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你和他比,你拿什么比?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88章 你和他比,你拿什么比?

一整夜,郑楚楚一整夜没睡好,钻石项链的事情她想了许久,最终决定留下来。并不是她真的贪财,而是她知道对于慕琛那样的人物来说,也许她收下了才能代表她真的会去做约定的事情。 那样的人想向他证明真心实在难,难以上青天的难。不如干脆收下,正应着那句老话吧,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她这个小短手要肩负起为安小溪赶苍蝇的任务了。 对这个任务,郑楚楚倒不觉得不舒服,相反她很喜欢这个任务。 那些家伙,都是脓包,有了威胁就不敢迎难而上,威胁没了就一窝蜂来表明爱意,这种人根本不配让安小溪多看他们一眼。 整理了一下把项链放着,郑楚楚去上课了。下午的时候郑楚楚打听到了张容语的宿舍,在宿舍楼下拖人找张容语。 那人对郑楚楚不熟,但一见是美女立刻双眼放光的冲上去找张容语了,还没到宿舍门那人就大喊:“容语,大美女找你,有个大美女找你。” 张容语皱眉看着他闯进来,不耐道:“什么美女,你是不是见了一个女人就觉得是美女。” 那人瞪着眼睛辨别:“什么啊,真是个大美女,千真万确,不信你自己去看啊。” 张容语疑惑不解,心中一颤。 难道是安小溪?想到这个可能性,张容语急忙站起来急匆匆的下了宿舍楼,在宿舍楼外张容语左右张望也没见到安小溪,郑楚楚已经看见了他挑眉挥手:“张同学,小溪不在,我是郑楚楚,是她朋友,她让我来找你。” “安小溪她怎么了?让你来找我的意思是?”张容语见郑楚楚嗯哼他说话急忙走了过去低声问道。 他长得眉清目秀,也算的上是一个标准的清爽型帅哥,可惜和慕琛那种级别差了一个十万八千里。 慕琛是帅哥里无人能及魔王,张容语只能算是刚出新手村的。 在心里无聊的比较了一下慕琛和张容语,郑楚楚果断是支持慕大总裁的。 冲张容语笑笑,郑楚楚道:“小溪让我来帮她借这几天的笔记,她最近有段时间不能来,最近可能都要麻烦你。还有她让我问问你最近有没有服装设计比赛之类的消息,还有还有最后一点,她去了巴黎时装周,说到时候传照片给你。” “她去了巴黎?”张容语愣了下道。 郑楚楚点头,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道:“是啊,她去了巴黎。” 张容语微簇了下眉头,最近一段时间他感觉到安小溪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变得更加光彩照人了不说,似乎也莫名的忙了起来,以前她总是规矩的上课然而去研究服装设计房间的资料。而最近她却经常请假,行踪不定。 张容语迟疑了下对郑楚楚道:“我先去给她笔记,你稍微等下。” 转身回了宿舍楼拿了笔记,张容语没有马上下去而是停下脚步沉思了起来。 他一直都呆在安小溪的身边,一直看着她,之前因为安琪和留言的关系他没能告白。现在安琪走了,而且安小溪的转变也有些难以掌控,他不禁担心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总觉得她会被别人抢走。 想了想,张容语下楼把东西给郑楚楚,却没有马上放郑楚楚离开。 “郑同学,我想问下安小溪什么时候回国?” 郑楚楚拿着笔记心不在焉道:“她已经回国了,只是受了点小伤现在需要静养,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在学校。” 张容语听到安小溪受伤立刻紧张起来:“什么?她受伤了吗?伤的怎么样,在哪里医院,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吗?” 郑楚楚眨了眨眼睛,说实话对于他有些不耐。张容语虽然对安小溪不错,但说到底和那些脓包没有区别。 那么耸连告白都不敢,现在安琪一走就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看的人真不爽。 扬起嘴角笑,郑楚楚道:“张同学你不用担心,她身边有人细心呵护照顾,完全没有问题,而且她不在医院,在她男朋友那里,她男朋友那个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去的,所以你不用去探望了。” 张容语浑身僵硬,整个人呆滞住了。 “男朋友,她竟然有男朋友了……”张容语惊愕的喃呢自语。 她怎么会有男盆友,他还以为她大学四年都不会交男朋友了。毕竟有安琪和那群纨绔子弟在,没有哪个男人敢向安小溪示好。那时候她和乔楠那个渣男订婚,又没结成婚,许多人对她更是戴上了有色眼镜,怎么会还有男人……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有男朋友,之前有安琪在,有、有和乔楠失败的婚姻,她、她应该已经没有男人靠近了。”