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她应该是喜欢他的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

第93章 她应该是喜欢他的

安小溪真是无辜透顶了,你说她好好的在旁边吃饭,本来都打算把自己的身形给匿藏了,偏偏陆祁先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下子说了这么一句。 安小溪很可怜的又吸引了注意力。 慕琛急忙给她滴水拍背,抱怨的看着陆祁:“你就不能说话委婉些吗?你看你把小溪吓的。” “唉?我……”陆祁张口要反驳,慕琛的视线却像要杀人一般瞪着他,陆祁马上就不说话了。 好好好,都是他的错,他的错行了吧。真是的,就没个人考虑下他吗?他大清早的就接到了郑和雨的电话,简直操碎了心,现在还被抱怨。 “没、没事,慕琛不管陆、陆先生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好我没事。”安小溪顺了下呼吸急忙开口道。 慕琛挑眉冷声道:“什么陆先生,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叫名字就行。” 陆祁勾起狭长的眸子笑了笑,故意道:“是啊,小溪,我是慕琛的朋友你是慕琛的妻子,我就是你的朋友,你就等同于我的妻子。” “陆祁,你想死吗?”慕琛薄唇紧拧着,一双桃花眼森寒的望着陆祁。 陆祁浑身一颤,忙干校的道:“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小溪当然是慕琛你的妻子,只能是你的妻子,和我没有对等性,没有没有。” 安小溪顺了气,听到陆祁和慕琛斗嘴,其实还觉得蛮有趣的。她是第一次见到慕琛的朋友,虽然陆祁的性格和慕琛看起来是南辕北辙,但是他有好朋友在身边,安小溪也觉得高兴。 人生当中,亲人,朋友,爱人,全部都拥有的人,才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她希望的慕琛是幸福的。 慕琛见安小溪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下,环着她的肩膀问:“怎么样,好点了吗?要不要我想送你上楼。” 安小溪急忙摆手:“不用不用,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听的话,我就在这里继续呆着就好。” 她可不想慕琛再当着陆祁的面将她抱上楼。慕琛见她这么说看向陆祁道:“你继续说吧。” 陆祁耸肩道:“说完了啊,郑和雨和我说,小乔气疯了,开始要杀了郑和雨,后来冷静下来之后就要离婚,他现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让我们出主意。” 慕琛冷冷的哼了一声:“他自己做的孽我们能给他出什么主意?让他自己解决。” 陆祁尴尬道:“别啊,他现在六神无主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虚张声势的时候比谁都厉害,一碰到大事就手足无措,然后做的决定往往都很可怕。现在好不容易沉稳了点儿,却又碰上小乔这个克星。他在小乔面前虚张声势最后弄了这么个结果,现在正六神无主,要是我们不给他出主意,我怕他又发疯。” “最糟还能如何,不过是离婚,离婚也是他咎由自取。”慕琛蹙眉不悦的说道。 慕琛实在是觉得郑和雨完全活该,强取豪夺的时候一点儿手段都不会用,就知道抢人。本来小乔的青梅竹马也不是什么深情好男人,完全是可以诱惑的人,下个套给那人,小乔自然会转投郑和雨的怀抱,可是郑和雨头脑发热竟然抢婚,威胁男方如果不把小乔给她,就让对方家业破产。 结果传出去名声变差了不说,小乔自然是对他怨恨至极。 这么一个笨蛋,还不如让他笨死算了。 “慕琛,我觉得这次和雨真是作孽做大了,小乔态度坚决,但是你也知道和雨爱惨了小乔,不可能离婚,我怕他那笨脑子转不过弯儿来,再想出殉情这样的蠢主意。”陆祁蹙着俊秀的眉道。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有这种担心。 慕琛听后也微簇起了眉。郑和雨的确是笨蛋,说不定就能想出这种蠢主意。 薄唇紧抿着,慕琛漆黑的眸子直视着陆祁:“那你说要出什么主意,小乔本来就恨他,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情,还怎么叫小乔回心转意。” 两个人对望着都沉默了。 说到底…… 这种关系到感情的事情,真是比商战还难上几万倍,出主意真是说的轻巧,还不如给他们个几亿的生意让他们谈呢。 “那个,我能问、问个问题吗?”安小溪一直在旁边,在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已经默默的吃完了东西,她本打算吃完就默默的呆着,等一会儿他们谈完离开就上楼的。 