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慕琛竟然会对女人这样?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92章 慕琛竟然会对女人这样?

夜里十点,慕琛从酒吧了出来的看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安小溪可能已经睡下了。 身后陆祁扶着喝的烂醉的郑和雨,郑和雨还嚷着要换场子继续喝。 “我要回去了。”慕琛回身对陆祁道。 陆祁瞪大眼睛看了下表,蹙眉:“这么早?才十点,怎么也得喝到半夜一点才能散场吧,回去这么早做什么。” 慕琛挑眉道:“你这种孤家寡人当然不会理解我这种有家室的人的想法。” “也不是你一个人有家室啊,那,结了婚的人在这里呢。”陆祁说着扶了一把郑和雨。 郑和雨大叫:“喝,继续,今夜不醉不归!” 慕琛冷冷的拧着唇,没什么情绪道:“不要拿我这个家庭和满的人和这个家庭支离破碎的人比较,而且你现在如果和郑和雨说,小乔在家里等他,他绝对会嚷着要回家的。” “嗯?小、小乔在等、等我?……回家!司机,送我回家!”那边郑和雨喝的烂醉耳朵倒是灵的和老鼠一样,听到这么一句急忙就窜起来嚷着要回家了。 陆祁嘴角抽了下,有些幽怨的看着慕琛:“我忽然很想结婚。” “预祝你早日找到合适的对象。”慕琛挑了下眉,车子已经开了过来,慕琛拉开门上去,对陆祁道:“你这个单身汉反正也没有事情,你负责把郑和雨送回去吧。” “好好,我会送的会送的,谁叫我家里没有人等,谁叫我是个单身汉呢。”陆祁狭长的棕眸上挑了下,无奈的回。 真是,这些人一个个仗着结了婚都欺负他,不就是结婚么,等他遇见合适的也马上结,而且闪婚,吓也吓死他们。 这么想着陆祁扶着郑和雨上了车。 慕琛在回去的路上,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他没法形容,但的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归心似箭。 哪怕知道她可能已经睡下了,他还是想回去她身边。 车子一路开回去,光影在身侧闪过,慕琛微微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是安小溪的影子。 回到了别墅,下人来告诉他郑楚楚已经回去了,慕琛这才上了楼,慕琛并没有敲门,而是轻柔的打开了门走了进去,安小溪已经睡下了,房间里是暗的,慕琛走进去到了床边,望着她安静的面容。 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慕琛想睡美人也不过就是这样姣好的容颜吧。 俯身下去,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慕琛轻声道:“晚安。” 磁性迷人的声音轻柔的在房间里响起,安小溪似乎是听见了一般,嘴角勾起了安心的弧度,慕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下个星期,两个人就可以睡在一张床了,他真想早点和她重新睡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睡在一起,习惯了怀里抱着一个人,这时候她不在怀里的夜晚,已经开始变得令人不舒服了。 夜晚安静无比,慕琛回到房间睡下,窗外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慕家的另外一个别墅里,慕珊却没有睡去。 兴奋的看着打来的电话,慕珊接了起来:“哥哥,哥哥你怎么打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最近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男人温柔如这雨夜细雨的声音响起:“珊珊,我今天突然想要验证一件事。” 慕珊眨着眼睛问:“哥哥想要验证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安小溪对慕琛到底重要到什么程度。” 慕珊听到哥哥又在提安小溪,有些微的失望:“哥哥,你怎么总是关注那个安小溪啊,都不关心我。” 男人似是轻笑了一下,绵绵如情话一般的声音轻柔传来:“珊珊有哥哥在,一定会好好。那个女人是敌人,我当然要关注,因为他和慕琛息息相关。小珊你一定是知道厉害关系的吧。” “嗯,我当然知道啦。哥哥你别往心里去啦,我只是随便那么一说。哥哥你说要验证,要怎么做?” “那个女人的家人似乎很贪婪,我们就用这个设局……” 夜晚,阴谋在黑暗里悄然滋生,除了这策划中的两个人,无人再能知晓或者预料。 第二天安小溪醒的有些早,因为周云有说从这天开始就可以下床走动了,总是在床上呆着不好,安小溪便下了床自己洗涮完毕。 