时不会行动了,所以也就不会打来电话了。 唉——又要开始无聊的日子了。 巴黎,经过了几天的休息,安小溪的伤口好了许多,不过她自己还是不敢看伤口,怕那狰狞的伤口太可怕,会吓坏自己。 “放心吧,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她的主治医生已经变成了周云,人也从医院暂时住进了慕氏的别墅。 “谢谢你医生。”安小溪向他道谢。 周云拿起东西道:“好不容易来了别墅,你总算也是能好好休息了,我就先走了。”周云说完整理东西要走,临走前神神秘秘的又凑近她道:“你可千万记得,你身上有伤,不能做那种运动,要让慕总裁克制住才行。” 安小溪瞳孔瞬间放大,脸涨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周云医生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周云不禁知道,还对她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才转身离开。 安小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捂住了脸。 真是好丢脸啊!用力的呼吸了好几口气。抬起头来安小溪看着陌生的别墅卧室,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额…… 到底为什么住在别墅里,那是因为有原因的。 其实开始的时候慕氏在巴黎没有别墅的,因为比起环境优美的新西兰,以及更富有古典气息的伦敦、墨尔本,以及更具有个性的美国加州、新奥尔良,慕琛并不很喜欢巴黎这种时尚之都,所以没在这里买别墅。这么说来,慕琛实际上是个蛮富有浪漫情怀的人。 慕氏的庄园离市内太远,所以慕琛就选了酒店,现在他极其后悔这个决定,于是就在安小溪住院的日子里,他买了别墅。 安小溪躺在别墅里,有些郁闷。 她不过就在这里的住两天而已,已经决定两天就会回A市了,为什么要买别墅啊。 “太浪费了。”想了一上午,依然觉得很浪费的安小溪纠结的喃呢。 慕琛在一旁削苹果,听见她说话抬起头来看她:“你说什么?” 安小溪幽怨的看着他:“两天以后我们就回A市了,住在这里太浪费了。” 她觉得好浪费啊,就好像眼看着大笔大笔的钱像水一样流到别人那里去了一样。虽然是慕琛的钱,但她还是替他心疼,这实在是个该心疼的事情啊。 慕琛把苹果插好递给她,认真严肃道:“这只是小钱,你的命更重要,我绝对不准许之前的那种事情再发生,而且酒店哪里找这种床。” 安小溪咬着苹果,说到床她更是无奈了,慕琛他真是太娇惯她了吧。她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伤不得碰不得的。 慕琛竟然给她弄了张全羽毛的床,全都是细小的羽毛对切承最柔软的床垫用金蚕丝制造的被罩,好让她可以正常的躺着。 安小溪的确躺的很舒服,但是她还是觉得浪费。不过,咬了口苹果,安小溪眨了眨眼睛没有说什么。 这是慕琛的宠爱,她觉得心口好甜,再去说什么浪费的话,慕琛大概会不高兴吧。 歪头看着慕琛把苹果切承兔子形状,安小溪偷笑了起来。唔,她刚才撒娇说要吃兔子形状的苹果,他就真的给切了,真的好温柔啊慕琛。 “看着我偷笑,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慕琛像是在侧面也长了眼睛一样,忽然开口。 安小溪急忙别开脸,紧张到张口结舌:“我、我、我才没有打什么坏主意,你别愿望我。” 慕琛勾了下唇,道:“是么?可是我现在有个坏主意。”慕琛说着坐到了她身边,在她耳边暧昧的呵气。 安小溪下意识想闪躲,但是因为有伤口在她却又不敢动,只能那样僵在那里,脸色涨红强调道:“你、你别打坏主意,我可是伤患。周、周云医生说了,让我提醒你克制。” 慕琛簇了下眉,沉声开口:“周云还敢管我?” 安小溪哆嗦了下,急忙帮周云洗白:“不是的,他、他只是说我现在不能做。” 慕琛挑眉,凑近她双臂撑在她身侧,安小溪现在是坐在床上,背依着柔软的羽毛枕头,被他这样撑着身侧困在中间,视线不可避免的与他饱含欲望的眼睛对上了。 安小溪连脖子都红了,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热,安小溪紧紧靠着后面,小声道:“伤、伤口真的会裂开的。” 慕琛眯起了桃花眸道:“我当然不会让你伤口裂开的,我不会做的,但是这几天我的欲望都堆积在了一起,所以至少要发泄下。” 安小溪咬着唇反驳:“你、你少骗人,你前几天才有做。” 慕琛拧着唇:“前几天在酒店的确和你做的很尽兴,但我毕竟是健康的男人,我可正是血气方刚年纪,所以……” “骗人,你明明和柯娜——”话一出口,安小溪急忙握住了嘴巴。 心跳骤然加快,安小溪知道坏了,她一直心里压制着这事情,说白了这事情对她来说是刺,时不时就会想起,似乎已经成了无意识的,所以竟然就这么没大脑的脱口而出了。 慕琛听到她的话也停了下来,眸子深深的望着她。 “柯娜?” 安小溪紧张又焦急的辩解道:“慕、慕琛,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不是说要干涉你什么,我只是不经意,不、不经意说出口的。” 完了,慕琛不喜欢不听话和无理取闹的那个人,她这样耿耿于怀虽然不知道算不上是无理取闹的女人,但是她知道绝对不会是慕琛喜欢的。 男人都不希望女人安分守己,尤其是她这种明显是契约婚姻的对象,如果干涉他的事情,一定会被他讨厌的。 不要,不要,她不讨被讨厌,不想被慕琛讨厌。 “你以为那天晚上我和柯娜离开,是去和她上床?”慕琛盯着安小溪问。 安小溪脸上的红变成了白,咬着唇,安小溪心虚的说道:“慕琛,我、我没有想探究你私生活的意思,我并不想……” “也就是说我说的没错,你是以为我和柯娜上床了对吗?”慕琛又问了一遍。 安小溪僵硬的点了点头。 慕琛脸上看不出情绪,安小溪很不安,又不敢挪开眼睛,生怕错过了他什么表情。 慕琛要生气了吗?要发火了吗? 慕琛要叫她不要多管他的事了吗?各种想法涌上来,让安小溪不安至极。 慕琛深深的望着她,把她惊疑不定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这女人竟然这么在意,而在意却又不说出来。 真是的,既然在意就问他啊,为什么什么都不问呢? 不,应该说,什么都不会问,自己一个人憋着才是她吧。因为她不会任性,不想给他添麻烦,太安分守己了。 无奈的苦笑了下,慕琛开口道:“什么也不说,一个人胡思乱想什么啊你。” 安小溪愣愣的眨眼,不敢相信道:“慕琛,你、你不生气?” 慕琛勾起了薄唇:“我很高兴。” “高、高兴?”安小溪傻了,慕琛说高兴,他、他在高兴什么? 慕琛看她一脸呆呆的可爱样子,在她唇上亲了下,用迷人的声音在她唇边喃呢:“你吃错了我当然高兴,不过,我不太喜欢被误会。安小溪你听好了,我那天没有和柯娜上次床,也不是为了和她上床才和她一起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