现在却有些忍不住了。 陆祁棕眸看向她道:“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安小溪咬了下唇道:“我有些不太理解,你们说那个小乔恨郑和雨,那孩子没了,小乔为什么会这么伤心悲痛,甚至于捅了他两刀。如果是自己恨的人,根本就不会想怀他的孩子吧,孩子没了也该是对郑和雨的折磨,而现在孩子没了,明显小乔受到的折磨比较大。” 陆祁愣了愣,喃呢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 安小溪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我只是一种猜测,第六感,我觉得小乔是喜欢郑和雨的。” 这事情怎么想也不对啊,想来想去,孩子没了小乔几乎疯了,捅了郑和雨两刀可是他好好活着还能打电话呢,可见伤的也完全不严重。 这么说小乔对郑和雨不该是恨着的,如果不是爱着一个人,怎么会怀上他的孩子,而后又在失去这个孩子的时候痛不欲生。 慕琛沉吟了下,站起来道:“算了,既然事情已经知道了,就去一趟郑家吧。” 陆祁也跟着站起来道:“我们去管用吗?” 慕琛低头看着安小溪道:“小溪,我们去和小乔说什么估计她都不会听,你受伤了本来不该让你奔波的,不过郑和雨虽然是个混蛋,但好歹和我也是朋友,你去一趟吧。” 安小溪点头,水眸扑闪,扬起嘴角道:“我没事啦,周云医生说我该多走走的。” “周云医生的话,不要全听。”慕琛说完忽然俯身将她抱了起来,安小溪惊呼一声,急忙捂住嘴道:“慕、慕琛,你做什么?” 好丢脸啊,陆祁就在旁边看着呢,她这样也太丢脸了! 慕琛挑眉道:“在到郑家前,你还是不能动。”慕琛说完抱着她就上楼换衣服去了。 陆祁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心里直冒酸水。 “好想找个人,好想秀恩爱……” 他从前也不觉得单身可耻啊,可是现在看看郑和雨,看看慕琛。一个悲恋情深,整天寻死觅活;一个甜蜜恩爱,整日里腻在蜜里。弄的他总有种没有爱情的人生就不完整的错觉。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坐上了去郑家的车子。安小溪换了身浅蓝色的连衣裙,很少淑女,陆祁坐在慕琛的身边,有些无聊的猜测安小溪身上的衣服是不是慕琛给换的。 如果说以前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现在他觉得很有可能是慕琛自己换的。 因为他不会准许别人触碰他小娇妻的肌肤,女人也不行,嗯,他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家伙。 三个人到了郑家,安小溪总算在自己的坚持下得到了自己走路的资格。 只不过还是得慕琛搀着。其实她伤口也不疼,而且腿还好好的嘛,所以她实在对慕琛的兴师动众脸红到不行,重点是陆祁还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安小溪无奈至极。 走近郑家别墅,里面的下人看起来都很紧张,管家见慕琛和陆祁来了,总算是松了口气。 “慕少、陆少,你们总算来了,你们快去看看少爷吧。”管家过来急忙道。 慕琛扬眉问道:“怎么了?他又被捅了几刀,重伤快死了吗?” 管家被噎了句,尴尬道:“不,不是,只是少爷他、他现在正跪在少奶奶的门前不肯起来。” 陆祁叹气:“果然是他会干的事情。” 下跪这种事情,放在他和慕琛身上真是不可能,毕竟都是出身在名门,哪个拎出来都让A市的人抖一抖。下跪跪的可是一个家族的荣耀,他们可下不了。 但是郑和雨不同,为了小乔他什么时候都做的出来。 慕琛扶着安小溪上与陆祁一同上了楼,果然就看到郑和雨跪在长廊上,手臂上和腿上都缠着纱布,正像安小溪想的那样,伤口全部不在重要的部位。 安小溪在他的位置只能看到郑和雨一个侧脸,发现他长得和慕琛和陆祁不同,长得虽然非常的英俊,但有点娃娃脸,是偏柔美的那种,不过也不女气。 反正长得很好看,有点沙年气。 “起来。难看死了!”三个人走到跟前,慕琛伸出脚踢了郑和雨一脚。 郑和雨一见慕琛就像见了救星一样一把抱住了他的腿痛哭流涕道:“呜呜,琛,你要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安小溪看到这一幕真是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情况啊! 陆祁有些尴尬的在一旁给她解释道:“那个,因为以前他事情,不管弄的多糟糕,最后都是慕琛给解决的,所以慕琛是他的救命稻草。” “哦,这、这样。”安小溪尴尬的点头,心道这个郑和雨这么说起来是有些废柴。 安小溪绝对想不到,看起来废柴的郑和雨,其实是郑氏集团现在的总裁,而且已经上任三年,不断的把郑氏推向更高点。