张容语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开始口不择言。 郑楚楚的脸顿时冷了下来:“是么,原来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原来你打从心底看不起小溪。” 张容语自知失言,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我是喜欢她的,真心喜欢她。我不介意那些留言,也不介意乔楠的事情,只有我不介意。” 郑楚楚冷笑:“说的针好听啊,还不介意,你当这是种恩赐?别在以为是了好吗?你思想这么龌龊怎么配的上小溪。我告诉你,第一流言蜚语本来就大部分都是安琪他们胡编乱造的,小溪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好女人。第二,乔楠是个渣男,小溪不用嫁给他不知道多庆幸。第三,那就是小溪现在的男朋友,对小溪不是一般的好。而且不管是从哪个方面他都甩你一万条街道,你根本比不上。在你住宿舍拼接找出路,惧怕着安琪他们势力不敢告白的时候。人家是住着几亿的别墅,事业有成,不顾流言蜚语,在乔楠和小溪的婚礼上阻止了小溪结婚的。你和他比,你拿什么比?” 张容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怔怔的愣在了那里。 郑楚楚见他整个人傻掉,冷哼一声走了,走之前把笔记扔回了给了他,还是找自己认识的人去借了。 这种人的笔记给小溪简直脏了她的眼。 张容语站在原地,大脑里不断的盘旋出许多许多。 关于安小溪他都爱的是怎样的? 一直以来他总是告诉自己,他不嫌弃安小溪是私生女,也不会嫌弃她那些留言,在乔楠和她退婚时,其他人都在议论她,他又在心里想,他也可以容忍她的,只要她以后安分守己。 这么想来,似乎一直以来他都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思考着安小溪的事情。甚至于他幻想未来自己成为了顶尖的服装设计师,安小溪就作为他的妻子和他成为伉俪,做他的助手帮助着他。 她会孝敬他的父母,会对他温柔体贴,而关于自己对她,他竟然从来都没有想过。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不就是其他人口中说的凤凰男吗? 张容语第一次惊恐的发现,他竟然成了那些伦理剧中最可怕的凤凰男。 对安小溪的感情,竟然肤浅到这种程度。这样的他,凭什么叫安小溪喜欢? 想来,竟是没有资格。 慕氏的别墅内,今天分外热闹,安小溪从巴黎回来的第二天下午,慕老爷子慕循来了。坐在卧室里并不知道的安小溪,见慕琛忽然回来,吓了一跳。 “慕、慕琛你怎么回来了?”安小溪问,慕琛走过去给她拿了外套披上道:“爷爷来知道了你受伤的事情,所以来看看你”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爷、爷爷来了?”大脑炸了几秒,安小溪急忙道:“慕、慕琛那快扶我一把,我下楼去。” 慕琛好笑看着她紧张的要起来的样子,将她按回床上道:“你下来做什么,明明受伤了就别逞能了。” “慕琛说的对,我还没老到不能爬楼,你下来做什么。”慕循的声音懵的在门前响起。 安小溪无措的看过去就见慕循站在门前,安小溪急忙道:“爷爷。” 慕循点头,拄着拐杖走过来道:“别动,丫头你就坐在床上吧,我和你说说话。” 安小溪咬着唇,虽然一万个不自在,但还是点了点头。 慕琛看了一眼慕循和安小溪道:“我下去吩咐人把东西归置起来,爷爷给你带了很多东西补身子。” “谢谢爷爷。”安小溪小声道,心里很紧张。 这是她第二次见慕琛的爷爷,总有种坐立不安不知所措的感觉。 慕琛却偏偏这个时候退了出去,就留下她和慕循,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严肃。 “伤还疼吗?”慕循开口说话,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安小溪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一样点头:“不疼了。” 慕循打量着她安静的面容,不免有些感慨。看到她这副安静又略显柔弱的样子,倒是真难想象她与歹徒抗争的样子。 这样一个丫头,到了慕氏这样混杂的达圈子,是慕琛的福,也亦是她的祸。 “丫头,你告诉爷爷实话,你怕吗?” 安小溪眨眼,“爷爷是在说巴黎的事情吗?当时是挺怕的,但现在不怕了。” “那呆在慕家,你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