慕琛进来的时候就见她站在窗前看风景。 “慕琛,早安。”她回身,嘴角的笑容明媚如晨光,动人无比。 慕琛看的心一跳,走过去却有些责备的开口:“你怎么自己就下床了,伤口不会疼吗?” 嘴上质问着,慕琛却自然而然的站在了她身后伸出手环住她,让她的背靠在自己的胸膛。 安小溪被阳光晒的暖洋洋的懒懒道:“唔,周云医生说我可以下来走了,也建议我多动动,否则我再在床上躺下去,伤是养好,腿却退化到不会走路了。” 慕琛伸出手刮她翘起来的鼻子:“强词夺理。” 安小溪脸上一红,小声道:“才没有。” 慕琛俯身捧着她的脸亲吻着她的樱唇,好一会儿缠绵之后慕琛才放开她,安小溪呼吸有些急促,依然不能适应他的吻。 “下去吃早饭,我抱你。”慕琛对安小溪说道,说完也不等安小溪反对就抱着她向外走。 安小溪在他怀里脸红红道:“周云说让我对运动的。” 慕琛挑眉:“你只可以在平地运动,下楼梯这种事情还不准,只能我抱着。” 慕琛抱着安小溪还没下到楼梯,大厅里就传来了不算陌生的声音。 “慕琛,慕琛,你在哪儿,郑和雨那小子给我打电话说——”陆祁的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慕琛,也看到了被慕琛抱在怀里的安小溪。 这一幕真是蛮刺激的,陆祁看到楼梯上慕琛西装笔挺英俊的如天神一般,而他的怀里,一身长裙到脚踝的女子被他抱着,纤细的手臂环着他的脖子,皮肤白皙的就如陶瓷一般,长柔顺的散在脸侧和身上,小巧的瓜子脸几乎要被长发遮住了。 这画面怎么说,让人有种一瞬间的回到中世纪的感觉,伯爵抱着他的、他的禁宠。 好吧,原谅他在国外呆的久。 首先反应上来的是尴尬的安小溪,见有外人看到自己被慕琛抱着,安小溪脸一红,抓着慕琛就埋首在了他怀里。 好丢脸啊! 接下来反应过来的是陆祁,倒退一步,陆祁急忙道:“抱歉抱歉,我是太着急了所以才闯进来的。” 慕琛簇了下眉,将安小溪抱的紧了些俯瞰着陆祁倒是没有生气,淡定的开口:“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去餐桌那边说。” 说着慕琛抱着安小溪继续走,安小溪羞耻的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小声对慕琛道:“慕、慕琛,有外人在,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啦。” 慕琛淡然道:“没事,那是我的好朋友陆祁,不算什么太外的人,而且被我抱着是很丢人的事情吗?” 安小溪咬唇,这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好么。她是觉得很羞耻啦。 最终慕琛也没有把安小溪放下,而是抱着她一路到了餐桌,陆祁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知道要吃早餐,正好他也没吃,就熟门熟路的坐了下来。 慕琛走到餐桌前把安小溪放在座位上,安小溪就一直低着头搅动手指一脸的不知所措。 “陆祁,这是我的妻子,安小溪,我有和你提过。” “小溪,这是我的好友,和我一起从小长到大的,陆氏集团新任总裁陆祁。” “你好,慕琛和我说过的。”陆祁大方的打招呼。 “你、你、你好。”安小溪结结巴巴的开口,差点咬到舌头。 陆祁没想到她害羞紧张到这样,‘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慕琛立刻用杀人的视线瞪了他一眼,陆祁急忙收敛。 安小溪自然是听到了他的笑声,在一旁脸红的滴血,恨不能现在就找地缝钻进去。 呜呜,好丢脸,竟然在慕琛的好朋友面前这么丢脸,她好想死。 “小溪,别紧张,没事的,”慕琛见安小溪一直在搅动手指,伸出手抚摸她的发,徐徐诱导:“来,抬头看向我。” 安小溪乖巧的照做,抬头看向慕琛就见他手里拿着牛角面包伸到了她唇边,安小溪扑闪了下水眸,迟疑的张口咬了下。 慕琛桃花眸深深问:“好吃吗?” 安小溪点头,乖巧的答:“好吃。” 心情莫名的就平复了,安小溪接过慕琛的面包继续吃了起来。 陆祁在一旁看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这、这是慕琛吗?慕琛竟然会对女人这样? 抱着下楼也就够震惊了,现在还喂食,虽然安小溪的确给人一种想投喂的感觉,不,不不,她又不是兔子,自己在用什么奇怪的词。不过真的好震惊啊,慕琛竟然有这一面。 慕琛完全不在意陆祁那双狭长的棕眸瞪的有多大,沉声道:“你来时候说郑和雨怎么了?” 陆祁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急忙道:“哦,我是说郑和雨给我打电话,他昨天晚上把小乔做流产了,小乔捅了他两刀。” “唔,咳咳咳!”一旁的安小溪,由于惊吓过度,呛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